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一场暴风雨就这样过去了,留下了遍地的狼藉。

    宫女太监们都在努力地洗涮地上留下的血迹。

    冬日的暖阳,冰风很快便将紫宸宫外用汉白玉做成的雕龙刻凤栏杆,大理石铺就的地面,龙腾图样的台阶一一晒干,风干了。

    整个紫宸宫很快便回复了往日的庄重,威严,仿佛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

    晓儿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和同样换好衣服等在外面的上官玄逸一起往御书房走去。

    “皇上刚才看上去还是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怎么转眼便召我们去御书房议事?”晓儿觉得皇上的恢复能力也太强了一些。

    “父皇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伤怀!”上官玄逸忍不住悄悄伸出手拉住了晓儿小手。

    晓儿挣扎了一下,见挣不开只能随他了:“可是你们议事,叫上我干嘛?不是说女子不能议政吗?”

    “那只是那些冥顽不灵的大臣的想法,父皇很多时候都会和母后一起商论政事的。”

    “皇上是古今中外第一人!”晓儿眨了眨眼,这对帝后真的是模范夫妻啊!这样的皇帝放眼古今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古今中外?是指中原和海外的国家吗?”

    晓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上官玄逸也没有深究,他已经习惯了这丫头总是自己创造一些新词汇出来,反正能听明白就行。

    “你那柄匕首和那些朱砂是怎么回事?”上官玄逸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那个啊,动物园明年就建成了,我打算在里面建一个马戏院,那匕首和朱砂是表演的道具。”晓儿解释道。

    “马戏?”上官玄逸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看来是他想太多了。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啊?”晓儿看着他问道。

    “没有以为什么,我就是想不到才问你的。”

    “马还能做戏?马做的戏能看吗?”上官玄昊在后面追了上来,故意走在两人中间,将两人拉着的小手分开了。

    上官玄逸瞪了上官玄昊一眼。

    上官玄昊回视:我这是担心你坏了这丫头的名声。

    上官玄逸没有再理会他。

    “马戏不仅是指马表演的戏,马戏狭义上是指人骑在马上所作的表演,广义上是指各种野兽、驯禽表演的统称。马戏可好看,到时候送你和卫珍两张门票,请你们去看吧!”

    “看动物表演有什么好看的,我不去,有这空闲我不如待在练药房研究我的医书。”

    “不去就罢,到时候后悔了,别找我要门票。”

    “放心,不会的,看一群动物在那里打打杀杀有什么意义!”上官玄昊想象的马戏便是这么一回事,可到时候许多人都去看过马戏了,大家聚在一起张口闭口就是那马戏如何精彩,害他也想去看的时候,已经找不到票了。

    晓儿知他误会了,也没有解释,说得再多,也没有亲眼看见的惊艳!

    三人很快便到了御书房外,太监进去禀告了一声,很快便出来请他们进去了。

    皇上见他们走进来,忙招了招手,让他们走上前:“你们快过来看看,这是刚送回来的八百里加急。”

    兵部尚书看见晓儿也来了微微有些诧异,这御书房议事的时候,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女子呢!

    只是他见皇上这么热情,识趣的没有多说什么。

    看来睿安县主不仅在六皇子心中颇为重要,皇上对她也是颇为看重的。

    三人听了这话相互看了一眼赶紧走上前去。

    晓儿看了一眼书桌上的那一张图纸,显然这又是一张排兵布阵图。

    虽然画的不全,但晓儿还是看出了这个阵法里面有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的影子在。

    晓儿见此心中一惊,这世上居然还有人懂得奇门遁甲之术,她以为已经失传了。

    “这是将军的排兵布阵吗?”上官玄昊开口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除了他还有谁?”上官玄昊一开口便撞上皇上的枪口了,他果断地闭嘴,反正行军打仗这屋子里就他最不懂了,他还是不要说话了。

    “逸儿,睿安县主你们认真看看,看能不能将这图补全了。两军交战时,这是狄大将军派人在高处观看厉军的阵形画下来的,厉军凭借这一阵法,令我军伤亡惨重。只是这图画的有些不全,朕和尚书大人均找不到破阵的办法。”

    皇上看了一眼两人,见他们看着图纸,侧耳聆听便接着道:“听说这阵法变幻无穷,阵中有阵,……有时候士兵走进去就像迷路了一样。”

    “是奇门遁甲之术,自古有云奇门遁甲应用于战争,可四两拨千斤,百战百胜、无往而不利。”上官玄逸开口道。

    这阵法已失传,无资料可考,厉将军那边是怎么知道奇门遁甲之术的?

    上官玄昊见晓儿看得认真,一直没有说话便问道:“丫头,你懂得奇门遁甲吗?”

    晓儿点了点头:“略懂皮毛。”

    皇上听了这话眼前一亮。

    上官玄昊听了这话来精神了来,这丫头的略懂皮毛,简直就是别人的无限精通了!

    “丫头,补全这张图就靠你了,我知道你一定做得到的。”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瞪了上官玄昊一眼,这人将话说得太满了,而且还是在父皇面前说的!

    早知道是商议这种事的,他便不带她过来了,他可以私下问她,而不是让她在帝王面前,面对这么大的压力。

    兵部尚书本来想说睿安县主有办法吗?但他人老成精,看见六皇子这表情,果断地不说话了。

    “睿安县主有法子吗?”皇上将兵部尚书的心里话问了出来。

    “奇门遁甲本就已失传,补不全也没有关系的。”上官玄逸这时开口道。

    皇上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男生外向,男生外向,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对,补不全,朕也不会怪罪的。”

    晓儿回过神来笑了笑:“尽力而为。”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递给她一支毛笔:“不必勉强。”

    皇上忍不住望天:男生外向啊!而朕的儿子尤其!

    晓儿接过毛笔,在空白的地方开始画了起来。

    其它人屏住呼吸,担心打扰到她。

    晓儿画得很快,很快便将这张图不完整的地方补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