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晓儿及笄后,她和上官玄逸的婚事便提上了日程。

    无论是上官玄逸还是晓儿都忙碌起来了。

    而有许多大件的物件,例如他们的婚床,衣柜,婚房的家具等东西上官玄逸早早就让人开始准备了。

    两人的嫁衣都是有礼制规定的,由宫中尚衣局绣制。

    但晓儿仍需要自己绣被面,枕套,两人内衣等东西。

    升平侯府几乎每隔几天便有宫人出入。

    有来量尺寸的,有捧着一些物件进来让晓儿挑选的,有拿做好的一些衣物和首饰来让晓儿试试合不合身的。

    刘氏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忙碌。

    晓儿的嫁妆刘氏几年前便开始存了,可是还是不够,需要准备的还有许多。

    刘氏娘家的人也从升平县出发往帝都而去,同行的还有朱夫人,朱俊和朱颜,沈景福和季氏也一同前往了。

    这日尚衣局的奉御禀告上官玄逸,两人大婚的礼服已经做好了。

    本来这两件成亲的礼服都应该送到各自的府中试穿的。

    上官玄逸却让他让宫女将衣服都送到六皇子府,他和睿安县主一起在六皇子府试穿便行。

    奉御不敢有异议,依言照做了。

    皇子妃大婚的衣服都是很繁琐的,一层又一层,层层叠叠。

    还没穿上身,晓儿看见了便觉得头痛。

    老天爷,现在可是六月天,穿这一身堪比棉袄一般厚重的礼服,确定不会热死她吗?

    都怪上官玄逸!她都说挑一个冬天的日子成亲的,人至少可以少受点罪。这成亲礼节繁琐,顶着六月骄阳,穿着厚重的衣服,晓儿光是想想便觉得汗流浃背!

    两名宫女侍候晓儿穿衣,晓儿每穿上一层衣服,脸上便黑上几分。

    弄得侍候她穿衣的两名宫女,心里惴惴不安,弄不清究竟是她们侍候得不够周到,还是睿安县主不乐意嫁给六皇子,所以连试穿嫁衣都虎着脸的。

    好不容易将衣服完全穿戴好,两名宫女已经被晓儿脸上乌云密布的脸色,吓得后背的衣服都湿了。

    晓儿觉得浑身发热,尚衣局的宫女将晓儿前后上下左右都打量了一眼,觉得挺合身的,但她还是硬着头皮问道:“睿安县主有没有觉得哪里太紧了?”

    “没有。”

    宫女听了松了口气。

    “睿安县主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全身都不舒服!最好重做了!”晓儿毫不客气地道。

    热死人,重死人了,怎么舒服?晓儿突然无限怀念前世的婚纱了,坦胸露背的,多清凉啊!

    “……”宫女听了这话脸都白了,全身都不舒服最好重做了?

    可是这件嫁衣先不要说绣功了,单是碎钻便钉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颗,还有其它宝石呢。

    重新做如何赶得及!

    “我说笑的,衣服就这样吧!去叫六皇子过来!”晓儿知道对她们甩脸色不对,她语气缓了缓,要发火也得对始作俑者发火才对。

    两名宫女听了这话,均松了一口气,她们福了一福赶紧退了出去了。

    上官玄逸早就等在门外了。

    门一打开,两名宫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上官玄逸便走了进去,顺便丢下一句:“将门关上。”

    上官玄逸一出现,晓儿便瞪了他一眼,埋怨道:“这礼服也太厚重了!现在还没有那么热,我便一身汗,再过半个月,六月骄阳似火,我估计我会成为史上第一个在成亲的路上因为穿得太厚而中暑的人!”

    晓儿因为有空间在,本来是不太怕热的,但架不住大热天穿棉袄啊!

    “别胡说!”上官玄逸看着晓儿美得他简直移不开眼睛,这是她为自己穿上嫁衣的样子,真的太美了。

    “这衣服规定是这样的,我也没法子改,你忍忍。”晓儿虽然满脸怒气,但仍然美得惊人上官玄逸目不转睛的看着晓儿,柔声安抚道。

    皇子妃的嫁衣样式必须多层,这是祖制定下的,他也没法子改变,只能委屈她了。

    “明明可以冬天成亲的,你偏要挑这么一个活受罪的日子。”这两天是她的小日子,女子在这几天,脾气都会比平常暴躁一些,晓儿也难免。

    “我等不及了!”不成亲他每天活受罪,让他再多受罪几个月,那直接要了他的命好了!他不能再等了!上官玄逸走到她身边,伸出手为她解开衣领上的扣子。

    听了他的话,再加上他的动作,晓儿吓得赶紧捉住他的手,连生气也顾不上了,惊恐道:“你想干什么!”

    晓儿想起及笄那天,这人差点失控,居然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吻痕,害得她担心了几天,怕被人不小心看到了!

    那时还好,天气凉快,可以穿高领的衣服,现在天气已经热起来了,若是一不小心留下了痕迹,她还见不见人了!

    上官玄逸本来没打算干什么的,他只是想送她一样东西而已,帮她戴上而已,可是晓儿这样的反应,让他觉得他不干点什么,太对不起她的“满脸期待了”!

    上官玄逸一只手圈住了晓儿的腰,就将她整个人贴向自己,一只手托住了她的后脑,在武力较强的压制下,晓儿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堵住了红唇了。

    不知过了多久,上官玄逸气喘吁吁的将头埋在晓儿的脖子上。

    两人均一身汗,晓儿是因为礼服太厚热的。

    上官玄逸则是因为得不到满足,太难忍,憋的!

    “热死了,我都快捂出扉子了!”晓儿嘟着嘴推了推紧紧抱着自己的上官玄逸。

    “呵呵……”上官玄逸在晓儿颈窝轻声笑了,他平复了一下气息,站直了身体,然后拿出了一块晶萤剔透,水滴形状的晶石出来。

    晓儿明显感觉到上面有一丝丝凉气散发出来。

    上官玄逸帮晓儿带到脖子上,然后帮她重新扣好刚才被他解开的扣子。

    晶石贴在她的胸前,晓儿瞬间便如在炎炎夏日进了冰室一样,从头到脚都舒爽了。

    “这是什么东西?”晓儿惊喜地问道。

    像她这个跨过了千年时光来到这落后的古代,带着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见识过人现代人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样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