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三皇子看见众人像吃了屎一样的表情,心里更畅快了。

    他露出一个令人反感无比的笑容开口道:“六皇弟,睿安县主怎么还不动手?难道你们不愿意救太后吗?”

    上官玄逸冷冷的看着三皇子:“我凭什么相信我们按你说的做,你便会放了皇祖母!”

    其它人听了纷纷点头,对啊,三皇子分明是想临死时再拉上几个垫背而己!

    绝对不能答应下来!他就是一个疯子!疯子可是一讲信用的。

    从三皇子命他的士兵斩杀朝廷命官这一行为便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他自己得不到也要毁了不让别人得到的人。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信不信由你!”三皇子手上又加了半分力道,太后吓得尖叫连连。

    哼!你们信也得按我的要求去做,不信也得按我的要求去做!

    “母后!”皇上担忧道。

    “皇祖母!”上官玄昊皱眉。

    文武百官不约而同地心想:什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压根就不是什么君子!你是一个活脱脱的小人!

    杀父谋位,挟持自己年迈的祖母,用祖母的性命要挟自己的兄长和未婚妻互相残杀,这哪一桩,哪一件会是君子所为?

    “好!我们捅,正人君子三皇子请你记得要将太后放了才好。”晓儿爽快地应下了,但也不忘讽刺一下三皇子。

    “那当然!快点动手吧!我耐性有限!”三皇子又动了动手中的剑,可怜的太后,脖子上又多添了一道伤口。

    “晓儿!”沈承耀听了这话不认同地喊了出声。

    这个傻丫头,这种事怎么可以答应!

    上官玄逸听了便说:“丫头你先出手吧!不然我怕我下不了手。”

    上官玄逸想起自己曾经试试一剑刺在她的心口之上便心痛。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会再做一次!

    所以让丫头先捅自己一刀,他的心脏与常人不同,是长在右边的,捅一刀不会对他有太大的影响。

    “好。”晓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三皇子听了这话冷笑一声:“果然情深义重啊!”

    太后见晓儿答应得这么爽快有点不高兴,要捅自己的孙子刀子,她居然毫不犹豫的应下了,这人对自己的孙子是真心的吗?若是对自己的孙子有心,她不是应该说先捅她自己吗!连一句争取的话也不说,可见她对自己孙子的心意,远远不如自己孙子对她的!

    皇上却没有其它想法,自己的儿子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媳妇,这不是很应该的吗?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再说要救的是他的亲祖母,难道他反而缩在一个女子身后吗?

    皇上对黄卫暗示了一下,让他见机行事,救下太后。

    黄卫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皇后虽然担心,但她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她看了三皇子一眼,只恨刚才下手没有再狠一点,直接杀了这祸害,那便没有后面这些事了。

    到底是皇上的亲儿子,皇后担心皇上心里介怀,心软了。

    皇后又看了一眼常贵人,果然会叫的狗不咬人,古人诚不欺我也!这只不叫的狗在关键时刻反咬了他们一口!

    文武百官看上官玄逸和睿安县主的目光都不同了,这两人都是至情至孝之人啊!

    晓儿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她迅速拔出,闭上眼睛,毫不犹豫的举起向上官玄逸的心口刺去。

    阳光下,匕首反射出一抹亮光,正好掠过三皇子的眼睛,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皇后赶紧别开了脸,不忍心看。毕竟刺在儿身,痛在娘心!

    太后闭上了眼睛,她的孙子是个孝顺的,为了救自己可以连命都不要!

    沈承耀的心紧了紧:完了!六皇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晓儿怎么办!

    皇上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两人,他总觉得睿安县主会应下这无理的要求,她一定是有什么万全的法子的!

    黄卫和上官玄昊则看着三皇子,他们需要趁机救下太后,不然上官玄逸这一刀便会白捱了。

    晓儿一刀子插在上官玄逸的胸口上,红色的血很快便染湿了他紫色的衣袍,地上还滴下了几滴鲜血。

    文武百官们:睿安县主,六皇子是和你有仇吗?你用不用得着捅得这么狠!整把匕首都捅进去了!

    晓儿将刀子拔了出来。

    上官玄逸迅速伸手捂住了自己的伤口,血很快便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

    上官玄逸的表情没有变一下,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

    三皇子看得清清楚楚,果然是红刀子进,白刀子出!

    “哈哈……好!好!六皇弟,到你了!”

    三皇子看着上官玄逸脸色都不变一下,仿佛不将这一刀放在眼里,他心里暗骂了一句:死撑!

    等一会儿我看你还是不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

    晓儿将匕首递给上官玄逸。

    上官玄逸一只手捂住伤口,一只手接过匕首,却是怎么样也刺不下手。

    三皇子见上官玄逸下不了手,握着匕首的那只手都发抖了,上官玄逸越是这样纠结,他便越开心!

    “六皇弟,刺啊!你不刺我可是不会放了皇祖母的!你那一刀子可是白捱了!”

    上官玄逸没有看三皇子,他看着手中的匕首,犹豫不决。

    他不敢去试,他做不出!

    晓儿看着做事向来果断的上官玄逸看着匕首在在里发抖傻眼:大哥!你倒是刺啊!这场戏还没收场,还得继续演下去啊!你不知道你刚才被我捅了一刀心脏,你活不了多久了吗?再活下去,别人该怀疑了!

    皇上心里也急得不行,他是因为三皇子现在还没露出破绽而心急。

    再这样下去,上官玄逸还有得救吗?

    “逸儿……”皇上忍不住催促道,他身上有救命的药丸,他这么裏足不前,算什么意思!

    “逸儿!”皇后也出声了,这孩子关键时刻怎么掉链子了!人家睿安县主多果敢啊!

    上官玄逸只是看着匕首没有动。

    晓儿见此不是办法,她迅速上前握住上官玄逸拿着匕首的手,用力往自己心口插去。

    文武百官被晓儿这一动作吓得张大了嘴巴:睿安县主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