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朱姑娘客气了,我并没有做什么,就算朱姑娘不对我坦言真相,朝廷也会查明真相,不会让你们蒙冤的。我反而要感谢朱姑娘提供的证据,不然这事也不会这么快便查清楚!”

    “不管怎么说,睿安县主的大恩大德我们朱家是不会忘的。”朱颜听了这话自然是不能当真的。若是自己直接去报官或者他们家死得更快也说不定。

    就像谁也想不到高大人会是厉大将军的人一样。

    通判一职掌管粮运、家田、水利和诉讼等事项,对州府的长官有监察的责任,若是他们家直接向知府大人伸冤,这事是绝对瞒不了高大人的。

    所以她不敢相信这个州府的任何一个官。

    若不是升平侯一家回乡贺寿,她都准备进帝都告御状了。

    “朱姑娘言重了,这事我只是嘴皮一动的事,连举手之劳也算不上。”晓儿坦言道。

    朱颜笑了笑,能够嘴皮一动,便救下自己一家,可见睿安县主的本事更大!上位者办事,谁不是动动两片嘴皮子便有一大堆人帮他干活的,难道还需要事事都亲力亲为吗!

    只是她也没有多说什么,感恩放在心中,付之于行动才是正理,不是靠嘴上说说的。

    嘴上说出一朵花来,也比不上真正做一件报恩的事。

    这时菜端上来了,两人便没有再说话。

    待菜上完后,晓儿招呼朱颜吃饭,然后才开口说明来意:“昨日我娘请我舅娘去贵府为我大哥说亲的事朱姑娘想必也听说了吧。”

    朱颜正埋头吃着一块鸡肉,闻言吓了一跳,那块鸡肉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

    虽然她猜到了睿安县主约她相见的用意,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睿安县主会如此直接!

    这种事情不都是说得很隐晦的吗?尤其是当着当事人的脸。

    朱颜喝了一口水,将鸡肉吞下后,才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听母亲提起了。”

    她脸红,不是因为睿安县主的问题,而且因为自己的失态,真是太大惊小讶了!

    在隔间里的默默喝茶的景睿听见晓儿问得如此直白,也吓得差点喷茶,幸好他忍住了。

    “不知朱姑娘觉得我大哥如何?”晓儿又一重磅炸弹丢出。

    景睿手抖了抖,杯中的茶水洒了出来,将他的衣服的弄湿了。

    景睿看了湿了一片的衣服,露出一抹苦笑:幸好没打翻杯子,不然臭大了!

    他还是乖乖坐着吧!

    妹妹的问话也太吓人了,他一个大男人听了这问题也会不好意思回答啊!

    只是他又忍不住竖起耳朵聆听外面的动静。

    有了第一个问题做铺垫,朱颜已经做好了晓儿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准备了。

    所以再次听到晓儿这么直白的问题,她镇定多了。

    只是这问题让她如何回答好呢?

    沈公子芝兰玉树,温文尔雅,惊才绝艳吗?

    沈公子是万里挑一的好男子吗?

    这样的回答也太官方了一点。

    朱颜想了想便小声道:“沈公子挺好的。”

    景睿的嘴角微微上扬。

    晓儿听了这话便问:“哦?哪里好啊?”

    景睿忍不住捂脸,他表示没法再偷听下去了!

    妹妹这么直接,朱姑娘应该羞红了脸吧!

    哪里好?朱颜听了这话怔了怔。

    无论家世,容貌,才学都挺好的,说真的升平侯府能看上她一个商户之女,对于她来说,真的一切都挺好的。

    朱颜不是养在深闺里的姑娘,她也是经常出去巡铺子和谈生意的人。

    晓儿的问题虽然太过露骨了,但也不至于让她羞于回答。

    “哪里都挺好的。”朱颜真诚地道。

    景睿听了这话,心里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

    “朱姑娘和我大哥只见过两面,怎么会觉得他哪里都挺好的?其实我大哥有时候挺古板的!”晓儿有意无意的看了隔间一眼默默补了一句。

    古板的景睿有点想抓狂的冲动,这是亲妹吗?这不是亲妹吧!哪有这样拆自己大哥台的亲妹?

    “因为只见了两面,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地方不好的,所以觉得哪里都挺好的。”

    晓儿:“……”

    好吧,晓儿发觉自己无言以对了!

    “那朱姑娘对于这亲事是乐意的?”

    这事她昨晚就想过了,对于她来说,沈景睿无论家世,才学,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的,她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不乐意的。

    对于她来说,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亲事。

    朱颜脸皮也是厚的人了,但到底没厚到能说出乐意两个字,于是她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真好,明天正好是好日子,我让我娘亲请媒人上门,咱们交换庚帖吧!”

    朱颜有些错愕,这么心急?

    晓儿见她的表情满是惊讶便解释道:“我爹有公务在身,年前年后加起来已经告假一个月了,必须要尽快赶回帝都,还望朱姑娘不要介意。亲事早点定下来,婚期却是不急的。”

    朱颜发觉自己又失态了,实在是令人震惊的事太多,她有点招架不住了。

    “实不相瞒,我爹身体每况愈下,恐怕熬不了多久了。如果我爹……我就得守孝三年。而我家情况有些特殊,一日离不了我,我想等我大哥娶了媳妇后再成亲。”朱颜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

    就是不知道升平侯府愿不愿意等上三年。

    “婚期的事还是由家中长辈商议吧,这事不急。朱姑娘一看就是个有福的,你爹一定会好起来的。快吃饭吧!饭菜都凉了。”晓儿安慰道。

    朱颜点了点头。

    接下来两人又说起了一些其它话题,一顿饭很快便吃完了。

    吃过饭,朱颜率先告辞了,她若是不走,隔间里的人估计会饿扁的。

    朱颜走后,晓儿便让景睿走了出来。

    “怎么样,大哥,知道了你想知道的了吗?唉,我其实还想问一句你喜欢我大哥吗?但我担心将朱姑娘吓跑了,没敢问。大哥其实最想知道的也是这个问题吧!”

    景睿忍不住瞪了晓儿一眼:“你这问题问了和没问又有什么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