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得到消息的晓儿听见沈庄氏等人这样就被吓走了,颇为失望,她还等着她在众人面前闹进来呢!说好的在村民面前大骂刘氏呢?说好的趁乱下毒呢?被吓一吓便偃旗息鼓了?这战斗力也太差了吧!真的是遇上猪一样的对手了!

    不过晓儿也没也将他们放在心上,这佛跳墙做起来太麻烦,她也是第一次做,没想到这么成功。

    佛跳墙的营养价值很高,不过话说这么多材料混在一起,想不高也难!它具有补气养血、清肺润肠、防治虚寒等功效。

    上席时再配以白萝卜丝一碟、辣椒酱一碟、火腿拌豆芽菜一碟、冬菇上汤豆苗一碟,再用银丝卷和芝麻烧饼佐食,简直妙不可言,让人回味无穷。

    大冬天吃上一盅这么热气腾腾,芳香四溢,直入心扉,去寒滋补的佛跳墙,真的令人全身心都舒畅了!

    石老爷子自小便家中富贵,可以说吃遍天下美食,但还真没有吃过这道名唤佛跳墙的菜。

    他用酒坛子酿了一辈子的酒,他从来不知道这陈年老酒坛熬出来的吃食,居然如此美味。

    “晓儿,这菜的做法一定要写下来,曾姥爷老了,牙都掉得差不多了,吃什么山珍海味都没法嚼碎,而这软嫩柔润,荤而不腻,烂而不腐的佛跳墙最适合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吃肉了。石老爷子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心满意足地道。

    “对这佛跳墙吃起来不费劲,最适合我们这种老人了。”刘林氏也开口道。

    “曾姥爷和姥娘爱吃,就去四季酒楼里吃,或者让酒楼的小二给你送一坛子到府中。这佛跳墙从元宵节开始,正式在全国的四季酒楼开卖。”

    “那敢情好,这东西,我昨天冷眼看着也太麻烦了一些,以后酒楼有得卖,我可以想吃便吃了!”

    晓儿见沈老爷子一副吃得太饱的样子,她拿出一个瓶子给了石老爷子:“曾姥爷,这是消食丸,饭后吃一颗有助消化。快吃完时,便让人捎个口信给我,我让人捎带一瓶回来给你。曾姥爷年纪大要多注意点饮食,这样才能长命百岁的。”

    “丫头不用担心,曾姥爷身体好着呢!明年我还想去帝都看你成亲,然后又抱抱曾曾孙子呢!我还要等着你回来给我过七十大寿,八十大寿!”

    晓儿听了这话点了点头:“好,那一言为定了!”

    晓儿看着村民个个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笑了。

    两百斤装的酒坛,焐了满满一坛的佛跳墙,大家整整吃了一个下午,这么多东西都差不多被大家吃完,可见其味道有多好!

    最后还剩下一点晓儿又让人装了两个小酒坛,较大的一坛子给了石老爷子带回县里吃,另一坛子留给沈承耀回家吃。

    晓儿来到季氏身边,对季氏耳语了几句,便点头应下了。

    吃得饱饱的众人陆续离开了晓儿家。

    这一路上大家说起这佛跳墙都赞不绝口,简直是让人恨不得将舌头都吞下去了!

    季氏经过沈家宅的时候,故意大声地道:“那佛跳墙真的太好吃了,两百斤酒坛焐出来的佛跳墙居然差不多被我们吃完,真是太不可思异了!不过真的让人吃完又想吃,根本停不下嘴来!要不是知道堂三叔可能明天早上到家,晓儿给他留了一小坛,我真的想将最后那一小坛也吃了!”

    “你还能吃得下啊?我吃得太饱了,是再也吃不下了!不过还是想吃,实在太美味了!”有福媳妇开口道。

    “吃不下也要慢慢吃!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这东西我听晓儿说,今年元宵节便开始在四季酒楼出售,一坛五斤装的佛跳墙要卖一百两银子呢!”

    “啧啧,我今天吃了一斤多,那不就是一下子就吃掉了二十多两!”

    ……

    沈庄氏此时已经醒过来了,本来只是颈上有一条血痕而已,可是被拖了一路,她的脚后跟也被磨破了。

    沈庄氏劈头盖脸的将沈承光和蓝氏骂了一顿。

    面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沈庄氏的骂骂咧咧,沈景文心中厌烦不已。

    这回轮到他被烦得不行,走了出去了。

    刚走出家门的他正好听见了季氏和有福媳妇的对话,空气中还有一丝丝的荤香,令他的心像被猫挠了一样!

    两百斤佛跳墙!二十两一斤,足足四千两银子,就这样被村里这一群目不识丁的泥腿子吃掉了!

    沈景文心里五味杂阵起来,他的嫉妒和恨意更深了!

    四千两银子都舍得拿出来给外人吃掉!却对自己父母亲兄弟薄情至厮!真是无情无义的白眼狼!

    不过,三房的人到底有多少银子?

    等他杀了……,那三房全部的家业不就成了他的,到时候他想吃多少斤佛跳墙没有?

    只是沈晓儿整天待在屋里,他连大门也进不了,怎么杀!

    掌灯时分,沈承耀终于踏着夜色回来了。

    梳洗过后,刘氏将那一小坛子的佛跳墙热了后,端出来给沈承耀吃,赶了半个月路,几乎是风餐露宿的他,简直恨不得将坛子都吃了!

    “这是什么菜?怎么以前没有吃过?”

    “这是佛跳墙,是晓儿新研究出来的,准备年后在四季酒楼卖,今天请村里的人吃杀猪宴,便是吃的这一道菜,两百斤的酒坛,满满一坛都差不多吃完了!”

    “这菜味道很好,看来下年,酒楼的进帐又要多上不少。”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吃饱饭的沈承耀休息了一下,便去睡了,他实在太累了。

    是夜,寒风凛冽。

    沈景文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鼻端总是闻到那一股荤香味,他的肚子更饿了!

    这炕没有烧,又冷又饿的他,再也受不了,坐了起来。

    二十两一斤的佛跳墙,吃了还想吃的佛跳墙,恨不得将舌头也吞掉的佛跳墙,他也想偿偿呢!

    他拿起一条布巾,绑在脸上,将脸遮住。

    然后走出房间,他在仓库搬了一张长梯,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屋,然后往村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