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晓儿不是没有看出朱颜的欲言又止,但她也没有主动开口去问。

    几人说起升平县有哪些铺子的东西好吃,一时气氛倒也不错。

    朱颜内心挣扎了一番,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鼓起勇气想要开口,这时有伙计端着四碗面上来了。

    朱颜郁闷地瞪了那名伙计一眼:这面早不上,晚不上,怎么人家刚想开口说话时上!

    伙计被朱颜这一眼吓得差点没打翻面:这姑娘的眼神好犀利!他都不敢将面放到她面前了。

    晓儿看着朱颜这样子,差点笑喷。

    景睿好心地将托盘里的面捧到朱颜面前,解救了那名小伙计。

    那名伙计对景睿投去感激的眼神,然后赶紧跑了。

    这里的面做得很筋道,最重要的是面条上面的卤蛋,卤肉,酸笋,炸黄豆……等小菜做得非常可口,二十文钱一大碗,除了蛋和肉,其它素食任加,虽然不算划算,但是吃的人却很多,店里的伙计忙得脚不沾地的。

    朱颜察觉自己的失态,暗暗咬牙,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为了挽救自己刚才的失态,面端上来后,朱颜招招手想让伙计多拿一小碟酸笋和炸黄豆,还有酸菜上来。

    那名伙计看见朱颜招手,果断地装作没看见,绕道而行了。

    朱颜:……

    晓儿和景灏相互看了一眼,然后迅速将头埋得更低,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只能佯装在认真吃面,什么也没有留意。

    景睿见朱颜满脸尴尬,有点于心不忍,便开口问道:“朱姑娘还想吃点什么吗?”

    “这些小菜做得很好吃,而且另外再加素菜不要钱,我想让伙计每样再送一小碟上来。”

    景睿听了这话便举高了手让伙计再添几样配菜,不仅是不要钱的素食,卤蛋和卤肉也添上一份。

    朱颜说完又后悔了,完了,她干嘛要说不要钱,显得自己好像很爱贪小便宜一样!她真不是这样的人啊!只是因为太喜欢吃,想让他们也多偿偿而已!

    朱颜欲哭无泪,她的一世英名全毁于这间小小的面馆了!

    景睿吩咐完伙计后,回过头来,便看见朱颜满脸纠结的样子,他的心中纳闷了:这姑娘又怎么了?是嫌他加菜加得不够多吗?

    景睿想到朱颜的天生神力,通常力气大的人吃得都比较多,大概是她一碗面不够饱,在他们面前又不好意思再多点一碗,所以只能多吃一点配菜?

    不过女子多是吃菜比吃主食多,自己的几个妹妹便是,主食吃得少,肉和菜吃得多,零食吃得更多。

    想到这里景睿便开口道:“一碗面似乎太少,朱姑娘,要不再添一碗?”

    一碗面太少,再添一碗?!

    景睿这话吓到同桌的三个人了!

    晓儿和景灏迅速抬头看了一眼景睿,只见景睿正看着朱颜,两人以为景睿知道朱颜的饭量大,然后又看向朱颜:没想到她个子不高,人也不胖,居然这么能吃!

    不过也不怕,他们家今时不同往日,娶个饭量大点的媳妇也没什么,吃不穷的!景灏心想。

    见晓儿和景灏这样看着自己,朱颜的脸瞬间便爆红了:沈公子是不是太看得起她了,自己虽然姓朱,但她无论身形,长相无一点能和猪沾的上边啊!

    “不用了!这么大一碗面,我也吃不完。”朱颜看着景睿满脸认真地一字一顿的道,她脸上的表情大有一副你再让我吃,我便掀桌子的劲头。

    景睿见此也不敢再说什么了,他指了指碗里的面:“吃面,吃面,不然面该糊在一起了。”

    朱颜点了点头,然后对晓儿说:“睿安县主试试这酸笋,很好吃的。”

    晓儿点了点头,夹起一条酸笋试了试,酸辣爽口,味道适中,的确不错。

    一时几人都没有说话,只顾和碗中的面条奋斗。

    天气冻,这么一碗热辣辣的汤面下肚,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吃过面,几人出了面馆,这时天空开始飘起雪花了。

    这时赵勇已经将马车停在面铺外面了。

    “下雪了,朱姑娘,我送你回府吧!大哥,灏儿,你们自己回府吧!”晓儿拉起朱颜的手,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上了马车。

    朱颜吃面时欲言又止的表情两人也看在眼里,景睿和景灏知道晓儿是想问朱颜有什么话想说,两人识趣地点了点头,让她们小心一点,便挥了挥手,往刘府走去了。

    马车里,晓儿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朱姑娘是有什么话想对我们说的?”

    朱颜没想到晓儿问得这么直接,她看了一眼马车外面。

    “朱姑娘但说无妨。”晓儿见她顾忌赵勇,直接开口道。

    “实在相瞒,我是有事相求。”朱颜说完这话停了停。

    晓儿没有说话,等着她说下去,至于她所求之事,自己会不会答应,那也得看究竟是什么事。

    朱颜见此便继续道:“睿安县主,我家世代从商,各行各业都有涉及,但主要做的是漕运、茶叶和布匹的生意。”

    马车里有个小炉子,温着一壶奶茶,晓儿一边倒茶,一边点了点头,表示她有在听,而且这些她也知道。

    “最近两年,我爹体力一支,便将漕运交给了我二叔帮忙管理。”

    重点来了!晓儿抬起头来,看着朱颜,这姑娘是自首的?

    难道睿安县主已经知道了?朱颜见晓儿这意味深长的眼神心中一惊。

    晓儿看了她一眼后又低下头,拿起一杯奶茶放到朱颜面前:“朱姑娘喝杯茶暖暖身子。”

    朱颜接过茶,谢过。若是睿安县主已经知道了,那她更加庆幸自己今天主动说出来了,她喝了一口茶,稳了稳心神,继续道:“前阵子,有个老管事偷偷告诉我,家中送往西北的货物有许多粮食和药材。我家虽然有开粮油铺,但是我爹前两年便说粮食的利润空间太少了,决定慢慢不再收粮。我听了管事的话,偷偷派人查了一下,这两年的粮食反而比以前收得更多了!睿安县主,现在西北是什么情况,我不说,你也知道。我想说的是,我们家绝对不会助纣为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