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二十五章
    闵泽皇朝暂时就只有三个郡主,一个嫁给了南宫国太子,将来是母仪天下的主!另一个正在议亲,听说有意和安亲王世子结亲!若是真的话,那嫁过去便是世子妃,未来就会是一个王妃!

    现在同样是郡主的她却要嫁给一个连继承爵位的机会的人都没有,这让她如果甘心!

    钟夫人也叹了一口气:“能嫁给六皇子当然是好的,说不定以后你便能母……,只是现在旨意已下,说什么也迟了!明天进宫谢恩时,你便看看那孩子怎么样吧。”

    钟夫人到底不敢将母仪天下四个字说出来。

    “不行,我现在去见太后,正好今天太后也召见我,我求她让皇后收回成命,等明天进宫谢恩的话,一切都太迟了。”灵儿郡主说完这话便跑出去了!

    钟夫人见此也没拦着,拦也拦不住。

    再说若是能嫁给六皇子,当然比嫁给什么镇国公府二公子的二儿子好!

    六皇子的身份,这帝都城有几个男子比得上!

    罢了,且看看那丫头能不能够争取过来吧!

    慈宁宫

    灵儿郡主哭成一个泪人儿:“太后,臣女不想嫁,臣女还想多陪伴太后几年呢!太后灵儿求你让皇后收回成命好不好!”

    灵儿郡主也不算蠢,没有直接说自己不嫁的原因。

    太后也想不到皇后居然会突然给灵儿郡主赐婚了!

    她本来还想将她赐给逸儿当侧妃的。

    这种被人截胡了的感觉并不好。

    只是现在婚也赐了,旨意如何能收得回,一国之后的旨意,可是一字千金,绝对不能轻易反悔的!

    太后心里虽然不高兴皇后没有问过她的意见便为灵儿郡主赐婚了,但也不会做出让皇后收回旨意的事!

    下旨这种事,自先祖以来,就从来没有试过收回一说的,她可不想当这一个先例!毕竟灵儿郡主虽有郡主头衔,却是和自己没什么血缘关系的。

    念在皇后给她赐婚,也不算辱没她了。

    总而言之就是灵儿郡主还不够资格让懿旨撤回。

    不过灵儿郡主自小便经常进宫陪在自己的身边,直接拒绝了会寒了她的心,太后自然不会直接拒绝,于是她便道:“正所谓女儿人家,女儿长大了就是别人家的了,岂有不嫁的道理的。”

    “可是那镇国公府二公子的二儿子是谁我都不知道,怎样嫁?灵儿只想嫁一个知根知底的,以后方便陪在太后身边的人”

    太后自然听出她话中的意思,她本来也是有这样的打算的,只是皇后总是做和自己作对的事,又被她捷足先登了,实在可恨。

    “你这孩子倒是有哀家心,罢了,我便去请皇后来问一问。”这恶人就由皇后做好了,没道理让自己因为她,平白担了这恶人的罪名。

    今天晓儿和阮卫珍,古琦琪正陪在皇后身边说话,几人说的正是七月初七封王的事,并且各府宴请的时间。

    皇后见她们相互礼让,并且说好了,谁家设宴时,另外两家都要早点前去帮忙招呼客人,感觉颇为安慰。

    儿子间感情好不够,还需要儿媳之间感情好,这样才是真的好。

    见人齐了,皇后有一点手痒,她又想打麻将了,她看了一眼晓儿,想到自己和她打了几次麻将,输了半年的月银,这样一想,还是算了,现在当着晓儿的面也不好意思不叫上她,改天还是单独叫老二和老四媳妇进宫打好了!

    老六这媳妇,简直是灭绝师太,她的小金库惹不起。

    可是阮卫珍知道皇后爱打麻将,正好晓儿这个大忙人今天也在,便道:“母后要不咱们打麻将,刚好人齐。”

    皇后: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古琦琪:就不可以下棋吗?为什么一定要打麻将?她压箱底的银子都快输光了。

    如果说皇后只是和晓儿打麻将时输,那么古琦琪是逢打必输,输到她都怀疑人生了!

    虽然上官玄骏的小金库颇为可观,且说由着她用,但也不能这样输下去啊!

    “好啊!”晓儿爽快地应下!

    皇后:你当然好了,看来自己留给五公主和她未出世的孙女的嫁妆又得少上不少了!

    古琦琪:逢赌必赢不懂逢赌必输的人的伤!

    这时皇后的宫女说太后派人来请皇后去慈宁宫一趟。

    “本宫这就过去了!”平时不太爱去慈宁宫的皇后,突然觉得慈宁宫高大上起来了。

    古琦琪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晓儿见太后和古琦琪这个样子,心里好笑,可是她真的想尽办法去输了,但就是输不了,她也没有办法。

    几人来到慈宁宫,行礼过后,太后便赐座了。

    灵儿郡主恨恨地瞪了晓儿一眼,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她真的恨不得将她凌迟了!

    晓儿见状,状似关心地问道:“灵儿郡主,你的眼睛怎么了?好像斗鸡眼。”

    “噗!”皇后忍不住笑了,但想想又觉得不对,太后还在呢,她赶紧敛起了笑容。

    灵儿郡主气极,恨不得上前撕了晓儿的嘴,只是在太后造次,她只能弱弱地喊了一声太后。

    太后没有看见灵儿郡主刚才那一眼,见晓儿一上来便说了这一句粗俗的话,心中不喜:“沈氏你如今也是贵为皇妃的人了,说话做事,记得注意影响。”

    “回太后,臣媳下次一定会注意的,唉,果然老实话大家都不爱听。”

    灵儿郡主:“……”

    她感觉自己更气了。

    太后也被噎了一下。

    “母后今天怎么有空叫臣妾过来?”皇后忙出来打圆场。

    太后转过头去,决定再也不看晓儿一眼!

    “皇后,你给灵儿郡主这丫头赐婚了吗?”

    “回母后,是的,是老国公的曾孙子,长得一表人才,三年前的进士,下放到荆州当县令的,政绩不错。”

    “这丫头今天过来说还不想嫁呢。”

    “怎么会,灵儿郡主也有双十年华了吧,我这还是担心你年纪有些大,和你同年的人都已经成亲生子了,也就还有国公府这位公子二十一岁还没取妻,国公府家世也好,和你年纪也匹配,才赐婚的。”

    年纪有些大!晓儿嘴角抽了抽,皇后娘娘,打人不打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