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傅然慧出了瑞王府后,便看见上官瑞浠和他的小厮在一边说话。

    “主子,杜姑娘将今晚的药倒了,她说以后再送过来,她都全倒掉,让我不要送。”

    “倒了就再煎一碗送过去,直到你亲眼看见她喝下了为止!要是她不喝,你也不用回来了!”上官瑞浠说完这话,便准备翻身上马。

    傅然慧走到上官瑞浠身边:“浠表哥。”

    上官瑞浠回过头,见是傅然慧点了点头:“表妹现在回公主府吗?”

    说完这话他又看向身边傻站着不动的小厮怒斥道:“还不快去!”

    “是。”他的小厮苦拉着脸,赶紧上马,悲催的赶回去府中煎药去了!

    人当小厮,他当小厮,他怎么就成了一个送药的?

    傅然慧看着小厮的背影问道:“松贵是做错什么事了吗?”

    “一点小事也没办好罢了。我还有事,表妹你也早点回公主府吧!”上官瑞浠不愿多提,说完这话他便翻身上马离开了。

    安亲王府和公主府都是在这条大街上,只是因为各府占地很大,所以门庭之间离得也远。傅然慧见上官瑞浠离开的方向与安亲王府所在的方向相反。

    直觉告诉她,他是去找刚才松贵口中的杜姑娘。

    杜姑娘是谁?

    傅然慧想起晓儿的话:如果安亲王世子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你怎么办?

    傅然慧想到这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赶紧跑到马车旁,上了自己的马车对车夫说:“跟着安亲王世子。”

    ……

    上官瑞浠骑着马来到杜府门外,然后他又犯愁了:就这样找上门,她未必会见自己,再说恐怕也会给她带来麻烦。

    上官瑞浠这两天已经派人查过杜家了。

    对于杜忆瑾以前过的日子颇为心痛,对顾氏的作派更是气愤。

    只是杜家的门第实在有些低,而且杜忆瑾的名声算是被她那个后母彻底毁了!

    自己要想顺利娶她回去,母妃那一关就是最大的难关。

    幸好还要半年时间,他可以筹谋。

    最重要的是杜忆瑾的名声,这事有点难办!想到那个顾红根,上官瑞浠便想到他对杜忆瑾做过的事,真是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门等低,可以抬高一点;声音毁了,想再恢复有点难。

    杜大人在刑部那个位置坐得够久了,而且一直刚正不阿,清正廉明,这样的好官怎么样都得往上提一提了。

    杜忆瑾嫡亲的哥哥,学问做得不错,今年秋闱应该可以中举,来年春闱再进士及第,他自然会给他谋一份好的差事。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上官姓的男子为了娶上自己心爱的女子,都是想方设法的,而且所用的方法也差不多。

    当初晓儿的功劳若不是有上官玄逸在,升平侯这个位置究竟谁坐了也不知道。

    一个草根,一下子逆袭成侯爷,若是上官玄逸没有心悦于晓儿,这事也不可能存在,能有个芝麻官当当就很不错了。

    毕竟当时的沈承耀身上一个功名都没有,连童生也不是。

    话说回来:上官瑞浠骑着马,来到杜府门外不远处,不上前,也不愿离开。

    傅然慧在不远处看着,有些想不通他停在那里看着人家的大门干什么。

    这时有一辆马车拐了进来,在杜府门前停了下来。

    杜忆瑾从马车上下来了,她看见上官瑞浠在,微微有些诧异,不过正好,她还想找他当面说清楚,让他别再送那些药了!那些药他再送过来,她也不会喝的。

    只是这时,杜府的大门打开了,顾红根从里面走了出来。

    “哎呦,我的好表妹回来了!”顾红根脸色发红,浑身是酒味,他一看见杜忆瑾便向她冲过去。

    杜忆瑾一看见他,脸色一变,身体迅速向后退,大声质问道:“你怎么可以进我家的门!”

    顾红根伸出手想去拉杜忆瑾,就是这个臭婆娘害他娶不上媳妇的!姑姑也不再给他银子的!

    杜家的马车车夫和门房赶紧上前去拉顾红根。

    可惜他们都没有上官瑞浠快!

    上官瑞浠在看见顾红根冲向杜忆瑾时便跳下马了。

    在顾红根的手伸向杜忆瑾时,他便将杜忆瑾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一脚将顾红根踹飞了。

    上官瑞浠这一脚很重,顾红根飞了出去,一撞在对面的墙角上,一口血喷了出来,人直接昏过去了。

    杜忆瑾吓得脸色都白了。

    车夫和门房都以为死人了,也是吓得不轻!

    傅然慧远远看着上官瑞浠将杜忆瑾护在怀里的样子,脑海中都是晓儿说的如果世子真的有心爱的人呢?

    傅然慧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这个地方有一种说不出的痛。

    上官瑞浠拥着杜忆瑾,见她看着顾红根满脸惊恐,显然吓得不轻,他安慰道:“不用怕,我不会再让他欺负你的。”

    杜忆瑾听了这话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正被他拥在怀里。

    她赶紧挣开他的怀抱和上官瑞浠保持了一段距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冷静道:“多谢世子爷出手相救。”

    上官瑞浠看着杜忆瑾对自己的疏离心里有点不得力。

    像他这样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男子,哪个女子看见了不是想扑倒的,怎么到她身上,她总是拒自己于千里之外?

    “你一定要如此见外吗?”上官瑞浠也忍不住恼了。

    “不然呢?我们好像并不熟!现在世子爷救了我,我们之间也算是互不相欠了!世子爷请你别再派人送药过来了。”

    “你一定要和我划清界线,分得如此清楚吗?”上官瑞浠听了这话更加生气了,声音不自觉大了几分。

    杜忆瑾见他这样子吓了一跳,不自觉又后退了几步,离他远一点。

    她担心他一脚将自己踹飞了。

    上官瑞浠再大的火气也因为她对自己的害怕而熄灭了。

    不能急,若是逼急了她,令她由对自己保持距离到变成害怕自己,那他找谁哭去?

    “药你不喝也得喝,你要是倒了,我便让人再煎过送过来,直到你喝了为止!我不喜欢欠人人情!你就当是我还你的救命之恩吧!”上官瑞浠说完这话不给杜忆瑾拒绝的机会,便大步走到他的马身边,翻身上马离开了。

    杜忆瑾看着上官瑞浠骑马离开,莫名的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