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二十九章
    皇上病重,上官玄昊和三皇子得到消息后都赶紧进宫了,文武百官守在紫宸宫外。

    若是皇上熬不过来,那么就在今天,这天下便得易主了。

    许多官员心里担忧不已,皇后嫡出的几位皇子,此刻四皇子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六皇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七皇子还是个孩子,唯一成年的二皇子却是个只爱医术不爱江山的,在百官心中,二皇子可是最不适合做皇上的嫡子。

    至于三皇子?一直支持嫡系的百官立即否决了这一想法,皇上素来不爱庶子,不可能传位给庶子,若是实在没有人可传,他们情愿皇上传位给最不适合做皇帝的二皇子,也不要传给三皇子。

    为什么?因为他们一直支持的是嫡系,若是庶子逆袭上位,以后他们还有好日子过吗?

    可是目前的形势,貌似不是二皇子便是三皇子,都不是他们一直所期盼的,他们能不心焦吗?

    “皇上的病情怎么一夜之间便恶化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户部尚书奇怪地问道,为了以防万一,他出门前,便吩咐府中务必要锁好门了,实在是形势有些不妙。

    “偏枯之症便是这样,来势汹而且突然,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发作。”礼部尚书开口道。

    “丞相大人,皇上立了遗诏没?”工部尚书小声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丞相大人头都痛了,若是立了还好,若是没立,他感觉鼻端都闻到一丝血雨腥风的味道了。

    “这可真是愁死人!”兵部尚书说出了在场许多人的心声。

    百官们纷纷在心里祈祷皇上一定要挺住啊!

    好歹等到比较靠谱的三皇子和六皇子回来后才闭眼。

    紫宸宫内,皇后搂着年幼的七皇子,拿着一条帕子在抹泪。

    浸过辣椒水的帕子抹在眼睛里,简直辣死她了!

    皇后的眼睛红红的,泪水随着她不停的眨眼也一滴滴的落下。

    七皇子虽然还是小孩,但自幼心智成熟,知道父皇只是装病,可是一想起六皇兄和睿安县主一起掉下悬崖,生死未卜,再加上母后叫他哭,于是他也忍不住哭了。

    太医们,由太医院院正开始按品阶轮流给皇上把脉。

    每一个上前把脉的太医均摇了摇头。

    太后心中大急,问太医院院正:“院正大人,皇上现在怎么样?”

    “回太后,皇上脉象浮数之极,有出无入,如锅中水沸,绝无根脚,臣等无能恐大限将至。”太医院院正满脸悲痛欲绝。

    太后听了这话晕了过去了,太医院院正赶紧上前给太后把脉,确定太后并无大碍后,皇后才让人将太后送回慈宁宫。

    “父皇!”三皇子悲恸地大喊一声。

    常贵人也泪流满面,低声哭泣。

    上官玄昊是第一个上前给皇上把脉的,此刻他正坐在一旁若有所思。

    这时轮到林太医上前把脉,林太医的手刚放在皇上的脉搏上,皇上突然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话,林太医赶紧将头靠了过去,顺势将大家的视线都挡住了。

    大家只见皇上紧紧地握着林太医的手,半个身子微微前倾,林太医的耳朵正靠在皇上的嘴边,皇上似乎在对他说什么。

    一会儿皇上整个人抽搐了一下,便倒在床塌上了,他的手顺势垂了下来。

    “皇上,皇上,皇上驾崩了~~~”林太医跪了下来凄厉地大喊一声。

    上官玄昊,皇后,三皇子,七皇子均迅速跑到龙床旁边。

    “父皇……”

    其它人见此纷纷跪了下来。

    紫宸宫外的百官听见这一声凄厉的叫声,心中一震,众人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

    三皇子又一次凄厉地大叫一声:“父皇!”

    林太医抹了抹眼泪:“皇后,二皇子,三皇子,七皇子请节哀。”

    三皇子满脸悲痛,他抹了抹眼泪问道:“林太医,父皇临终前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

    大家听了这话均看向他。

    皇上临终前到底对林太医说了什么?

    皇上临终前的话太重要了,这可是关乎这江山以后的主人是谁的!

    皇后红红的双眼看着林太医。

    上官玄昊也紧紧瞪着他。

    三皇子满脸伤心,看向龙床上的皇上。

    “皇上说,说传位给三皇子。”林太医避开了上官玄昊和皇后的眼神,开口道。

    林太医的话音刚落,整个紫宸宫内落针可闻。

    太医院的太医看了一眼皇后和二皇子,然后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皇后听了这话满脸震惊和不相信,她大声道:“这怎么可能!”

    常贵人也忙了哭泣了,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她怯怯地看了目瞪口呆的皇后三母子一眼,心中却是冷笑一声!

    上官玄昊看着林太医的眼神目光如炬:“林太医,你确定没有听错?!”

    林太医坚定地点了点头,大声道:“微臣没有听错,皇上临终前的确说传位给三皇子。”

    林太医的声音传出了紫宸宫外。

    百官们听了这话都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皇上怎么可能放弃嫡出的皇子,传位给庶出的三皇子!

    许多百官交头接耳起来。

    他们心中都觉得林太医私下改了皇上的遗诏。

    “你说慌!父皇怎么可能传位给他。”上官玄昊厉喝道。

    “微臣不敢!”林太医赶紧磕了一个头道。

    “哼!你有什么不敢的!谁不知道你和三皇子向来走得近?父皇就算是传位给七皇弟也不可能传位给你!林太医绝对是说慌!”上官玄昊冷哼道。

    许多百官听了这话均点了点头。三皇子这样品德败坏的人,怎么能做这个江山的主人?若是让他当了皇上,他们不就得抹干净脖子等着砍头?!

    “二皇兄,我知道你不敢相信,但是我也是父皇的儿子,为什么父皇不能传位给我!父皇早就和我说过我有帝王之才了。父皇还说,这么多年来他对我冷淡至此,不是不疼爱我,而是想保护我!”

    “皇上,呜呜……臣妾误会你了,臣妾该死……”常贵人非常配合地哭了出声。

    三皇子这话一出,又让一大群人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