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六十二章
    沈景文搬着梯子来到晓儿家的围墙外。

    什么是典型的文弱书生,搬着梯子只走了这么一路,他便气喘吁吁了。

    他将梯子靠在墙上,顺着梯子爬了上去,然后发现围墙上插有许多玻璃碎片。

    “怎么将这些东西给忘了,差点没刺穿我的手!老三也太没人性了,弄这么阴毒的东西在围墙上!这东西要怎么除去?”沈景文碎碎念念的四围看了一眼,然后又顺着梯子往下爬。

    他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然后又爬上了梯子,用石头将上面的玻璃碎片凸起的部分都敲掉。,直到玻璃碎片贴着墙根,再也不会伤着自己为止。

    沈景文将石头扔掉,甩了甩酸痛的手,才爬上了墙,站在围墙上,看了一眼地面,这么高,真心没有勇气跳下去。

    沈景文只能转过身,小心地蹲了下来,将身体往下探,试图将梯子提起来放到围墙的另一边,突然,一个重心不稳,整个身体向前扑去,他赶紧站起来,试图平行自己的身体,但是缺乏运动细胞的他,平行感太差,直接从墙上掉了下去。

    不幸中的大幸,掉进了晓儿家。

    晓儿和杨柳杨梅在二楼的房间里静静的看着,均觉得沈景文简直蠢到不忍直视。

    掉在地上的沈景文痛得他好不天爬不起来,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他试图站起来,却悲催的发现脚扭伤了!

    沈景文抬头看看高高的围墙,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没有梯子,一会儿他要怎么爬出去啊!

    算了先不管了,先填一填五脏六苗再说,实在饿得受不了了,来到这里,那荤香更浓了。

    沈景文一拐一拐的往厨房方向走去。

    一路上一个巡夜的家丁都没有遇见:“奇怪,三叔家这么大一份家业怎么没有家丁巡夜。”

    这时一阵北风吹来,冻得沈景文缩了缩身体,这么冷,大概那些家丁都跑回被窝睡觉了。

    沈景文拖着受伤的腿,好不容易来到厨房。

    一直偷偷看着她的晓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他要是再不到,她都想现身帮他一把了!自己在暗处看着更累!

    黑暗中可以看见,厨房里被收拾干干净净的,所有东西都码的整整齐齐的,这厨房比他的屋子还要大上两倍,沈景文心里的妒忌更加浓了。而想要得到这一切的心更加深了!

    季氏说那佛跳墙是用酒坛装了,沈景文四围看了一眼,便看见了长桌的中央,放着一个精致的酒坛,他心中一动,应该就是这个酒坛了!

    他不顾脚痛赶紧走了过去,刚想打开酒坛子,然后又想起什么,他四围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人,沈景文走到水缸旁拿出一包毒药,倒进了水缸了。

    这时晓儿睡眼惺忪地走进了厨房,看见一个人影,她害怕地开口道:“你是谁?你刚刚在我家的水缸了放了什么?”

    沈景文发现有人来先是吓了一大跳,然后他看见来的只是晓儿一个人,觉得简直天助他也!他眼中闪过杀意,然后从怀中掏出匕首,忍着脚痛迅速向晓儿刺去!

    他就不相信他一个大男人,还杀不了一个弱女子!

    晓儿一副被吓得不轻,这时才反应过来的样子要跑的样子,她迅速转过身往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放声大喊:“捉贼啊!救命啊!杀人啦!”

    然后因为太害怕了,一个没察觉,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

    沈景文杀意更浓了,他直接举高匕首扑上前,往晓儿身上刺去。

    得赶紧将这臭丫头杀了,不然惹来其他人就麻烦了!

    晓儿心中一冷,这人居然真的下得了手!简直是死性不改!

    晓儿迅速翻了一个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沈景文,使了使劲,却发现晓儿的力气很大,被抓着的手压根动也动不了!

    这时沈承耀和杨柳等人都跑过来了。

    沈承耀看到这个画面,吓得大喊一声:“晓儿!”

    沈景文见被人发现,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这时只要露出自己的身份,沈承耀还有可能会不杀他,他刚想拉开蒙面的布巾,凤扬直接飞了过来,一脚将沈景文踢飞了。

    沈景文一脚便被踢得昏死过去。

    沈承耀赶紧上前将晓儿扶起:“晓儿没事吧?”

    晓儿顺势站了起来,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摇了摇头:“没事。”

    景睿走上前,一把扯掉沈景文的脸上的布巾,沈承耀傻眼:“沈景文?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杀晓儿?

    “刚才我在房间的窗户看见有一个人影跑进了厨房,便走过来看看,正好看见他往水缸里倒了一些药粉。”晓儿这时开口道。

    药粉是什么,不用说明大家也知道是毒药了!

    刘氏听了这话气歪了:“这为什么不可能!估计是日子太苦了,想毒死我们一家大少,好将我们家的家财全占了去了!简直死性不改!”

    沈承耀心里简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一时心里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刘氏的话虽然难听,但连他也觉得是事实!

    风扬走到水刚旁,地下头去闻了闻,没有什么味道,他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水面,然后含在嘴了。

    沈承耀见状赶紧阻止:“风将军不可!”

    只是这么一尝,风扬便整张嘴都麻痹了,他试图张嘴说话,发现连话都说不出了,他求救地看向晓儿,然后发现头也转不了了。

    赵勇赶紧将一粒解毒丸喂他吃下。

    药丸吃下后,隔了一会儿,风扬的脑袋才能动起来:“这应该是从西北沙漠的一种蚂蚁身上提取的毒物,人吃了就会动弹不得。”

    西北?沈承耀看了一眼沈景文,难道老宅的人和西北的叛军扯上关系了?

    凤扬示意护卫将沈景文带下去,同时亦派人去将沈家老宅的人抓了去问话。

    “问什么话?全交到官府,直接处死好了!”刘氏生气地道。这都什么人啊!居然下毒想毒死自己一家!皇上怎么每三年便大赦天下一次呢,这么恶毒的人,就应该关在牢里一辈子不放出来!

    沈承耀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到底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