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八十章
    谭氏回府后,将朱夫人的原话说了出来。

    刘氏听了莫名其妙。

    晓儿也有些意外朱夫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然后她想到寿宴那天朱颜的表现,又回想了一下朱夫人的表情。

    那时朱夫人好像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朱颜当时故意出风头,定然也是想引起景睿的注意的。

    那时她应该是想得到景睿的青睐,若是两人能够成功定亲,那样朱二爷暗中给厉军运送粮草和伤药的事,一旦事发,朱家求上门,看在姻亲的关系上,自己家也是不能坐视不管的。

    朱夫人大概是不同意朱颜此举的,作为一个疼爱女儿的娘亲,自然是不想自己的女儿赔上一辈子的幸福的。

    后来朱颜选择直接和自己开诚布公,风扬派人查明了一切,她们家的危机自然就解决了。

    但是朱夫人应该还不知情,所以刘氏上门说亲,她才会不同意。

    现在给厉军私运粮草的事已经了结,这事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晓儿便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刘氏听了这话皱眉道:“这朱颜一开始就动机不纯,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接触睿儿,让睿儿对她上了心。”

    谁也不会喜欢娶一个带着目的接近自己儿子的人来做儿媳妇的。

    晓儿见此便开口替朱颜解释:“朱姑娘也是一片孝心,若是看着自己一家将要大祸临头而不想法子去救,这样的人娘亲更加不敢让她当大哥的媳妇啊!”

    谭氏点了点头:“我觉得这也没什么,而且后来她不是和晓儿坦白了一切了吗?”

    晓儿又将景睿和她一起救了一位老人的事说了出来:“事情的具体经过我并不是太清楚,但是大哥是在灏儿说想吃举贤书院附近的小吃,才会往那条街走的。这事绝对是偶然的,可见大哥和朱姑娘也是有缘的。”

    “这样说来,那姑娘也是一个心善的。”刘氏听了两人的解释倒也释怀了,这世上谁没有自己的私心的,她后来也没有真的这样做。

    “最重要是大哥自己也喜欢。”晓儿笑着道。

    刘氏点了点头,可不是最重要的是景睿也喜欢。

    “那我约明天朱姑娘出来问一问她的意思吧!只大哥一个人喜欢也不行。”

    “是这个理。夫妻恩爱,这样的日子才舒心。”就像自己和孩子他爹一样,谭氏点了点头深有感触。

    她和刘敏鸿自小便青梅竹马,以前日子虽然贫穷,但是婆婆和气仁慈,夫妻恩爱,这么多年就从没有吵过嘴的,更不要说现在日子好过了,这样的好日子,她都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天下苍生才会有这一世的幸福美满。

    “看来舅娘是深有感触啊!舅舅一定对舅娘很好了!”

    “你舅舅的确对我很好!不过还是不及六皇子的万分之一啊!六皇子对你这丫头,我瞧着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谭氏脸皮厚,她直接大方的承认,然后又拿晓儿来开玩笑。

    晓儿的脸皮也不薄啊!这么一句话就想她脸红,那是不可能的!

    晓儿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我这么好,他要是不对我好,不怕我不要他啊!”

    “你这孩子,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晓儿不羞,刘氏都替她觉得害羞了!

    谭氏也连连摇头,自叹不如。

    ……

    第二天晓儿一早便派人去朱府递帖子,约朱颜中午在四季酒楼吃饭。

    朱颜接到帖子时便猜到晓儿会说什么事了。

    想起那天的情景,可见他也是颇有正义感的,而且他并没有被自己力大无穷的真实一脸吓到,朱颜拿着帖子,脸上不自觉染上一抹绯色,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朱颜让丫鬟将她新做的那套衣裙拿了出来,然后换上,又让丫鬟帮她重新梳妆。

    一番折腾后,朱颜看着镜中明艳动人的自己又有一些后悔了。

    这样精心打扮过后去赴约,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她有多期待啊!

    于是她又重新去衣柜找了一套同样是新做,但已经穿过一两回的衣裙。

    发型和首饰也换了。

    如此又一折腾后,她再看着镜中的自己,明显也是经过用心打扮的,却没有刚才那样隆重,多了一份去见闺密的随意,朱颜总算满意了。

    “小姐,得出门了,不然得让睿安县主久等了。”朱颜身边的丫鬟开口道。

    朱颜听了这话,看了一眼天色,可不是快到约定的时间了吗!

    “糟糕,快让人备马车!”

    “小姐莫慌,已经备好了!”

    “那赶紧走吧!”

    于是主仆两人匆匆去赴约了。

    景睿和晓儿坐在四季酒楼的雅间靠窗的位置。

    晓儿看见了朱颜走下马车,便对景睿说:“大哥,朱姑娘来了。可以看得出是刻意打扮过一番的,看来她对大哥也是有一点意思的。”

    景睿的脸皮可没晓儿的厚,被她这样一打趣,顿时便脸红了。

    “我先去回避一下。”景睿是被晓儿硬拉过来的,说什么大哥难道你不想亲耳听听朱姑娘对你的评价吗?

    景睿当然想知道啦,但偷听偷看这种事怎么都不像是君子所为。

    他稍一犹豫,还没来得及拒绝,便被晓儿拖着上了马车了。

    晓儿看着落荒而逃的景睿忍不住笑了。

    景睿只是进了里面的隔间,外面的动静还是能听得见的。

    朱颜由小二领着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隔间,心思一转,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晓儿没有自持身份,端坐在那里,而是站了起来迎接。

    “睿安县主。”朱颜对晓儿行了一礼。

    晓儿赶紧上前阻止了:“这里没有外人,朱姑娘不必多礼。”

    没有外人,这几个字在朱颜心中品了一品,心中更加督定睿安县主这次约自己出来的用意了,但她还是恭敬地道:“礼不可废。”

    两人坐下后,晓儿便让小二上菜了。

    睿安县主帮了自己,免了自己一大家子的牢狱之灾,朱颜于情于理都应该说声感谢的:“多谢睿安县主还我一家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