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这两筐烂苹果也值一两银子,天啊,你们这不是抢银子是什么?”小男孩她娘听到要赔六两银子害怕了。

    她家的日子虽然还算不错,但是一下子赔出去六两银子,那就不是那老太婆伤筋动骨,是她自己伤筋动骨了!

    “大夫不是说了医药费要五两多银子,现在年底了,家家户户正是需要买些苹果回家祭祖和招待客人,这些苹果保存得好,个个又红又大,怎么着也能卖上十文八文一斤,两箩筐苹果加起来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斤,可不就值一千几百文?让你赔六两银子也是你赚了!你信不信若是报官,你怎么着也得多赔几百文!”朱颜开口道。

    “天啊!这没法活了!你这个臭小子,你怎么不长眼,到处乱跑!现在撞到人了吧!六两银子,我就是卖了你,也没有六两银子赔啊!”小男孩的娘听了这话气得忍不住出手打了他的屁股几下。

    小男孩瞬间便哭了:“爹,娘亲打我!呜呜……我要找爹!爹!娘亲打我!你快点来打她……”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别哭,娘亲错了,娘亲也是一时没忍住,六两银子啊!你爹知道了会打死我们的!”妇人见此手忙脚乱地安慰道。

    围观的人听了这话摇了摇头,这孩子果然是欠收拾!这妇人一家人也不是正常的!哪有这样教孩子的。

    小男孩可不听,他挣扎着挥开妇人抓着他的手,哭着往家的方向跑:“爹,娘亲打我!爹,……”

    妇人赶紧去追:“儿子,别跑!等等娘!不能告诉你爹啊……儿子……”

    朱颜伸手拉住她:“想趁机跑掉吗?先赔六两银子!”

    六两银子朱颜不缺,但她一定要这妇人和孩子受点教训!

    妇人眼见跑不掉暗暗咬牙,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的品性,所以故意打的他,然后自己趁着他哭闹,逃跑一:!没想到还是跑不掉!

    这姑娘是吃什么长大的,自己少说也有一百多斤,自己的相公都拉不动自己,她只拉着自己的一只手腕,自己就动不了了!真是力大如牛!

    逃跑计划失败,她回过头讪笑道:“姑娘,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银子,我儿子又跑了,我担心他又闯祸,你先放开我的手。我追上他,回家拿银子再送过来。”

    回家拿银子再送过来?她当自己傻的吗!朱颜摇了摇头:“既然你没带银子在身上,那我陪你回家去取吧!”

    小男孩她娘:……

    真是天要亡她!她只是骗骗他们的,谁会真拿银子!

    朱颜见她半天不动,冷笑道:“怎么?不是担心你儿子又闯祸吗?还不赶紧跟上!还是你打着不给银子的主意!”

    妇人没办法了,只能泪流满面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早知道她听见自己的儿子被人抓了就不出来了,反正若是没有家长出现,他们总会将孩子放了的。还以为能趁此机会捞到一点银子,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回真是踢到铁板了!

    朱颜跟在妇人的身后去取银子。

    从妇人和那小男孩的只言片语便可以知道,这妇人一家恐怕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景睿担心朱颜会吃亏,他毫不犹豫地抬脚跟了过去。

    ……

    晓儿和景灏在琉璃铺子等了半天,也不见景睿回来。

    眼看天将要下雪了,景灏有点担忧道:“大哥不会真的是将我说的吃食都买上一份吧?”

    晓儿走到窗边,往街上看了一眼,依然没有看见景睿的身影,她忍不住有些担心:“景灏,我去找找大哥,你在这里等大哥回来吧!”

    景灏站了起来:“咱们一起去吧,给掌柜留一句话,若是大哥回来了,便让他在这里等我们好了。”

    晓儿听了这话点了点头。

    两人往举贤书院附近的小吃街走去,路过医馆时正好看见景睿和朱颜从里面走了出来。

    晓儿和景灏赶紧快步走上前去。

    “大哥,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一起从医馆走出来?”

    景睿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末了还说了一句:“朱姑娘很聪明,三言两语便让那妇人乖乖拿出银子出来了。”

    朱颜听了这话脸红了红:“沈公子过奖了。那妇人只是一个欺善怕恶的人罢了。不过那些孩子真的该教训一下,不然害人害己。大街上人来车往,很容易出事的。”

    晓儿和景灏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养不教,父之过,的确要让那些爹娘和孩子得到教训!”晓儿认同地道。

    “那老婆婆现在怎么样了?”景灏问道。

    “已经上过药了,她的儿子儿媳也赶来接她回家了。”景睿开口道。

    “那就好。”晓儿点了点头,然后她又看向朱颜:“朱姑娘,相请不如偶遇,午饭时间到了,咱们一起吃个饭?”

    晓儿想起赵勇查到的消息,有心想试探一下。

    “对啊,你挑着苹果,扛着一个人走了一路,应该饿了吧!一起去吃个饭吧!前面就是四季酒楼,那里的饭菜还算可口。”景睿也开口劝道。

    晓儿和景灏又相互看了一眼,大哥有点不同寻常啊。

    朱颜有些犹豫了,就这样贸然应下这一顿饭,会显得自己太迫不及待,但自己真的有事想求他们,需要和他们结交。

    她咬了咬下唇,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我今天出来,正好想去东城那边吃碗酸辣粉的,那家铺子做的酸笋很好吃,你们若是不嫌弃,我请你们去吃面吧!”

    “不嫌弃,不嫌弃!我知道你说的是那家,这次回来,我就打算去吃上几碗,以解相思之苦。”景灏听了这话忙摆手道。

    以解相思之苦?朱颜被景灏的说法弄笑了。

    “我们三个人,朱姑娘一个人,你也好意思让朱姑娘请,要请也是我们来请客。”景睿瞪了一眼,都要考科举了,还总是挂着吃的弟弟。

    “大哥说得对,朱姑娘我们走吧!”景灏也不争辩。

    四人来到小面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现在正是吃饭时候,铺子里很多人,他们的面一时半刻还不能端上来。

    朱颜几次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