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朱颜一下子便将老婆婆抱起了,这让赶紧跑过来的景睿很是意外了一下。

    这姑娘力气也太了一些!

    但走近的景睿还是开口道:“姑娘,我来抱老婆婆去医馆吧!”

    朱颜抬起头,见是景睿,有些意外,她唤了一声:“沈公子。”

    景睿没想到会是昨天弹琴的姑娘,他记得她好像是姓朱的,景睿伸出手:“朱姑娘,我来抱这位老婆婆去医馆吧!”

    朱颜看了一眼景睿,除了比平常的书生高了一点,他看上去也是文弱书生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力气不够,半路将这位老婆婆给摔了,那可真的是伤上加伤了!

    但是直接拒绝他,又担心会损了他的脸子,朱颜并不想得罪景睿,事实是她更加想获得景睿的青睐,这让她一时有些为难,不知道怎么开口。

    “朱姑娘?”景睿没有错过朱颜看自己的那充满怀疑的一眼,她这是不相信自己能够抱得动这位老婆婆?

    被一个姑娘质疑自己的力气还不如她,这个认知当然不会令景睿太愉快。

    于是景睿更加要证明自己不会不如一个姑娘了,所以他开口催促。

    这时在大家的帮助下,地上的苹果已经捡起来了。

    朱颜见此,心里想到了法子,便道:“沈公子,你帮老婆婆将那担子苹果挑去医馆吧!我看着那担子苹果比老婆婆还要重。”

    景睿看了一眼地上的两箩筐苹果,掉在地上苹果因为有些滚出街上被路过的马车碾碎了,有些估计被某些爱贪小便宜的人顺走了,所以原本差不多满的两箩筐苹果现在只剩下小半了。

    这姑娘当自己是傻的,还是瞎的,这两筐苹果怎么可能比老婆婆重?!

    “我力气不大,还是我来抱人,朱姑娘你来挑苹果吧!”景睿说完伸手直接抱过她怀中的老婆婆,大步流星地往医馆方向而去。

    那速度和轻松的模样,就像自己一个人在赶路一样。

    朱颜:……

    她是不是弄巧成拙了?沈公子好像生气了!

    想到这里朱颜赶紧挑起地上的那担子苹果,飞奔过去:“沈公子等等我!”

    “姑娘等等,带上这孩子,得让他爹娘赔礼道歉,顺便付医药费呢!”

    朱颜听了这话又赶紧往回跑,来到小男孩身边,她一只手便将那熊孩子扛在肩上,一只手扶着担干,飞快地往景睿离开的方向跑去。

    街上的人:……

    这姑娘真的是姑娘吗?这力气,也大得太吓人了吧!

    闲得发慌的观众赶紧跑上前去,看热闹了。

    “救命啊!救命啊!……抢人啊!救命啊!……”小男孩在朱颜的肩上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呼叫。

    听见声音的景睿回过头一看,只见朱颜左肩担着一担子苹果,右肩扛着一个人,很快便追上自己了。

    卧槽!这姑娘是吃什么大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不过她是故意的吧!故意证明她的力气比自己要大?

    担着一担子苹果,再扛着一个不停挣扎的人,还飞奔,那需要用的力气当然比抱着一个瘦弱的老妇人多了!

    景睿第一次觉得身为男人的尊严受到挑衅了。

    想到这里,他抱着老婆婆走得更快了,他倒要看看她跟不跟得上自己的速度!

    这时那个撞到扁担一端的熊孩子的娘亲来了!

    她看见有人扛着自己的儿子跑得飞快,身后又有许多人在追。

    她以为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便敢抢孩子,她吓得一边跑一边大声喊:“人贩子,赶紧放下我儿子,抢人啊,救命啊!前面的人赶紧帮我拦着那个姑娘!她抢了我的儿子!”

    妇人身体比较笨重,跑得不快,这一路又叫又跑的,直到到了医馆她才追上了朱颜。

    那也是因为朱颜停了下来的缘故。

    可怜的妇人,跑了这么一路,来到医馆的她,大冬天的满头是汗,气喘如牛,腿脚发软,她指着朱颜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时朱颜已经将那孩子放下了,相比起妇人的气喘如牛,她的气息只是微微急促了一些。

    小男孩被扛在肩上跑了一路,早就看见他的娘亲了。

    所以朱顔一将他放在地上,他便往她娘亲的怀里跑去。

    速度之快,力度之大,简直就像刚刚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一样!

    可怜的妇人被自己的儿子这么一撞,双腿还软的她华丽丽地倒在地上,发出“砰”一声巨响!

    “哎呦!痛死老娘了!”这下妇人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了。

    熊孩子见状赶紧从她娘亲身上爬起来:“娘亲,你没事吧?”

    “捷儿乖,娘亲没事,就是屁股有点痛!”

    “我拉你起来吧!”男孩子听了这话,伸手去拉自己的娘。

    朱颜见状,好心地上前将她拉起来,朱颜双手扶着她的手臂,用力往上一拉,妇人便被拉起来了。

    想上前帮忙的人:……

    这时景睿刚好从医馆走出来,看见这一幕懵了。

    这妇人没有一百八十斤,也有一百五十斤吧!她就这么轻松地将她拉起来了?

    景睿忍不住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她的脖子,可惜,天气冷,她的衣领挺高的,遮住了脖子,不然他真想看看她有没有喉结,是不是男扮女装的!

    妇人站了起来便指着朱颜的鼻子骂道:“贱人,你为什么要扛走我的儿子?害得我跌倒!说你是不是人”

    景睿听见妇人张口便骂贱人心中极度不喜,他忍不住走到妇人的面前:“你就是这孩子的娘亲?你来得正好,这孩子撞到一个老人,害老人跌倒,骨裂,大夫说要先交了银子再敷药,你去交银子吧!”

    “什么?”妇人听了这话傻眼,他们捉自己的儿子过来,是想自己赔银子的?

    妇人看向自己的儿子问道:“捷儿,刚才你是不是不小心轻轻地撞到了一位老婆婆?”

    “不是,我没有撞到老婆婆,我只是撞了一下一根扁担,是她自己跌倒的。”男孩子大声地道。

    只是撞到一根扁担?妇人听了这话怒了,她双手撑腰:“好啊,你们两个人贩子,现在见逃不掉了,一定是为了掩人耳目,故意说我儿子撞到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