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零七章
    “母后回京多时,也少出宫走动,难得明天儿臣有空,陪母后微服出游一趟可好?这么多年来,儿子忙于政事,都已经好久没有陪母后了,咱们明天一起出去热闹热闹吧!”皇上决定去参观动物园后,听说太后又想去,便开口劝说。。

    太后被皇上说得有点意动了,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应下了。

    她已经有许多年没和儿子出游了。

    她是不敢在太阳底下多走,可不是还有大马戏看吗,她去看马戏好了。

    灵儿郡主看了一眼上官玄逸,然后对太后道:“太后,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吧!”

    太后点了点头。

    晓儿给了灵儿郡主一个鄙视的眼神:原来是一个蹭门票的!

    这事定下来后上官玄逸和晓儿便一起离开慈宁宫出宫了。

    灵儿郡主痴痴地看着上官玄逸离去的身影有些伤心。

    六皇子进来这么久,不要和她说话了,就是一个眼神也没有给自己。

    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

    太后将灵儿郡主的心思看在眼里,她的心思一动。

    不过这事不急,得等沈晓儿怀上了才有借口。

    “灵儿,哀家有事和皇上说,你先退下吧!”

    上官玄逸走了,灵儿郡主巴不得追出去,听了这话正合心意,福了一福便退下了。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的手,两人并肩往宫门走,两人均是容貌出众,气质不凡,这样走在一起真的是般配得不能再般配。

    “皇宫就是不好,这么大,慈宁宫离宫门贼远!又不让人骑马坐车,景致又差,现天气又热,太阳又大,真是走路都成活受罪!都怪你,害得我腰酸背痛,走路都快没力气了!”中午来时走了一路,现在又要顶着大太阳走一段,晓儿昨晚被上官玄逸缠了一夜,腰酸背痛,本来中午想补个眠的,又被太后叫进宫,现在忍不住抱怨。

    这个世界有多少人希望能住进皇宫,集锦衣玉食和荣华富贵于一身。

    也就她能说出皇宫不好的说话了。

    不过比起六皇子府,自己和丫头的爱巢,皇宫的确不好。

    上官玄逸想起昨晚的痴缠,担心她真的累着了,柔声哄道:“都是我的错,累了吗?我背你。”

    没有马和马车有什么关系呢,他乐意为她做牛做马。

    上官说完这话,便双手扶膝在晓儿面前蹲了下来。

    晓儿不是孩子了,她也是嘴上抱怨一下,这么大一个人,在这皇宫中,一路不是宫女就是侍卫,当着这么多人的脸,还要人背,她哪里好意思。

    上官玄逸见她没有动静,回过头微仰起头看着她,见她脸上有点红霞,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了,忍不住笑道:“快上来啊,不然我不背了!”

    上官玄逸作势站起来。

    晓儿回过神来,直接跳到某人背上,有人背自己,哪里有不愿意的,不好意思都是浮云,累着自己太不划算了。

    上官玄逸赶紧伸出手握住她的大腿,免得她跌落。

    “趴在我背上睡一会。”

    “嗯。”

    路过的宫女大监看见了这一幕纷纷侧目。

    就是那些目不斜视的侍卫们都风中凌乱了。

    太恩爱了!

    灵儿郡主一出慈宁宫便追了上来,正好看见晓儿直接跳上上官玄逸的背上那一幕。

    太不要脸了!这是良家妇女做得出的事吗?!青楼的女子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也干不出这种事吧!

    她的怒火和妒忌令她一时失去理智,头脑发热的跑到两人的面前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睿安县主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样骑在六皇子身上,不知检点,还要不要脸了!”

    “我累了,走不动,我的夫君背着我,何来不知检点,不要脸之说?你一个女子心里总是惦记着别人的夫君,还要多管闲事,才是不知检点,不要脸吧!啧啧……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晓儿从上官玄逸的背上抬起头,满脸鄙视。

    灵儿郡主的心意被晓儿一口道破,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然后又抱着一丝期望看向上官玄逸。

    上官玄逸背着晓儿,身体微微的向前倾,以防她滑下去,一双眸子毫无一点暖意,满满是不耐烦还有一丝杀意的看着她,冷冷的吐出两人字:“让开!”

    灵儿郡主被上官玄逸身上释放出来的冷意,还有那丝杀意,吓得脸色发白,浑身不受控制的发抖,然后不自觉的退到边上。

    上官玄逸背着晓儿径直越过她走了。

    灵儿郡主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满满是不甘心,她从小就喜欢六皇子,很喜欢,很喜欢,哪怕他从来没拿正眼看过自己,不过没所谓,他也从来没拿正眼看过任何一个姑娘。

    她怎么也想不到他有一天的目光会追着一个姑娘的身影不放,就像自己追着他的一样。

    现在他为了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居然想杀了自己。

    想起那一丝杀意,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禀。

    就这样放弃吗?可是等了这么多年,如何甘心……

    灵儿郡主转过身又向慈宁宫走去。

    没有了拦路狗,晓儿又将头靠在上官玄逸的背上了。

    上官玄逸走得不急不缓,晓儿在他的背上一晃一晃的,居然真的睡着了。

    一直走到宫门,上官玄逸背着她,躬着身子,上了马车,然后跪在昂贵的波斯地毯上,小心地将晓儿从自己的背上放下来。

    一离开上官玄逸的背晓儿就醒了,迷迷糊糊的她,依然睏得不行,待上官玄逸坐好后,她马上抱着上官玄逸的手臂,头枕在他宽阔,厚实的肩膀上:“我再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好。”上官玄逸亲了亲她的额头,打开折扇,为她驱赶暑气。

    晓儿这一觉睡得很沉,天齐黑了才醒来。

    下午睡得多了,到晚上的时候她躺在床上好半天也睡不着。

    上官玄逸是抱着晓儿睡的,见怀中的小人儿呼吸好半天也没平稳,便开口问道:“睡不着吗?”

    上官玄逸的声音有些低哑,显然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下午睡太多了。”晓儿郁闷道。

    上官玄逸心痛她之前眼底下的黑影,本来打算今晚不想再吵她的了,只是她也睡不着便不想再委屈自己了。

    上官玄逸手开始不规矩的探进某人的衣服里:“既然睡不着,我们干点别的事吧,累了就睡得着了。”

    长夜漫漫,满室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