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夜色渐浓,不知屋子里哪一处窗户没有关好,夏日的微风偷偷窜了进来,吹起了层层叠叠的大红纱帐,隐隐约约露出了两具交缠的身躯,羞红了月光的脸。

    堪比小儿手腕粗的龙凤祥纹红烛落下一滴滴的喜泪,烛火在微风下跳跃闪烁。

    夜越来越深,人声渐远,夏虫开始窃窃私语,纱帐在微风的吹动下露出了一角,把那喘息声和轻吟声泄了出来,羞煞了窗棂外,花园中悄然盛开的昙花。

    ……

    昙花开了又谢,月亮的脸露了又藏,大红帐内羞人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上官玄逸将晓儿揽在臂弯中,拿起布巾抹了抹她额上的汗,两人四目相对,上官玄逸忍不住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痛吗?”

    怎么可能不痛?晓儿心中呐喊,为什么什么事痛的都是女子,生孩子是,这种事也是,痛经也是。

    晓儿累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他抱紧自己,轻轻点了点头,声音忍不住带着浓浓的委屈:“好痛。”

    上官玄逸将她抱得更紧了,然后又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看着怀中因为初经人事,脸上尽是醉人的红晕,眼角眉梢俱是往日没有的风韵,上官玄逸心中溢满柔情,她终于成了自己的妻子了,他终于完完全全的拥有她了,上官玄逸将唇贴在她的耳朵上,轻声道:“以后就不痛了。第一次是会痛,这个我也没法子……”

    如果可以他也想痛的是自己而不是她啊。

    这个她当然知道!

    “我知道,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

    见过猪跑?上官玄逸的身体僵了僵。

    “你见过哪只猪跑,嗯?”上官玄逸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危险,搂着她腰的手紧了紧。

    察觉到危险,晓儿轻轻挪了挪身体,侧身然后伸出手圈住了他劲瘦的腰身,赶紧解释道:“昨天我娘拿着一本小册子对我说的。”

    晓儿这一动,上官玄逸倒抽了一口气,某处又不争气的抬头了。

    察觉某人身体起了变化,晓儿动也不敢动了。

    “丫头。”

    “嗯?”

    “累吗?'”

    “好累,非常累,超级无敌累!”察觉无人的意图,晓儿起紧道。

    上官玄逸轻笑出声,翻身将某人压住,低声道:“我们可以再累一点。”

    夜更深了,两人浑然不觉。皎洁的月色下,整个六皇子府张灯结彩,喜庆中不失静美。

    ……

    夏虫不再低语时,两人才相拥而眠。

    晓儿一觉醒来,天已经大白了。

    刚睁开眼,上官玄逸的吻便落了下来,让她大脑当场当机。

    半刻钟后。

    “醒了?”上官玄逸依依不舍离开了她的唇,手还忍不住轻抚她的腰线。

    这不是废话吗?他明明就是发现自己醒了才吻过来的。

    晓儿强忍着才没有在新婚第二日早上第一眼便给自己相公一个大白眼。

    晓儿看向窗外,天已经大亮了,太阳都出来了,晓儿吓得赶紧坐了起来:“快起床,还要入宫面圣呢!”

    晓儿这一坐,身上锦被便从她的身上滑下。

    晓儿身上一凉,她才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脸瞬间红了,赶紧将滑落的锦被拉上来。

    昨晚太累了,完事后,身体黏黏腻腻的,还是上官玄逸抱她去浴池帮她清洗干净身体,而她居然趴在浴池边上睡着了。

    上官玄逸眼神一暗,声音有些嘶哑:“不急,父皇昨晚让我们迟一个时辰进宫请安。”

    新婚燕尔,一响贪欢这不是正常的吗!

    他一边说一边将晓儿拉向自己,抱紧:“咱们还有一点时间,干点有意义的事。”

    晓儿赶紧捂住他的嘴:“别!我全身酸痛,待会儿下不了床怎么办。”

    上官玄逸拉下她的小手:“我只是亲亲你。”

    “那也不行!父皇让我们迟一个时辰,我们就真的迟一个时辰吗?再说还有其它人在等呢,也不怕别人笑话!”晓儿低下头,便可以看见肩上草莓点点,这人真是够了!闹了大半个晚上,还一大早便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夫妻人伦,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谁敢笑话。”上官玄逸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放开了晓儿。

    时间的确有点晚了,再来一次也不尽兴,今晚早早睡下便是。

    晓儿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见他不再捉住自己不放,松了一口气。

    她想下床穿衣,但上官玄逸就在身边,就算晓儿平日再开放,也不好意思当着他的脸穿上衣服。

    晓儿双手抓着被子,用脚轻轻踢了踢上官玄逸:“上官大哥,你先去洗漱吧!”

    这一踢,上官玄逸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欲念又开始泛滥成灾,他伸手捉住了她不安分的小脚,苦着脸道:“丫头,你再碰我一下,我保证,今天咱们不用进宫了。”

    晓儿听了这话吓得什么也顾不上,用锦被包着自己的身体,直接跳下了床,迅速跑去衣帽间。

    衣帽间的设计也是晓儿当初提出来的。

    上官玄逸忍不住大笑出声,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然后他又发现晓儿的身手居然如此敏捷,看来昨晚他还是不够卖力,今晚再接再厉。

    上官玄逸直接下了床,向晓儿走去:“娘子,为夫侍候你穿衣服。”

    “滚!”晓儿已经好中衣了,她直接将刚才用来遮羞的锦被扔向上官玄逸。

    上官玄逸接住了被子,看着恼羞成怒的娇妻笑道:“你不愿意我侍候,那夫人侍候我好了!”

    晓儿将上官玄逸的中衣拿了出来,扔给他:“自己穿!”

    上官玄逸接住了衣服迅速套上。

    两人都不乐意被下人看见自己的身体,以前都是自己穿好中衣的。

    皇子妃的宫服比较繁复,最后还是上官玄逸帮着晓儿将外衣穿好的,顺便帮晓儿梳了一个朝天髻。

    晓儿也帮上官玄逸穿好外袍,束上腰带,并且梳好头发,戴上银色镶翡翠双龙戏珠束发冠。

    两人穿戴整齐后,上官玄逸才去打开了房门。

    杨柳和杨梅在屋外早就等得有些焦急子,两人再不起床,进宫给太后和皇上敬茶该迟到了。

    现在见门终于开了,赶紧行礼,然后端着洗漱的面盆,棉巾等物走进来。

    “东西放下,你们出去吧。”上官玄逸开口道。

    杨柳杨梅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物件便退出去了。

    两人各自洗漱好,吃过早点便进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