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六百九十八章
    慈宁宫

    太后,皇后,皇上,二皇子两夫妻,四皇子两夫妻,五公主,还有安亲王一家人都到了。

    眼见日头越升越高,主角还没出场,太后的脸也越来越黑了。

    阮卫珍和古琦琪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暗暗为晓儿担心,早知道她们应该迟点进宫的,这样晓儿他们迟点也不打眼。

    皇后和太后脸和心不和,看见太后这脸色,心里咯噔一下,但她深谙太后的性格,免得弄巧成拙,不敢出声为自己的儿子说什么,想了想她只能曲线救国了。

    皇后佯怒道:“逸儿也太不懂事了,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迟迟不出现!这太阳都快日上三竿了!”

    太后冷哼一声,她就知道睿安县主那张脸就是一张祸水的脸,她那素来自律,无论刮风下雨,天寒地冻,从三岁起卯时初便起床练武的孙子成亲第一天便被带歪了!

    一个皇子沉迷于女色怎么成大事!

    红颜祸水可不是没有先例的。

    皇上正在和安亲王说话,听见皇后发怒,回过头正想安抚皇后,却见她对自己眨眼睛。

    皇上不着痕迹的看了太后一眼,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祖宗生气可比皇后生气事情更大条。

    皇上故意看了一眼墙角的落地西洋钟,笑道:“皇后你是等媳妇茶等得太心急了吗?现在时间还早,朕也才刚下朝走过来,而且昨天朕特意让他们两口子晚一个时辰过来请安的。”

    “皇上太惯着孩子了!但是规矩是规矩,这规矩可不能坏了!”皇后脸上的怒气丝毫未退,专挑太后爱听的话来说。

    这些年下来,两夫妻已经摸出了一条顺毛套路了。

    原来是皇上发话了,太后听了这话,原本墨黑的脸变成了乌黑,好歹没那么难看了。

    “皇后说的对,昨晚朕见逸儿喝了十坛酒,担心他醉得不醒人事,才会恩准他们迟上一个时辰的,倒忘了规矩不能坏了!一会儿他们来了,朕就罚他们跪在慈宁宫外,晒半天太阳!太不懂规矩了!居然敢让我们这些做长辈的等!等到茶都凉了!”皇上指着那壶还冒着热气的茶睁眼说瞎话。

    安亲王听了这话嘴角抽了抽!他们才来不久,这茶也才刚泡好,现在天气热,茶凉得慢,此刻还蒸气腾腾,真难为皇上说得出口。

    上官玄昊这时也开口道:“都怪昨天太开心了,我们忘了节制,一不小心就让六皇弟喝多了,五十斤酒下肚,这会不会睡到明天叫都叫不醒?”

    上官玄骏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很有可能。”

    太后听了这话脸上的乌云总算没那么乌了,看来这雨是下不来了。

    皇上偷偷看了一眼,心微微放了下来。

    不过还是得再加一把火,将云上的雨水都蒸发掉才行,不然不下雨,打雷也是件麻烦事。

    小两口,新婚燕尔,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何必因为这等小事,扫了他们的兴。

    等等,太后现在才反应过来上官玄昊说的五十斤酒是什么定义,她紧张地问道:“昊儿,你刚才说逸儿喝了多少酒?”

    “五十斤啊!”

    太后听了整个人不好了,五十斤酒,她的孙儿不会醉死了吧!

    刚想让人传太医,这时有宫女来报说六皇子和六皇子妃来了。

    皇上:看看这不是来得挺早的吗?起码是踩着点来了,也没有真的迟一个时辰啊!

    只是皇上看了一眼太后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看啊!

    于是皇上生气地一拍桌子,还用了一点内力,将杯子里的茶水都溅了出来了:“让他们两个在太阳底下跪着,什么时候懂规矩了,什么时候再进来!”

    “慢着!”太后听了这话脸上那点乌云彻底散去了,阴转多云。

    人就是这么奇怪,一件事情,有人比自己更加生气,更加气愤,自己反而就没有那么气了,甚至会反过来劝更生气的那个人。

    “皇上不可,君无戏言,既然是皇上让逸儿晚一个时辰来请安的,现在又怎么可以因为这个罚他们,再说现在时间尚早,他们也没有来迟,皇上让新妇在慈宁宫外太阳底下晒上半天,这事传了出去,不知道的人岂不就误会哀家是那种容不下人的人了!”

    “母后说的是,朕听母后的。母后让他们进来敬茶便让他们进来,让他们罚跪便罚跪!朕不让他们在慈宁宫跪,让他们在紫宸宫外跪!”皇上从善如流,意思是这恶人他来做。

    太后彻底多云转晴了:“好了,逸儿昨天喝了那么多酒,迟点也是正常的,快让他们进来吧!”

    “母后说的是。”

    “母后最是心善,臣妾还想好好罚一罚他们呢!”皇后也笑着道。

    阮卫珍和古琦琪均松了一口气。

    晓儿和上官玄逸两人一起走了进来,行了一礼。

    太后看着晓儿走路的姿势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一般初经人事的女子,第二天走路的姿势都会和平常有点不一样的。

    难道昨晚逸儿真的醉得不醒人事,他们连房也没圆?

    这时宫女拿出两个蒲团放在太后的脸前。

    另一位宫女则捧着两杯茶站在一边。

    “皇祖母,请喝茶。”晓儿和上官玄逸跪在蒲团上,两人接过茶,微低着头,恭敬地道。

    太后心里装着事,晓儿敬茶也没故意刁难,直接接过来,喝了一口便赏赐了一柄玉如意给晓儿了。

    皇后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敬茶就更加顺利了。

    皇上和皇后都给了厚赏,其它人给改口费也很是丰厚。

    这茶一杯也价值千金了。

    敬完茶后,皇上给他们赐了座。

    “逸儿,听说你昨晚喝了五十斤酒,身体没事吧?”太后关心地问道。

    “多谢皇祖母关心,孙儿没什么大碍,只是还有点头痛,所以今天早上来请安迟了,请皇祖母莫怪。”上官玄逸说完这话还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

    “不怪,不怪,也不迟,既然头痛就早点回去睡一睡。”

    “是,皇祖母。”简直正合我意。

    这时一个嬷嬷拿着一个盒子进来呈给皇后,皇后打开看了一眼笑了,然后递给太后看。

    太后看了后彻底放下心来:自己的孙子果然厉害,五十斤酒下肚都没醉得不醒人事,还能圆房!这天下间也没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