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可是刘夫人今早确实来为你和升平侯大公子说媒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表示她的女儿自然是千好百好了,人家升平侯长子只见过一回,便上心了!朱夫人心中有些得意。

    朱颜:“……”这也是她想不明白的地方。

    “会不会是弄错了?”朱颜有些不确定地道。

    “这种事怎么可能弄错!等等!这样说的话,升平侯府是真的看中了你,想为自己的长子来求娶你了?!”朱氏意识到这一点,声音略显惊喜道。

    然后她又想到自己刚才对谭氏说的话,忍不住大喊出声:“糟糕了!我刚才可是说了这亲事我不能答应的!这可怎么办好?放眼整个州府去哪里找到这么好的亲事!”

    朱夫人想到刚才的义正辞严,颇为后悔,早知道就先拖延一下好了,她当时怎么就这么傻呢?

    “颜儿,这该如何是好,娘亲一不小心就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往外推了。”就像女儿说的,升平侯长子,长得芝兰玉树,将来定然被封为世子,现在小小年纪便已经中了秀才,若是今年下场,再高中进士的话,那前途真真是一片光明!

    可是她却将这么好的女婿往外推了!

    朱夫人恨不得马上上刘府,对着谭氏说上几遍她愿意!

    朱颜还没从升平侯府派人来说媒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现在听了自己娘亲的话,回过神来安慰道:“这只能说我和升平侯府无缘,娘亲也不必懊恼,我现在还不想嫁,怎么也得等大哥娶了嫂子,我才能嫁。”

    现在家里一团乱,她也不放心就这样嫁了。

    朱夫人听了这话却是不乐意了:“不行!你爹现在这个样子,万一有一个不测,你就得守孝三年,三年后都成老姑娘了,到时候哪里还能寻上一门好亲事?我早上是一时没转过弯来,本就急着为你寻一门好亲事,早上刘夫人过来时我怎么就犯傻了,要是应下了那该多好啊!”

    朱夫人越想越后悔。

    “寻不上一门好亲事,那我便不嫁吧!一辈子留在娘亲身边不好吗?”朱颜不以为然地道。

    “说什么傻话!姑娘家哪有不嫁的道理的。明天一早,我便去刘府,说是我弄错了。怎么样也不能让你错过了这么好一门亲事。”朱夫人下定决心道。

    朱颜听了这话吓了一跳:“娘亲万万不可,这说亲哪有女方上赶着的。如果升平侯府真的有心的,定然会再派人上门的。”

    朱颜只是安慰朱夫人,心里却觉到不可能了。想起景睿,那个芝兰玉树般的男子,心中也有升起了淡淡的遗憾。

    “二叔被抓了的事暂时瞒着爹吧。”朱颜为了朱夫人不再提起去刘府的事,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朱夫人听了这话,轻轻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自己的相公特别疼爱这个弟弟,可是他对自己的相公却没有这份真心!

    总是想着将朱家的家业夺了去。

    朱颜也怀疑自己的爹的病都是他二叔作怪,只是苦于没有证据。

    不过现在他也自己作死自己了!

    朱颜的二叔因为和通判高大人勾结,私下给的厉军运送粮食和药材,这事风扬已经派人查清楚了。

    朱颜的二叔已经被抓了,隐藏在升平县为厉大将军办事的那个官员就是通判高大人,高大人的妻子是厉老夫人娘家的侄孙女。

    风扬办事迅速,这大过年的,高大人一家已经被押在通往帝都的路上了。

    老宅大房的人也被风扬安排人带走,去进行劳改。

    风扬的意思是全部都处死的,免得这些人时不时跳出来恶心人。

    只是晓儿摇了摇头,再怎么说也是沈承耀的骨肉血亲。对于一个人来说就算自己的爹娘犯了再大的错也不会希望他们死的。

    沈承耀在晓儿面前已经为老宅的人求过情了。

    晓儿也不想沈承耀心里存有一个疙瘩过一辈子,便毫不犹豫的应下了。

    死容易,活受罪其实更难!

    晓儿让风扬安排大房一家去煤矿进行劳动改造,既然总是想着不劳而获,心肠歹毒,那余生便在不停的劳动中改过自身吧!对于他们来说,干着这样又脏又累的活计,过着这样又苦又累的日子,绝对比死还难受!

    至于沈老爷子和沈庄氏,晓儿因为不是原主,对他们是没有感情,只觉得膈应。但沈承耀不一样,那是他的爹娘,沈承耀希望能够对他们从轻发落。

    两个年过半百的人,能活多久?晓儿对此没有意见。

    所以沈老爷子和沈庄氏虽然也是服劳役,不过安排的活计自然会轻松一点。

    到底是爹娘,沈承耀盼着一两年后两老能悔改过来,那时候再救他们出去,给他们养老。

    沈承耀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刘氏便说真的悔改过来再说,但就算是悔改了,过去发生的事也不能当没有发生,绝对不能将两老接到帝都住在一起,她的胸怀没这么宽,肚量也没这么大!沈承耀给一点银子他们养老,她没有意见,只是只能按当初分家文书上的数目来给,一文也不能给多了!免得又将某人的心养大了。

    那是沈承耀的爹娘,自小便有感情基础在的,他对沈老爷子和沈庄氏的心自然和他们是不一样的,这可以理解。

    就算做爹娘的再偏心,在沈承耀小的时候也应该会有属于爹娘给他的温暖回忆,晓儿和刘氏都明白这道理。

    而且那是沈承耀自己要为他爹娘做的,并没有要求她们如何做,她们总不能拦着。

    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晓儿和刘氏都不相信他们会改好。

    但他们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了!就当是做善事吧!刘氏心想。

    这次晓儿一家回来,没有看见二房的人,事实是二房的人早就投奔李氏的娘家了,沈庄氏太难缠,将李氏都吓跑了。

    只是二房的人在李氏娘家也不好过,她嫂子可不是省油灯的。

    不过二房的人脸皮特厚,蹭吃蹭喝的本事一流,这日子真的是鸡飞狗跳!

    至于沈玉珠带着夫家的人本来是打算投奔娘家的,只是沈玉珠自小便没吃过什么苦,受不了被人蹉磨的日子,途中便受不了自杀了。

    晓儿觉得这对沈玉珠来说或者是一种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