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晓儿听了景睿的话,一只手托住了下巴,半个身子靠在马车的小桌上,满脸促侠地看着景睿,眼睛里充满了狡黠:“大哥对朱姑娘似乎很了解?朱姑娘该是怎么样的人家能教出来的?”

    景睿下意识地避开了晓儿的目光,耳坠悄悄的爬上了红霞:“我见朱姑娘乐于助人,见义勇为,想来应该是家教甚好的缘故。”

    “哦……有点道理!”晓儿故意夸张地拖长了音,然后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马车外的赵勇:姑娘太坏了!

    景睿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落荒而逃的冲动,事实是他也真的干出落荒而逃这种事了:“那个,坐马车太热了,我去骑马。”

    景睿丢下这话便掀开了帘子,跳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雪白的雪花飘落在脸上,凉意让他发烫的脸颊舒服了不少,他才醒悟过来,下雪了,怎么骑马!

    这时晓儿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大哥,外面的风雪是不是让你觉得凉快了不少?”

    景睿佯装没有听见,迅速跑开了。

    马车外的杨柳,杨梅和赵勇三人均笑了。

    很快一行几辆马车便回到了连溪村。

    知道这几天主子们会回家,钱管事早就吩咐门房一定要盯紧村口,一见自家主子的马车拐下官道,便迅速来报了。

    门房今天天未亮就起来坐在门口盯梢,午饭也是捧着一只大海碗在门口吃的。

    所以他一看见几辆马车拐下官道,便知道自己的主子回来了!

    不要问他为什么知道,放眼方圆几个村子,能有这个气派的,舍自己家主子其谁!

    所以晓儿她们一回家,家中的下人全都列队欢迎了。

    钱管事带着下人们跪下来给刘氏等人叩头。

    刘氏赶紧叫起。

    一家人走进屋子,暖气扑面而来。

    杨梅上前帮晓儿解下了披风,晓儿打量了一下屋中的摆设,一切都和几年前离开时一样,每个角落都是一尘不染的。

    晓儿点了点头:“钱管事费心了,将屋子保养得这样好。”

    “当不得姑娘的赞,这是应该的。夫人,两位少爷,姑娘们,热水已经备好了,先梳洗一下然后再摆饭如何?”

    听了这话刘氏将打量的目光落在钱管事身上点了点头:“好,有劳钱管事了。”

    天气有些冷,又下着雪,正是晚饭时间,家家户户都躲在屋子里,所以晓儿她们回家,并没有引起村里的人注意。

    但早就从沈景文口中得到消息的老宅的人,也是第一时间便知道了此事。

    沈景文匆匆忙忙地跑进了上房:“爷,奶,三叔一家回来了!”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点了点头,“平安到家便好。”

    这几年,老爷子的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皱纹也深刻了不少,整个人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

    “那个白眼狼终于舍得回来了!”沈庄氏对于三房一家是恨之入骨的!别人养儿子,她养儿子!她的儿子害她锒铛入狱,她待在地牢里的日子每天都咒他们几遍,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瞪了沈庄氏一眼:“说什么了,你若是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口,便待在屋里头,别出来!一会老三可能会来看我们,你别得罪人了!老大家的,你赶紧将屋子收拾利索了,将桌子,凳子上的油渍灰尘都抹干净了,老三一家今非昔比,可别弄脏了他们的衣服。”

    蓝氏听了抿了抿嘴,但到底还是动了动开始收拾东西。

    沈老爷子见此松了口气,这几年,老大一家简直就不将自己两老放在眼内,使唤也使唤不动,一家人好吃懒做,屋子里又乱又脏,柜面上的尘都铺了一尺厚了!地里的活计多数都是他去干的,每天将他累得半死,他也是受够了!

    帝都他是再也不敢去,也不能去,他只能盼着老三回来,自己舍下一张老脸,求上一求,好歹让他不要丢下自己不管,不然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再这样过下去,他也活不了几年了!

    沈庄氏听了这话冷笑一声:“你就继续做梦吧!你看看那几个白眼狼会不会来看你!”

    沈老爷指着沈庄氏骂道:“你就是死性不改!老三一家这次回来,以后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了,你若是再得罪老三,你便自己过这鬼日子吧!反正我是不过了!我也不管你们了!我也管不了你们!”

    “爷,别生气,这次三叔一家回来,我们定然会上门请罪的,以前是我的爹娘做错了,我们去请罪,跪着求他们原谅。爹,娘,你们说对吗?”这样的鬼日子谁愿意再过!

    蓝氏和沈承光点了点头:“爹放心,我们都知错了!以后我们会将老三一家当祖宗一样供着的!”

    “这倒不用,老三不是这样的人。但他现在是侯爷,今非昔比,你们恭敬些,自然错不了。”沈老爷子点了点头。

    沈景文这些年对三房一家不是不恨的,三房一家毁了自己的前途,害自己的子子孙孙都不能参加科举,他怎么能不恨!只是他想到了前几天那人对自己说的话,这是他唯一翻身的机会了,而且还是开国元勋,凭自己的才学,将来还不是权倾天下!

    想到自己即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再也不用每天去街上摆摊子,帮人写书信度日,他赶紧安抚沈庄氏:“奶,三叔向来都是心软和善的,父子没有隔夜仇,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深的仇恨也该淡了!奶,三叔一家若是过来,你就算不说话,也别再说这样难听的话了!”

    沈庄氏没有说话,冷哼了一声。

    她也就是在他们面前摆摆威风,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身上头上一件饰品都没有,村里的人见了她,不是冷嘲热讽,便是避而远之,这样的日子她也是受够了!

    沈景文见此松了一口气,他和沈承光,蓝氏,季氏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动作积极地开始收拾屋子了。

    沈老爷子见此欣慰地点了点头,看来老大一家是知道错了,不过吃了这么多苦,还不知道错,那他也帮不了他们了。

    老三一家回来,总算令沈老爷子看见了未来的曙光!他还以为他已经没命等到老三一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