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二十八章
    “什么,这是真的?”三皇子听说了这一消息,迅速站了起来。

    “回三皇子,千真万确!”

    “他为什么会和睿安县主掉下悬崖了?不对,我管他为什么,这关我啥事!只要他们真的掉下去了便成了!哈哈哈……”三皇子高兴得原地转了一圈。

    “哈哈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哈哈哈……”三皇子忍不住仰天大笑,直到眼泪都出来了,才停了下来!

    “恭喜三皇子!”那亲卫见三皇子如此高兴,忙道喜。

    的确可喜可贺,三皇子随手扯下挂在腰间的玉佩:“赏你的,下去吧!”

    待侍卫退下后,三皇子才坐了下来。

    昨晚六皇子府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三皇子派人出去打探消息,但因为太晚了,并没有查探出什么消息,他便让人今天一早去升平侯府问顾柔儿。

    结果带回来的消息让他不敢置信!他没想到老天爷会如此帮他!

    上官玄逸虽然不是天子之命,可是他文韬武略,绝对会是他登上大宝的最大障外!

    现在他居然死了!这让他如何不高兴!三皇子又想笑了。

    不对,是下落不明,未必就是死了!

    想到这里三皇子又不淡定了,他收起脸上的笑意大声道:“雷虎!”

    “属下在!”

    三皇子示意他靠近自己,然后他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便挥手让他退下了。

    无论你是生,是死!上官玄逸我让你插翅也难飞回帝都城!

    三皇子迅速走了出去,现在形势一片大好!一片大好啊!

    上官玄骏已经秘密带了一队兵马离开了帝都。

    狄绍维和赵家两兄弟率六万大军去和厉大将军对抗。

    上官玄逸则生死不明!不对,是绝对要死!

    上官玄昊除了医术,文不成武不就的和自己相比差太远了!总之就是不足为惧。

    至于上官玄燿,那就是一个只顾吃的肥猪!还被父皇带在身边亲自教导,教成了他只懂得吃喝玩乐,七岁多了,居然武功还没开始学!

    这个小胖子,留着他的命,将来作为自己爱护兄弟的见证,只需用锦衣玉食将他养废了便行了!

    最重要的是父皇此刻卧床不起,久病不愈!若是有一个三长两短……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想到这里三皇子的心扑通扑通地跳!

    他忍不住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担心它跳出来。

    若真的是这样,等到大事已定,那么上官玄骏赶回来也太迟了!

    不行,他得进宫看看父皇的情况,顺便和母妃商讨一下,然后再找几个幕僚商量一下对策。

    时间不多了!他得抓紧这次大好机会。

    三皇子匆匆进宫,他来到紫宸宫外求见皇上。

    皇上身边的老太监拦住了他:“三皇子,皇上有旨,他身体抱痒,任何人也不见!”

    “我都好些天没看见父皇了,不知父皇情况如何,我今天一定见一见父皇,不然我不放心!”三皇子满脸担心地道。

    “请三皇子别为难洒家,洒家也是听命行事,不敢抗旨不尊。”老太监低下了头,对三皇子鞠了一躬,态度和语气都是恭恭敬敬的,让人挑不出一丝错来。

    这狗奴才好大的狗胆!居然暗指自己抗旨不遵!

    三皇子听了这话心中恼怒不已,一个太监也敢在自己面前摆谱!等他登上大统,他第一个要杀的便是他!

    这些年他真的受够了这大监表里不一的气了。

    这阉人表面对自己恭恭敬敬的,骨子里可看不起自己了!别以为他不知道!

    “那我便不打扰父皇,我去问一下太医,父皇的情况。”三皇子心里不满,脸上却半点不显。

    “奴才恭送六皇子。”老太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在心里祈祷皇上快点回来,他兜不住了。

    六皇子离开后便去太医署打探皇上的病情了。

    虽然他每天都会来打探一遍,得到的消息都是着皇上的身体每况愈下。

    三皇子问了一下和他相熟的太医,也得到相同的回答。

    “父皇还有多久可以痊愈?”其实他想问的是还可以活多久?

    林太医摇了摇头:“这很难说,微臣也不敢保证。我们都想尽办法了,皇上的身体依然每况愈下。”

    “这段时日父皇立了遗诏了吗?”三皇子问得小声。

    “应该未曾。”林太医摇了摇头,皇上估计提笔都提不动。

    没有立便好!他不用花时间找出来毁了!

    三皇子靠近林太医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得见的声音说了几句话。

    林太医听了这话瞪大眼睛:“这……,这不行。”

    三皇子听了这话,脸色闪过一抹阴狠:“林太医,那你可要想好了!”

    三皇子丢下这话便走了。

    林太医失魂落魄的走回了太医署。

    罗太医见状便关心了一下,林太医回过神来,赶紧打起精神,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

    罗太医便不管了。

    三皇子回到府中便叫来了几个幕僚一起议事。

    这一日帝都城表面都是平平静静的和往常一样。

    可是暗中忙碌的人却有很多很多。

    在城郊庄子里玩得乐不思蜀的皇上也扮成一个庄头,在城门关上的前一刻进了帝都城,给升平侯府送庄子里的出产――这个月他从河里捞起来的鱼晒成的咸鱼干。

    “升平侯,这是我亲手捞,亲手晒的鱼干,我带了两箩筐回来!送你一箩筐,剩下一箩筐我带回宫里给太后和皇后偿偿!”皇上看着这些咸鱼干,就像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喜欢极了。

    沈承耀赶紧道谢,然后小声道:“皇上请,微臣送你去臣弟家小。”

    皇上点了点头:“那便打扰令弟了,我给令弟送点咸鱼干聊表谢意!”

    沈承耀赶紧道谢,能吃到天子亲手晒的咸鱼干,古往今来也没有谁了!毕竟哪个皇上会有空去捞鱼晒鱼干啊!

    于是皇上这个庄头又去给沈承祖送庄子里的出产了。

    守在升平侯府外面的人见那马车往平民区去,便没再管了。

    第二日,皇上病重的消息传到文武百官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