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三十章
    杜忆瑾转过头看向上官瑞浠:“世子,一次抓一个月的药,太长时间,万一保管不好是会发霉的!”

    上官瑞浠想了想觉得还真有可能,而且她好像不想接受自己的恩情,便对药铺掌柜说:“掌柜的,先给这位姑娘抓两天的药吧!”

    杜忆瑾听了这话对上官瑞浠笑了笑:“谢谢世子。”

    杜忆瑾笑起来有两个小梨涡,看上有点可爱。

    上官瑞浠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坚持下去,换来她这样一个笑容,值了。

    虽然现在只抓两天的药,但是不代表他一会儿不能多抓一点。

    掌柜的看着药方计算了一下银子,然后看向上官瑞浠:“客官,这药方里有两样珍贵药材,若是都要精品药材的话,一剂药便要二两银子。建议你们部分药材用精品药材,那样能省一点银子。”

    杜忆瑾听了这价格满脸被雷劈的表情!一剂药二两银子,她每天要喝两剂那不是每天喝掉四两银子!

    我的天,那不是药,是金子!

    上官瑞浠却不觉得有点什么,他点了点头:“都要精品药材,掌柜的快一点,我们赶时间!”

    “世子若是有事,可以物离开的,我在这里等便可以了。”

    这样她便可以不买那几包药材中的金子了!

    “刚才不是你说赶时间吗?”

    好吧!杜忆瑾想说什么,但还是算了,反正这样就两清了,她也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

    药抓好后,掌柜的提着四包药材出来。

    上官瑞浠付了银子,将药递给杜忆瑾:“记得按罗太医的吩咐来吃药,不能吃的东西暂时忍忍,等你好了我再带你去吃香喝辣的!”

    杜忆瑾听了这话吓得不轻!什么叫等自好了再带自己去吃香喝辣的,他们不是已经两清了!算了,她当没有听到他的话,赶紧的!“”将药接了过来:“我知道,谢谢世子赠药,告辞了!”

    杜忆瑾丢下这话便迅速跑了,她不敢再和他相处多一会儿。

    这次上官瑞浠没有再跟在她的身后,而是等她走远后,再和掌柜定下了半年的药,并且付完了全部银子。

    他决定每天让小厮过来取药,然后煎好了再给杜忆瑾送去。

    杜忆瑾现在还不知道上官瑞浠的打算,等她知道了,已经太迟了,就是想去药材铺子退货也不行,那药是煎好了送到自己手上的。

    上宫瑞浠回到府中后,便径直走到浴室的浴池里沐浴。

    坐在用大理石砌成的浴池里,冰凉的山泉水,驱赶了他一身的闷热。

    上官瑞浠突然间看到脚上那只被蛇咬到的伤口。

    他忍不住想起白天发生的事。

    今天早上,他是无意中看见她坐着马车出城的,然后他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竟然鬼使神差的远远跟在她的马车身后出城了。

    然后他便发现了她去了一个庄子,有一个管事出来迎接她,他听见了他们的对话,知道了她是来看山上的核桃长势的。

    她想挑一对好的青皮核桃给他爹的好友送去。

    于是他便再一次鬼使神差的将马绑在山脚,自己率先进了山上的核桃林,和她来了一个偶遇。

    只是本来该是浪漫与美好相逢的画面,却因为自己只顾着欣赏佳人,没有注意脚下,踩到了草从中正在晒着太阳睡觉的毒蛇,被蛇咬了。

    那条蛇咬完自己后,便迅速跑了。

    杜姑娘这时也发现自己了,她见状迅速跑过来,见自己被蛇咬了后,便说:“那种蛇很毒,世子先坐好,我帮世子你将毒吸出来,然后你赶快离开这里去找大夫解毒。”

    “冒犯了!”她说完这话后,便脱掉自己的鞋子和袜子,撩高了自己的一条裤腿。

    这时被蛇咬的伤口上面流着黑色的血。

    她迅速从自己的衣裙上撕了一条碎布下来,将自己的大腿绑紧了,然后低下头,对着流着黑色血液的伤口吸了起来。

    上官瑞浠依然忘不了自己当时是有多震惊,他都被她的举动弄得忙了反应了,直接柔软的唇瓣贴在自己的小腿上,并吸允着,那种奇妙的感觉令他回过神来。

    他赶紧缩脚,但是她却捉紧了:“别动,若是我不帮你将一部分毒素吸出来,你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可是那样你也会中毒的,你不怕吗?”

    “不怕,我为你分担一点毒素,这样大家都不用死了!”

    上官瑞浠被她话震惊了,呆呆的看着她吐出一口一口的黑血,直到脚上的伤口流出鲜红的血为止。

    然后她将绑着自己大腿上的那条布条解了,对自己露齿一笑:“好了,世子快下山去找大夫解毒,不能耽搁了。”

    上官瑞浠看着她发黑的嘴唇,笑容也因此显得诡谲,他却觉得致命的吸引。

    然后她便晕过去了,他瞬间便回过神来,抱起她便往山下跑去。

    想到这里,上官瑞浠便没有再想下去了,他摸了摸脚上的伤口,仿佛那柔软的触觉还在,身体便“”起了某些变化。

    他压下绮念,整个人泡在“”:池水里,然后又瞬间站了起来。

    他走到屏风旁,拿起布巾擦干身体,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晚上,上官瑞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忘不了那份柔软的触觉,脑海中都是那个诡谲的笑容和浅浅的梨窝。

    他的小兄弟没有睡下,反而越来越昂首挺胸。

    上官瑞浠下了床,往另一个院子走去。

    成年后,母妃便为他安排了两个通房丫鬟了,他对这事不热衷,但偶尔也会有生理需求,才会去她们的房里的。

    今晚这火实在灭不下。

    上官瑞浠走到其中一个通房丫鬟海棠的屋子里,推开门便走进去了。

    海棠穿着一件吊带睡衣,正坐在梳妆台上涂抹护肤品,听见开门声,她转过头去,发现是上官瑞浠,立马迎了上去,将身体挂在上官瑞浠身上:“世子爷今晚怎么来了。”

    上官瑞浠鼻端闻着浓浓的香味,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他看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几近赤裸的女子一眼,突然什么欲念都没有了。

    他将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子的手拉了下来,将她推开,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便大步离开。

    他记得有一次晚上去找上官玄逸,发现他在大雪天的大半夜里冲冻水凉。

    大雪天就冲冻水凉为什么?不用解释大家也知道。

    他问他为什么不找其它女子解决一下,他说嫌脏。

    当时他不能理解,现在他有点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