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丫头,你这群老虎也是吃猪长大的?”狄绍维想想又觉得不对,这丫头怎么可能做如此亏本的买卖!

    晓儿摇了摇头:“当然不是,我都是放养的!”

    放养?狄绍维发挥不耻下问的精神:“怎样放养?”

    “就是将它们放到大山里自己找吃的啊!山里的动物多,又不用钱,有现成的,我干嘛要自己出银子养猪给它们吃!”晓儿理所当然地道。

    狄绍维听了这话真的想将晓儿掐死:“那你刚才为什么叫我养猪?可以放养,我为什么要养猪来喂它们!”

    他又不是银子太多没处花!

    “因为你不是我啊!你将老虎放到大山里养,你确定是放养,而不是放虎归山?”晓儿给了他一个你很傻的眼神。

    狄绍维快被晓儿弄得要抓狂了!

    “丫头,你是在拿我来解闷吗?为什么你可以放养,我就得喂养?”

    “狄大哥,说你笨,你还不承认!一开始我们就说过这问题了!你和我是什么关系啊!我只给你一只老虎崽子养肯定是为你好的!而且是为你做了最长远的考虑了!”

    狄绍维真的是越听越糊涂了,这丫头说着说着,怎么又说回最初的地方了!

    “丫头,我还真不明白,给我一个虎崽子怎么是为我做了最长远的考虑?求赐教!”狄绍维自认领悟力没有这丫头高,还是不懂便要问吧!

    “我是希望你先将那只虎崽子养熟了,我再送些小虎崽子给你,那样的话你本来养着的那只虎崽子已经比较大了,它绝对比那些小虎崽子本领要高!那样的话,它是不是成了一群小老虎崽子的首领了!最重要的是,你和老虎的首领早就有感情基础了,老虎首领听你的话,小老虎崽子是不是都会听你的话!那时候你再将一群老虎放到大山里养,你只要让老虎首领去管理它们便行了!”

    感情基础?这词真特别!不过狄绍维听到这里,总算明白了!他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丫头,你的用心良苦,实在是令我太感动了!回去后我一定好好喂养那只虎崽子的,我一定会将它养成老虎的头领。”

    “知道我用心良苦便好,等我这些老虎上山再带些虎崽子回来时,便给你送去。让你早日训练出一支老虎大军!吓得那些反贼屁颠屁颠的!”晓儿松了一口气,说到她口水都干了,终于将狄绍维说服了!

    上官玄逸看了狄绍维一眼然后吐出一个字:“蠢!”

    上官玄逸说完这话便拉着晓儿走了。

    狄绍维莫名其妙,他怎么就蠢了!丫头对自己的好如此深藏不露,她不说,他这个凡人也是难以领会的啊!

    晓儿低下头笑了,她当然不会告诉狄绍维,上官玄逸说他蠢,是因为他被自己的话忽悠了!

    这时赵勇抓着一个人回来了,他的肩上中了一剑,血染红了一片衣衫:

    “主子,幸不辱命,将人抓到了!”

    赵勇说完这话便向前一个趔趄。

    狄绍维赶紧伸出手扶住他。

    晓儿没有心情再说笑了,她赶紧跑到赵勇跟前,拿出一粒药丸喂给他吃:“赶紧将这药丸吃了!”

    他应该是失血过多了。

    喂完赵勇吃药,狄绍维将他安置到一边休息。

    他才来到赵勇抓回来的那个人面前,这人被赵勇点了穴,动弹不得,狄绍维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这人有点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上官玄逸冷冷地吐出一个名字:“厉明军。”

    “噢!我想起来了,你是厉明军的师傅!厉明军的武功就是你教的!”经上官玄逸提醒,狄绍维恍然大悟。

    这人没想到六皇子只在小时候远远的看了他一眼,便将他记住了。

    他不仅怀疑,闵泽皇朝有这样的皇子在,真的能被灭吗?

    少爷和将军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一些!

    “厉家私采铁矿,打造兵器,私下招兵买马的事,如果你能将所有事情重实招来,我可以饶你一命!”上官玄逸看着厉明军的师傅的眼睛,冷冷地道。

    厉明军的师傅听了这话瞳孔一缩,六皇子什么都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了?!

    不对,他是在试探自己,自己绝对不能露出马脚了!

    他避开上官玄逸的视线,酷酷地回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上官玄逸一边嘴角上扬,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我不需要你知道什么,我知道便够了!”

    “来人,给我将这矿区彻底搜查一遍!”狄绍维对他带来的士兵道。

    上官玄逸拉过晓儿:“走,咱们回去带兵将厉家的人捉了!”

    “等等!这件事不关厉家的事,私采铁矿是我瞒着厉家的人做的!”厉明军的师傅听了这话忙道。

    晓儿听了这话便笑了:“你说不关厉家的事,便不关吗?我们想要对付厉家,只需要抓到一个厉家的人在这里便可以坐实厉家的罪名,我们又何需要什么证据!上官大哥,厉明军的师傅算是厉家的人吗?”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上官玄逸回了一句。

    “原来做了一天的师傅,便等同于做了一辈子的爹啊!那厉明军的师傅做了厉明军多少天的师傅?”晓儿看向狄绍维。

    “没有十年也有八年吧!现在也是厉明军的师傅!”狄绍维想了想道。

    “我的天。厉家这次跳下淮江河也洗不清了,厉明军几千辈子的爹私采铁矿,私养兵马。正所谓父债子还,上官大哥!赶紧去将厉家的人抓了!诛他九族!不对,诛九九八十一族才够赎罪!”

    狄绍维听了这话笑喷,这丫头故意曲解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意思,曲解得太让人无语了!

    做一天的师傅就等于做一辈子的爹!做几年师傅的人那不就是当了几千辈子的爹!

    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厉明军的师傅的确被晓儿的话气得不行!简直无知妇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是这样理解的吗?

    上官玄逸也被晓儿这一番歪理弄得嘴角上扬,心情愉悦。

    “上官大哥,走吧!万一消息走漏出去了,我担心厉家九九八十一族的人都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