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一  士兵们将阵法练熟悉后,上官玄逸将风轻留下当主将,带领大军出发,然后他带着他的精兵快马加鞭的赶去沙漠边缘布阵了。

    他们得将敌军的新军,全部拦在沙漠的边缘,现在那些士兵已经知道自己被收为叛军了,到时候上官玄逸会劝他们改当朝廷兵,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弃械投降。

    冷风如利刃一样割在上官玄逸他们几人的脸上,他们也浑然不觉。

    这时天空中出现一只雄鹰盘旋。

    能够将雄鹰锻炼成信鸽,除了那丫头也没有其他人了。

    上官玄逸吹了一声口哨,那鹰便落在他的肩上了。

    他停下了马,后面的士兵也赶紧停下了马。

    上官玄逸将绑在老鹰脚上的信拆了下来,他打开一看,然后又伸出手掌心,老鹰便将一枚钻戒吐了出来。

    这是那丫头的空间戒指,她怎么给自己了?

    上官玄逸跳下了马,他对身后的亲兵道:“原地休息一下,喝点干粮,喝点水吧!”

    士兵们都点了点头。

    上官玄逸说完便走到了大石旁,用身体挡住了士兵们的视线,用银针将自己的手指刺破,快速滴了一滴血在戒指上面。

    待血液完全被吸收后,他用意念开始查看空间里的东西,首先看见的是一个大大的酒坛,上面还放着一封信。

    上官玄逸将信拿了出来看了一眼,心中暖暖的,她的丫头时刻记挂着他的安危,怎么让他不暖心?

    只是看到后面,上官玄逸心中怒火中烧,食人毒蚁吗?那就让他尝尝亲眼看着自己被食人毒蚁一点一点吃掉的感觉吧!

    上官玄逸伸出手抚了抚上面的字迹,然后小心地将信折好,放好,他解下身后的包裏,拿出炭笔和白纸开始回信。

    风行撞了撞风痕的肩膀:“你猜猜是谁的信?”

    风痕白了一眼他:“这么白痴的问题还用猜吗?能让主子收到信后第一时回信的除了睿安县主还有谁?”

    “额,说得有点道理。”

    “事实当然有道理!”

    “那你猜猜信中说了什么?”

    “废话,当然是甜言蜜语啦,你没看见主子笑了吗?”

    “我看见主子好像很生气。”

    “明明是笑,怎么可能……生气……好像真的是生气!完了,完了,赶紧将东西吃完,上马吧!”风行说完低下头,咬了一大口干粮,主子生气,这又得不吃不喝的赶路呢!

    上次风扬飞鸽传书过来,也不知道信上写了什么,主子就是顶着一团低气压,一声不哼,马不停蹄的赶了一天路。足足饿了一整天的他,两眼发昏!

    风痕也想起来了,低下头赶紧就着冰冷的水,吃着硬邦邦的干粮。

    这大冬的,冷已经够难受了,又饿又冷,真的是受不了了!

    这个世界就是有着许多这样的汉子,吃着苦,受着累,只为百姓能够过上安稳的日子。

    披星戴月,风雪兼程……

    司徒俊杰站在高处,静静观望着深邃的夜空。

    今夜的夜空诡异莫测,日前还有将星逼近,只是今夜却失去了踪迹,这委实有些奇怪。

    司徒俊杰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居然看不懂这片夜空了?这是什么情况?!

    司徒俊杰迅速回到大帐内开始查看古籍。

    一夜无果。

    第二日,因为昨晚夜观星象太过诡异。

    司徒俊杰决定在山谷底和密林布阵,拦截追兵。

    这一批新兵没有经过大强度的训练和朝廷那些每天都在训练的正规兵在战斗力和默契上都是不能比的。

    所以真正打起来,只能出奇制胜,借助外力,天时地利来取胜。

    四五天后连续三四天将会有大雾,特别是早晨,浓雾蒙蒙,伸手不见五指,若是朝廷的大军在那时追了上来……

    想到这里,司徒俊杰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他有办法令朝廷的大军,全军覆灭!

    司徒俊杰带着几个士兵来到了山谷入口处。

    他仔细查看了地形,甚至每一棵树的位置,树与树之间的距离,他都认真记下了。

    然后他闭上眼睛,开始冥想,隔了好一会儿,睁开眼后,他指挥着士兵开始布阵……

    同一时间,上官玄逸和他的亲兵也来到了沙漠的边缘。

    只是这里的地势平坦,要布起阵来,更加不容易,幸好背后有个防风沙树林,这是几年前开始建造的了,现在有些树木已经长到很高了,为了防风固沙,每年这一带都会新种植一些树苗和补一补没成活的树苗。

    今年春天新种的树木也超过了上官玄逸的身高了。

    上官玄逸带着亲兵骑着马在这片防风林中跑了一遍。

    他跑得很慢,可以说将这林子里的每棵树木的位置都记下来了,心中有了一幅蓝图。

    第二次带着亲兵再跑一趟时,他指挥着人将一些树木标记起来。

    待该做标记的东西都做好标记后,便让一部分人挖坑,一部分人挖树,一部分人将挖出来的树种到新挖的坑里,并将原来的树坑填好掩饰好。

    “主子现在天气冷这树能成活吗?”风行担忧地问道。

    这里风沙大,气侯干燥,这个防风林可是耗费不少精力才能形成今天这个规模的。

    “事有轻重缓急。”上官玄逸一边认真地按着脑海中的阵形,一边指挥着亲兵们干活,顺便四处看看。

    再说晓儿丫头给了他不少水缸,里面装有她特制的生命之水,信上说强身健体甚至可促进植物生长,既然这样,他给新移植的树浇些生命之水便行。

    连能促进植物生长的生命之水都有,上官玄逸越发觉得晓儿神秘了,他看了一眼天上,有些怀疑那丫头是仙女下凡,不过无论是神是妖是魔,这一辈子他都喜欢定她了。

    风行点了点头:“也对,死树总比死人和亡国好!为了保护国家而死,这些树死得其所,简直可以名垂千古了!”

    “那你记得待会儿给每棵树都起个名字,然后立个碑,流传于世吧!”风痕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道。

    这么伟大的树,死得默默无闻也真的太可惜了。

    风行:……

    听见风痕的话的人均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