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一十章
    眼见傅然慧被灵儿郡主怼得无言以对,晓儿开口了:“若是我能让猪牧羊,你又怎么样?”

    羊能听得懂猪叫又怎么了!她家的羊就是能听得懂猪叫!

    不仅能听得懂猪叫,还能听得懂鸡叫、鹅叫、猫叫、狗叫、鸟叫!

    哼!来蹭吃蹭喝蹭看还这么多话说,这也没谁了,不给她一点教训,实在不是晓儿的行事风格!

    “若是你能让猪牧羊,我便学那头猪去牧羊!”灵儿郡主霸气地开口道!

    谁不知道猪是最蠢的,通常说一个人蠢都会用猪一样蠢来形容,她还真不信猪会牧羊!

    “好,一言为定!”晓儿心里冷笑一声,哼!你就等着在世人面前连猪也不如吧!

    灵儿郡主想到什么又赶紧道:“十天为期!若是十天后你不能让猪牧羊,你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

    听到灵儿郡主这话,众人心里都觉得:无耻!简直太无耻了!

    想教会一只猪牧羊,十年时间还差不多,十天时间,这摆明就是故意不给时间晓儿训练的。

    皇上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刚想开口说什么。

    晓儿便开口了:“我输了,得答应你一个条件,我赢了,你却只需要学猪去牧羊,好像我有点吃亏啊!”

    哼!不要说十天了!就是一天她也不怕!形势一片大好,不借此机会让灵儿郡主多放一点血,太对不起她的猪辛辛苦苦去牧羊了。

    灵儿郡主以为她借此想打退堂鼓,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让她打退堂鼓,于是她开口道:“那干脆谁输了就答应对方一个条件,并且学猪牧羊好了!”

    正合心意!

    “好!一言为定!到时你可要看好了猪是怎样牧羊的!可千万别不认帐!”

    晓儿看了一眼灵儿郡主:哼哼……你等着连猪也不如吧!

    大家都认为晓儿不会应下这等无理的要求,没想到她一口应下了。

    古琦琪转过头担心地看着晓儿。

    冲动坏事啊!

    晓儿察觉她的视线给了她一个我心中有数的眼神。

    古琦琪便放心了。

    灵儿郡主心中洋洋得意,到时候自己赢了,她就可以趁机说自己要嫁给六皇子做正妃,沈晓儿做侧妃,想到这里,灵儿郡主挑衅地看了晓儿一眼,斩钉截铁地道:“我不会赖帐的,到时候你不要赖帐就好!”

    五公主正好坐在晓儿另一边,她悄悄拉了拉晓儿的衣裳,轻轻摇了摇头。

    灵儿郡主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她的条件一定是嫁给上官玄逸。

    教猪牧羊,恐怕比教猪上树更难,更何况是短短的十天时间,胜算太少了!

    晓儿拍了拍五公主的手,让她放心。

    五公主见劝不动便说:“这不公平!十天时间太短了!十个月才行!”

    其实五公主想说十年的,只是十年又好像太夸张了。

    “你情我愿,有什么不公平的?六皇妃不会现在就想反悔吧?”灵儿故意用说话刺激晓儿,不给她反悔的机会。

    “我向来言出必行!绝不反悔!”

    傅然慧和五公主有点想撞墙!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自信!

    灵儿郡主心里冷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若是我赢了,我的条件就是嫁给六皇子做正妃!你可别反悔!太后,皇上你们可要给我们做证!”灵儿郡主担心事后上官玄逸不认帐,拉上太后和皇上做证,这样就十拿九稳了。

    皇上:“……”他其实更想当没听见。这样的儿媳妇真心不想要啊!若是灵儿郡主做了逸儿的正妃,他怎么都觉得是好白菜被猪拱了。

    太后想到自己之前的心思,点了点头:“好,我做证。”

    儿子专一,她为皇上选的后宫三千佳丽形同摆设,对她这个母后阳奉阴违,孙儿可不能像他们的父皇,一定要好好的为皇家开枝散叶才行。

    灵儿郡主听了心中一喜:有太后,皇上做证,谁都别想反悔!

    皇上本来有些担心的,但他见晓儿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心想:难道这丫头真的能教会猪牧羊?猪都能教会,那更不要说人了!或者他应该让这丫头去国子学院当夫子?这么好的一个人才,放在不用,太暴殄天物了!

    不得不说,皇上真的太有眼光了。

    上官玄逸此时心中气得不行!这个丫头看他回去怎么收拾她!居然敢拿自己来打赌。

    灵儿郡主偷偷看了上官玄逸一眼,发现他看着沈晓儿的脸色很难看,看来他也是认为沈晓儿不会赢了!

    这样她就更加放心了。

    察觉到灵儿郡主的视线,上官玄逸抬起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警告和杀意。

    灵儿郡主吓得缩了缩,赶紧移开了视线。

    “玄逸,你这媳妇了不起啊!”上官瑞浠开口赞道,居然连猪也教得会它牧羊!

    上官玄逸心里正气,他冷冷地扫了一眼上官瑞浠,上官瑞浠便摸了摸鼻子不敢哼声了。

    晓儿这时也察觉到某人不高兴了:糟了!一时大意,忘了顾及某人感受了。

    晓儿悄悄握住了某人的大手,扬起满脸讨好的笑容,只差屁股没安上一条尾巴左右摇摆了:“相公,你放心,我一定会赢的,不会将你输出去的!”

    不会将自己输出去!

    看看,这是明知故犯!

    不可饶恕!

    上官玄逸依然没给晓儿一个好脸色。

    糟了,事情有点大条了!晓儿想了想,靠到上官玄逸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老公,我爱你,别生气了!生气容易老。”

    上官玄逸的脸色缓了缓,狠狠地瞪了晓儿一眼,还是气!

    晓儿松了一口气,愿意瞪自己就好,只要不生气就行,多瞪几眼吧!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

    晓儿回了上官玄逸一个笑容,然后又不管他了。

    这时比赛准备开始了,晓儿转过头开始为大家讲述比赛规则,完全不再看上官玄逸一眼。

    如此敷衍?在她的心中究竟是和别人说比赛规则重要,还是自己的相公重要?上官玄逸的脸更黑了!

    这丫头越来越皮痒了,都不将自己放眼内,人前教子,人后教妻,等晚上的时候他再好好教育教育她!不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哪天她将自己卖了,他都不知道。

    上官玄逸可不想被那丫头卖了,还帮她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