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啊!”冬儿吓得捂住了脸,闭上了眼睛。

    “啾!”一支利箭的破空声。

    “噗!”利箭入肉的声响。

    ……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预期的疼痛没有出现,冬儿悄悄睁开了双眼,发现那匹狼被一箭射中颈部,倒在地上抽搐着。

    她放下双手,双脚一软,倒在地上:吓死她了!

    林妙妍见此松了口气,她扶着身旁的一棵树,不让自己像冬儿那样失态。

    夏至这时也跑过来了,她扶着林妙妍担心地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林妙妍看见夏至出现一下子就来气了,她扬手便给了夏至一巴掌:“不是叫你引开那匹狼的吗?怎么它又追过来了!”

    一定是她将狼赶过来了!

    夏至捂着脸,委屈道:“小姐息怒,我也不知道它追着追着怎么就掉头跑了。”

    林妙妍还想再教训她几句,这时上官玄逸一手拿着弓箭,一手提着两只野兔走了出来。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她们的方向,便收回目光了。

    林妙妍立即收起脸上略显狠厉的脸色,满脸惊喜地柔声道:“六皇子,多谢你出手相救,小女子不胜感激。”

    “你不是我救的!”上官玄逸冷漠地开口道,然后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走到站在不远处的晓儿身边:“没事吧?怎么跑到山上来了?”

    晓儿此时正拿着弓箭看着林妙妍心想:果然是典型的古代贵女,无论外表再和善,骨子里也是不将下人当人对待的。

    听见上官玄逸的话,她收回目光,看向上官玄逸:“没事,我上来捡些柴。”

    上官玄逸上下打量了一下晓儿才放下心来。

    “睿安县主你的箭法真利害。”风行看着那一匹已经放弃挣扎的狼真心赞道。

    就算是他来射,也未必有她准。

    上官玄逸看了一眼那狼,将弓箭递给身后的风扬,然后旁若无人的拉起她的手:“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不要多管闲事!能躲多远便多远!知道吗?”

    林妙妍:“……”这是让睿安县主见死不救吗?

    “下人也是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落入狼口的。”

    林妙妍听了这话脸色爆红,她刚才的行为无异于将丫鬟直接送入狼口。

    睿安县主太阴险了,她一定是故意在六皇子面前贬低自己来抬高她自己!

    被她这样一说不就显得自己心狠手辣,冷血无情,而她却是心底善良,见义勇为吗?

    做为下人都是忠心护主的,能牺牲自己救下主子的一命是他们的荣耀,怎么到了睿安县主口中,她就成了不将人命当一回事的人了!

    下人的命本就低贱的!

    冬儿听了晓儿的话心里感动得无以复加,她们也是人,她们也惜命啊!只是这话她不能说,她见林妙妍面色不愉,忙开口道:“小姐的命金贵,能够救下小姐是我们的福气。”

    夏至见此也忙开口道:“保护主子是我们的职责,若是小姐有一点损失,我们万死难辞其咎!”

    林妙妍听了这话,脸色才好看了一些,的确是这样的道理。

    晓儿看了她们一眼没有说话,真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不过也和自己无关!

    “上官大哥,咱们快点回去将这兔子红烧了吧!我有点饿了。”

    “好!”上官玄逸一手拧着两只兔子,一手紧紧握着晓儿的小手往山下走去。

    林妙妍见他们就这样一走了之,不管她,赶紧跟上:“六皇子等等我。”

    林妙妍正想走到上官玄逸的另一边,就像睿安县主一样和他并肩走下山。

    上官玄逸身后仿佛长了眼睛一样,他冷若冰霜地道:“滚离我十丈远!”

    林妙妍听了这话吓得停下脚步不敢再靠近了。

    六皇子一定是因为睿安县主的话对自己有所误会,认为自己是冷血无情的人了。

    可是,她平日对下人都挺和善的,而且从不随意打骂。

    林妙妍看着前面并肩而行的两人,那一双身影是如此的和谐,如此的天造地设。

    睿安县主不知道在说什么,六皇子微微将身子靠向她,低下头侧耳倾听。

    两人紧拉着手,有说有笑,齐步往前走,仿佛能就此走出地老天荒一样。

    林妙妍不想承认自己羡慕嫉妒了,她是如此的想打破这一份和谐,取而代之。

    只是六皇子似乎更加不喜欢自己了,她只能离两人三丈远的,默默跟在两人身后。

    上官玄逸和晓儿一出现,刘氏松了一口气,赶紧跑上前:“没事吧?我好像听见狼嚎和野猪的叫声了。”

    “没事,刚才是有只狼和野猪打架,狼已经射死了。”

    刘氏听说狼已经射死后便放心了,她对狼有阴影:“下次尽量不要上山,太不安全了。”

    “夫人放心吧,睿安县主一箭便能射中狼的咽喉,这份本事,就是我也自叹不如。睿安县主有这本事纵横整个山脉都没有问题!”风扬赞道。

    上官玄逸冷冷地扫了风扬一眼。

    风扬立即僵住了,怎么了?他说错了什么了吗?他明明是在赞扬主子未来的媳妇啊!

    “真的这么厉害?改天有空我去试试,说不定就成山大王了!”晓儿得意洋洋地道。

    “你要是敢去,我便敢打断你的腿!”上官玄逸瞪了她一眼。

    风扬:“……”

    好吧,他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主子如此在乎睿安县主的安危,又怎么会乐意看见她去纵横山脉!

    晓儿满脸讨好的笑容:“我说笑的,别当真!”

    上官玄逸看了她一眼,也不拆穿她,然后将手中的兔子递给风扬:“去处理一下,还想不想吃饭了。”

    风扬赶紧接了过来,往河边跑去。

    这时林夫人走了过来:“睿安县主有没有看见妍儿?”

    林夫人刚问完这话,林妙妍和两个丫鬟便走出来了。

    因为摔了一跤,她的衣服有些脏乱,林夫人见状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妍儿你没事吧?”

    林妙妍看了一眼上官玄逸的方向,见他眼尾都不往自己这边扫一下,心中更加委屈,然后便忍不住哭了。

    林夫人见状更加担心了:“怎么了,为什么哭?”

    林妙妍摇了摇头。

    林夫人看向夏至,夏至解释了一下。

    “菩萨保佑,我们真的得好好感谢睿安县主。”

    林妙妍抿了抿嘴:又不是真心的,有何可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