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朱夫人摇了摇头:“升平侯府的好意我心领了,颜儿不懂事,我也不知道她和升平侯大公子许下了什么条件,只是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应结两姓之好,不是商场上的交易,我绝对不会拿女儿的幸福开玩笑,所以这亲事我不能应下。”

    谭氏:“……”

    朱夫人越说,她越糊涂了!难道有什么事是自己和小姑子他们这些长辈不知道的?

    朱姑娘对景睿许下了什么条件?还有商场上的交易,到底是什么交易?

    不对,以景睿现在的身份,沈家现在的家世,景睿还需要拿婚姻大事作为交易吗?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谭氏刚想说什么,朱夫人便打断她了:“刘夫人不必浪费口舌了,这事我心意已决,谢谢升平侯夫人的好意了。”

    谭氏见此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不对,是人家压根就不给自己机会说,她站了起来:“冒昧打扰了,不过朱夫人应该是有所误会了,我先告辞了,改日再登门拜访。”

    她得回去问问景睿到底怎么回事,朱夫人这反应也太奇怪了。

    虽然亲事结不成,但朱夫人也担心就这样将升平侯一家得罪了,于是她亲自送谭氏出府。

    回到屋里,朱夫人心里惴惴不安,想想还是打发身边的丫鬟去叫朱颜回来。

    今天一早铺子的管事说有急事求见,管事也不知道对朱颜说了什么,朱颜便和那管事匆匆离开了。

    朱夫人在屋子里心神不宁的等了一整天,才在掌灯时候等到满脸倦容的女儿回来。

    “娘亲,你派人去叫我回府是有什么事吗?”朱颜走进朱氏的屋里,累得直接趴在桌上。

    “你这孩子坐没坐相的。”朱夫人嘴上虽然这么说,却没有要她坐端正,反而很心疼在外奔波了一天的女儿。

    朱夫人的丫鬟马上斟了一杯热茶给朱颜。

    朱颜接了过来,先尝了一口,发觉温度适中,便一口饮尽了。

    忙了一整天,她今天真的是连一口水也没顾得上喝。

    “铺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你看起来怎么这么累?吃饭了没?”朱夫人见自己的女儿满脸掩饰不住的疲惫,也忘了她等了一整天想要问的事了。

    朱颜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还没吃,二叔今天一早被抓了。”

    朱夫人听了这话吓得打翻了手中茶杯,茶水染湿了圆桌上的锦布。

    朱夫人赶紧站了起来,避免湿身。

    丫鬟赶紧上前处理。

    “娘亲,莫惊慌!这事朝廷已经查明了,只是二叔一人所为,与我们长房无关。”朱颜坐直了身子,让丫鬟方便将桌布换下来。

    幸好她的爷爷在过世前便不顾奶奶和族人的反对,执意将家分了,不然今天这场祸事,他们一家怎么样也脱不了关系。

    爷爷向来睿智,以前就说过二叔不是喜欢走正道的人,朱家的家业绝对不能落在二叔手中。

    只是自己的爹向来疼爱这个弟弟,他病了后,便将一部分产业的话事权交给二叔了。

    没想到短短三年时间,二叔就差点闯下弥天大祸!

    幸好漕运的几个管事中有一个对自己的爹忠心耿耿,冒死相告,又正好遇上升平侯一家回乡贺寿,不然今天被抓的就不仅仅是二叔一家了。

    朱夫人听了这话心稍定,重新坐了下来,然后她又让丫鬟去厨房端些饭菜来给朱颜吃。

    待丫鬟离开后,朱夫人想起谭氏今天上门的目的,正好二弟又被官府抓了去了,自己一家却安然无恙,这就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了。

    “颜儿,你这傻孩子,嫁人是女子的第二次投胎,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就算是为了救下咱们一大家子也不应该拿此来交易!娘亲是绝对不会答应你拿自己的幸福来开玩笑的!”

    朱颜听了这话以为她娘认为这次自己一家能够平安脱身是因为自己的美人计成功了,她失笑道:“娘亲,你误会了,这次咱们家能脱险的确是睿安县主帮的忙,但我可没有拿自己的婚姻大事来做筹码,我将事情的真相如实相告,睿安县主便找人彻查了!”

    至于捐出去的那些粮食也是捐给朝廷的,和升平侯一家半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说交易,又不是在做买卖,这话太严重了!就算我之前是想使美人计攀上升平侯府,希望借着是姻亲的关系,他们能救下我们一家,但那也得人家能看得上我才行!”朱颜继续道。

    “你不用骗我了!若是你的美人计没有成功,人家为什么会派刘夫人来说媒?”

    “娘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朱颜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对,应该是她娘说错了,她忍不住又开口问道。

    “今天早上,刘夫人一早便过来为升平侯长子说媒,你真的没有拿自己的婚姻大事来达到目的?”朱夫人见朱颜满脸难以置信,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

    朱颜听了这话哭笑不得:“娘亲,那天你有没有看见升平侯长子,人家长得那是一个芝兰玉树,小小年纪便中了秀才,而且还是案首,爹是侯爷,妹是未来皇妃,这样的身份他想要娶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就是知府夫人的女儿对他也是有意思的,更不要说帝都有多少大家闺秀了!他是瞎了哪一只眼会看上这么平凡的我?”

    “怎么就看不上,你哪里配不上他了!”朱夫人听了这话咕哝了一句,自己的女儿长得像自己,也是花容月貌,脑袋瓜子像她爹,聪明着呢!性情又大方!可以说是美貌与智慧并重!哪里就平凡了!就算是配升平侯长子也不会辱没他。

    只要长了眼睛的男子,看见自己的女儿都会喜欢好不好!

    朱颜见自己的娘亲这表情就知道她怎么想了,她无奈地道:“娘亲,在你眼中,我自然是千好万好的,可是比我漂亮的大有人在,比我聪明的更是枚不胜举,单是一个睿安县主我就被甩出几条街了!有这么耀眼的妹妹在,人家会看上我哪一点?”

    其实在看见睿安县主那一刻,她就觉得自己的美人计会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