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厉老夫人心中都想骂爹了,厉夫人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气得想不管她,可是又不能不管她!毕竟她好歹还是自己孙子的娘亲。

    厉老夫人脚下生风的拉着厉夫人迅速离开,百胜们怎么都没想到一个老太婆居然比自己跑得还要快,本来想自己一个人抓到她们,然后一个人独领了一百两的人迫不得已只能大声呼喊:“那两个人是皇榜上的通缉犯,快拦着她们,抓到了有一百两赏银!”

    前面的人听了这话赶紧加入了抓拿逃犯的行列,一百两银子就在路上跑,谁不想去捡?!

    厉老夫人挥舞着手中的拐杖将冲上前试图拦住她们的百姓都打得不敢贸然上前了。

    有聪明的百胜跑去找捕头,于是捕头很快便加入了追捕的行列。

    “别跑!”有一个捕头一边追一边大声喊道。

    “娘亲怎么办?被发现了!”厉夫人心里害怕极了。

    厉老夫人心里气极,没有说话,心想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嘛了!叫她走的时候十头牛都拉她不动!

    厉老夫人四周看了一眼,不敢贸然跑进巷子,因为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担心贸然跑进巷子里,里面会是死巷。

    但是她知道不远处便有一个竹林,到时候跑进竹林里便可以甩掉那些追兵了!等甩掉了这些官兵,晚上没人的时候再回客栈汇合下人,驾马车离开。

    厉老夫人拉着厉夫人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快速的算计着。

    这时两人身后来了一辆马车,马车在经过她们身边时,马车的帘子掀开了一角,里面传来了一个厉老夫人似曾相识的声音:“厉老太君,请上车,我送你们一程。”

    马车在她们面前速度缓了缓,里面伸出一只修长好看的手出来。

    眼看便要被人捉住,厉老太君对快要气死她的厉夫人道:“快上马车!”

    厉夫人赶紧点了点头,抓住了那只手,那手的主人握紧,用力一拉,便将她拉上了马车。

    厉老夫人宝刀未老自己一脚踩在马车上两只手扶着马车车厢壁便上了马车。

    同时马车便加快速度,不顾大街上的行人,飞速离开了。

    这么快的马车,路人担心被撞纷纷闪避。

    马车顺利离开了。

    这里出现了厉老夫人和厉夫人踪迹的事很快便传到帝都了。

    这时秋收已经结束,皇上懒在晓儿家的庄子不愿意走。

    上官玄逸和沈承耀有自己的事要做,自然不能整天陪在他身边。

    于是这个重任便落在晓儿这个可以很忙,也可以很闲的人身上了。

    希儿和七皇子也被带过来,陪皇上解闷了。

    要说最郁闷的便是上官玄逸了,自从皇上装病,他们几兄弟便忙得分身乏术,平日里也就晚上能抽点时间去见见晓儿,偶尔陪她吃顿饭。

    现在她在庄子里陪自己的老子,庄子离帝都城有点远,骑马也需要半天的路程,他都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没见过晓儿了。

    这一天有了厉家人的消息,他便趁机来了。

    此时他们四人正在打麻将,皇上一输三。

    不是皇上故意输的,是他想尽办法也赢不了!

    希儿和七皇子年纪虽小,但是平时在升平侯府都有玩打麻将,对这个游戏早便熟悉不已,只有皇上一个人是生手,输给三个小孩,不服输的他,一连输了三天,输光了他身上所带的全部银子,欠下了巨额赌债,输到他都怀疑人生了!

    这一局刚开局不久,七皇子甩出了一个红中到桌面上:“爹,你的牌少了一只。”

    皇上听了这话,心里一惊,低头一看,可不是少了一只麻将!

    少了一只麻将还怎么糊牌!

    “你个臭小子!你刚才怎么不说,现在才说!”皇上气愤道。

    “我刚才说了又怎么能少一个竞争对手了?”七皇子看着皇上理所当然地道。

    “我是你爹,又怎么能算竞争对手,你还有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觉悟了!”皇上听了这话气的吹胡子瞪眼。

    “爹不是说赌场无父子,让我们不要让着你吗?”

    “提醒我拿少了一只牌怎么算让,这是道义,懂不懂?”这个榆木脑袋!他怎么生了一个这么笨的儿子,气死他了!

    一连输了几天,也不知道给自己老子放水的儿子,估计这天下也没有几个了!

    不给自己放水便算了,总是给身边的小不点放水这算什么事!

    “爹不是教我兵不厌诈吗?”

    皇上:……

    这时上官玄逸走了进来,七皇子见了他高兴地问道:“六哥,赌场无父子对吧?”

    皇上对着上官玄逸猛眨眼睛,眨到眼皮都快抽筋了。

    上官玄逸无视皇上的暗示,看了一眼晓儿,见她回了自己一个微笑,才将头转向七皇子点了点头:“嗯!”

    皇上:气绝!

    “六哥,兵不厌诈对吗?”得到肯定的七皇子略为得意地再接再厉。

    “对!”上官玄逸笑着鼓励道。

    皇上:身亡!

    这两个人一定不是亲生的。

    “那我看见爹的麻将少了一只我应该尽早提醒他吗?”

    “当然不应该!”上官玄逸看了一眼皇上的牌,明白了他刚才眼睛为什么会抽筋了。

    皇上恼羞成怒!

    这还能好好玩耍吗?不玩了!

    “臭小子,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奏折批完了,事情都处理好了?没事干了吗?”

    上官玄逸也不怕他,将一封信递给他。

    “厉老夫人的行踪有消息了。”

    皇上站了起来,故意不小心撞了一下麻将桌,桌上的麻将顺势倾倒了“哎呦,这牌都被你们看了去了,不玩了不玩了!”

    再玩下去,他的龙椅都得输掉了!

    皇上远离麻将桌,才将信打开来看。

    “知道是谁救的吗?”

    上官玄逸摇了摇头:“不知道。”

    厉家的确是满门忠烈,厉老夫人和太后又是手帕交。

    太后说过无论厉家以后是反还是不反,她都希望留厉老太君一条命。

    厉老太君年事已高,能活得了几年?这事皇上应下了。

    他本就没想过要抓着她们的老弱妇孺不放,只是谋逆是大罪,他若不摆足姿势,有点心软的表现,那么世人不就以为他们闵泽皇朝是好欺负的,所以皇上才会如此高调的抓人!

    他要让世人都知道,谋逆是罪无可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