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杜忆瑾见上官瑞浠拿走了药方,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拿去有什么用?

    杜忆瑾这念头刚起,上官瑞浠便开口道:“药方借我一用,一会儿还你。”

    杜忆瑾听了这话以为他是为某个女子记下来的,便点了点头。

    罗太医开始给上官瑞浠把脉,“世子身上的蛇毒已经全解了,脚上的伤口我再开点药膏涂涂,注意保持清洁,避免化脓。”

    上官瑞浠点了点头,然后去抄药方了。

    罗太医办完正事,便对晓儿道:“丫头,我帮你把把脉。”

    晓儿莫名其妙,她好好的,把脉干什么?

    “我身体很好啊!把脉干嘛!”

    “我就是知道你身体好才帮你把脉,你和六皇子已经圆房这么久了,我看六皇子每天一副满足的样子,说不定你肚子里已经有喜了呢!”

    轰!晓儿的脸瞬间便红了。

    她和上官玄逸成亲也就一个月左右,什么六皇子每天一副满足的样子,这罗太医绝对是故意说这话让她尴尬的。

    晓儿本来还打算留罗太医在府中吃饭的,现在决定以后都不让他在府中吃饭,嘴巴太坏了。

    “大门在那里,看完病赶紧走,我们准备吃饭了。”

    罗太医一听这话就怂了:“六皇妃,微臣错了。微臣也是一片好意,不知哪句话惹六皇子妃不高兴了,微臣改还不行吗?千万别不给我饭吃!”

    大家听了这话都笑了。

    罗太医也就敢和晓儿开开玩笑,毕竟是看着她长大,将她当自己的孙女对待的。

    杜忆瑾见天色不早了,便说:“六皇子,六皇子妃,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去药铺抓药,先告辞了。”

    “要不先吃过饭再回去吧?”两人也算熟悉了,晓儿便没有和她外道。

    杜忆瑾摇了摇头:“不了,再迟一点药铺该打洋了。”

    晓儿见此也没有勉强,她点了点头:“我让杨柳送你出去。”

    上官瑞浠赶紧将抄好的药方吹了吹,将两张药方折了起来,将自己写的那张递给杜忆瑾:“杜姑娘,药方还你。”

    杜忆瑾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另一张药方,她怎么觉得那张才是罗太医写的。

    上官瑞浠见此不动声色地将罗太医那张药方塞进怀里。

    杜忆瑾:“……”

    “杜姑娘!”

    “哦!”杜忆瑾回过神来伸手将药方接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脸不自觉的觉得有点烫。

    杜忆瑾安慰自己,只是药方,又不是情书,她脸红个什么啊?

    再说罗大夫也是男子,两张药方,谁写的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样一想,她便心安了一点。

    杜忆瑾福了一福便告辞了。

    “我也回府了,改天再来喝茶。”

    上官玄逸一点情脸也不给他留:“茶没有了,不用来了!”

    “没关系,我喝水也是一样的。”

    上官玄逸的脸黑了。

    离开六皇子府后,上官瑞浠一直跟在杜忆瑾身后,不远不近的。

    杜忆瑾感觉上官瑞浠是故意跟在自己身后的,只是她又不能质问他。

    只能加快了脚步,打算找辆马车尽快回府。

    六皇子府位于帝都城的贵人区,这里附近住的不是皇亲贵胄,便是一品大臣,而自己的家住在另一边离这里有点远,走路回去需要小半个时辰,杜忆瑾决定坐马车回去,最重要的是坐马车能够甩掉身后的人。

    杜忆瑾走出了商铺林立,川流不息的大街,很快便找到了马车了。

    她刚想上马车,上官瑞浠便上前阻止她:“杜姑娘,你不是说要抓药吗?药铺就在那里。”

    杜忆瑾听了这话便道:“我赶时间,药明天再抓,告辞了,安亲王世子。”

    说完这话,杜忆瑾便准备上马车。

    上官瑞浠早就猜到了她不准备抓药了,他抓着她的手臂:“先抓药!什么事也没有身体健康来得重要。”

    杜忆瑾抽回了自己的手,退后了两步:“多谢世子关心,只是我真的赶时间,药我明天会来抓的。”

    上官瑞浠这次直接隔着衣服拉住了杜忆瑾的手腕,往药铺走去。

    杜忆瑾吓得脸色一白,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和一个男子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她所剩无几的名声不就荡然无存了吗!

    “世子,请自重!”杜忆瑾的声音忍不住带上几分怒意。

    “你去抓药,我便放手。”上官瑞浠不妥协。

    “抓不抓药是我自己的事,世子是否太多管闲事了!”杜忆瑾听了这话是真的生气了,语气也不好了。

    “今天你救了我的命,以后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不能忘恩负义。”

    杜忆瑾听了这话便道:“世子不必如此,当时你在我家的山头上被蛇咬了,我只是担心自己不救你,我们家会惹上麻烦,所以你并没有欠我什么,你的救命恩人是六皇子妃才对。”

    “我不管,你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人不喜欢欠人人情,要不这样?我给你抓药,算是报答你如何?”

    杜忆瑾见他如此,也不想和他有所纠缠,再说已经有一些行人纷纷侧目了,便点了点头:“好,那咱们以后便两清了,我也不再是六皇子的救命恩人。”

    上官瑞浠笑了一笑没有说话,几包药便两清?自己的命可没那么廉价。

    杜忆瑾见他笑了,便以为他默认了,于是她便道:“世子请放手,我自己走过去。”

    上官瑞浠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

    杜忆瑾往药铺方向走过去,上官瑞浠紧跟在其后,快到药铺时他又抢先一步,将药方递给掌柜:“按药方抓一个月的药,精品药材。”

    杜忆瑾:“……”

    她本来想对药童说:按药方,抓两天的药。这药材珍贵,她觉得受之有愧,现在一抓便抓一个月,这怎么能行!

    “掌柜的,不是一个月,是两天!抓普通药材就行了。”杜忆瑾赶紧阻止道。

    掌柜的看看上官瑞浠又看看杜忆瑾:“两位要不再商量一下抓多少天的药?”

    上官瑞浠又先开口道:“按药方抓一个月的药。”

    杜忆瑾:“二天的就行了!”

    掌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