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晓儿和五公主漫步在御花园中。

    五公主知道父皇,母后他们都操心自己的亲事,皇祖母更是拜托晓儿来说服自己,只是她这一生早就不打算再嫁其他人了,曾经沧海难为水,她接受不了别人,虽然晓儿没有提起,但五公主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六皇嫂,我觉得姜大哥还没有死。”所以你们劝我什么都是白费劲的。

    晓儿看了一眼五公主,然后将目光放回花园中的一早一木上:“我没打算劝你啊!你不想嫁人就不嫁吧,宫中总少不了你一口吃食,就算是在宫里待不下去了,那就来我府里好了。”

    人总是这样子的,身边的人越是逼着自己去忘记,反而越难忘记。明明是伤口,好了就该忘了,然后慢慢你会发现当初留下的疤痕淡了,时间长了,你再回头去看,或者那个疤痕已经不在了。

    但是若是那个伤口刚好上一点,结了痂,你又去将新痂撕下来,那样伤口不就又会出血了吗?如此反复怎么能好全。

    所以晓儿觉得五公主要想真的忘了,还是应该别逼她了,随她吧!等到对的人出现了,她自己就会嫁了,留也留不住。

    反正身份尊贵如她,不愁嫁,年纪再大,嫁到婆家也不敢有人嫌弃。

    五公主:“.......”

    她想好的说辞只说了一句,还有一肚子的话没有说出来,六皇嫂这样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还能好好的聊天吗?

    晓儿自然是不知道五公主的郁闷的,她见她没有哼声便接着道:“大概新年过后我和你六皇弟便会去封地一段时间,你若是不想留在宫里,可以跟着我们去。”

    五公主听了这话有点心动,只是人家两夫妻甜甜蜜蜜的,她跟着去不就成了亮眼的油灯了吗?

    她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不去了。”

    晓儿听了这话便想着还有几个月,到时候再劝劝,然后两人又说了一些其他话题,上官玄逸便找过来了。

    五公主见状识趣地离开了。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的手往宫门走: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拉手,不用再像以前一样需要用袖子遮遮掩掩的,这感觉真好!

    “皇祖母召你进宫说什么了?”杨梅派人过来告诉自己太后召见了这丫头,担心太后为难她,他立马便放在手上的事情赶过来了。

    晓儿想起太后的话,笑了笑:“皇祖母说我伤风败俗!难道这伤风败俗的事你没有份做吗?再说又不是我叫你抱我的,我可以趴在雅间的桌子上,睡到酒醒了,再自己走出去啊!那样谁知道我喝醉了!”

    “你确定你是睡觉,而不是在做搬运工?”上官玄逸想到晓儿当时不停往外掏东西的样子笑了笑。

    晓儿想起自己当时的傻样也笑了。

    也不知道五公主和傅然慧究竟记不记得这些事。

    两人走出宫门上了马车。

    马车里上官玄逸问晓儿:“下午还有什么事要忙吗?”

    “没什么事,想去看看今年青皮核桃的情况。”

    去年晓儿女扮男装卖了两天青皮核桃,今年她还没有去那条街了解过青皮核桃的行情。

    去年许多小贩的青皮核桃都是野生的,质量良莠不齐,只有她家和杜忆瑾家有种植的青皮核桃卖,一枝独秀,整个青皮核桃的果期,生意都特别好。

    今年估计会多上许多种植的青皮核桃。但她们两家的果树刚成熟,不仅产量高,果的质量也比去年有所提高,生意绝对不会差。

    来年估计便有许多种植的青皮核桃上市了,到时候价格便会下降不少,再过一两年这些青皮核桃定然会因为供大于求,而价格大跌。

    毕竟是玩物,赌青皮核桃的人的热情也会下降,一年比一年人少。

    但依然会有一些真正的爱好者留下来,毕竟文玩核桃也算是一件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

    上官玄逸用手拥着晓儿,将她半护在怀里,一路走过去。

    果然有许多种植的青皮核桃出现了。只是因为第一年,收成不算好,每个摊子上的果也不多。

    来年如果风调雨顺的话肯定便多许多青皮核桃上市。

    “再过一两年青皮核桃估计满街都是,明年庄子里的核桃树要不要砍了,改种其它?”

    不然到时候核桃泛滥成灾,就会很难卖出去了。

    晓儿摇了摇头:“不用,就算青皮核桃多,但卖出一对青皮核桃王的价格总比按斤卖其它水果高,再说我有其它打算。”

    这里人多,晓儿没有将心里的说法说出来。

    她一点也不担心核桃树赚三两年银子就不能再赚银子了,不卖青皮核桃她还可以卖核桃粉,这东西益智健脑!

    等赌青皮核桃不再火时,她便开始向这些果农收购核桃,然后制成核桃制品,像是核桃粉,核桃奶,阿胶糕,……核桃包等等放到超市或者四季酒楼卖。

    未加工过的农产品是便宜的,但加工过后制成各种食品那价格翻的可不仅仅是一两倍。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便没再说其它,晓儿赚银子养家的本领可比自己强!

    “娘子,你赚银子的本领如此高,为夫以后便靠你养了!”上官玄逸大言不惭地开玩笑道。

    “糟糕了,一不小心找了个软饭男!可以退货吗?”晓儿满脸懊恼地道。

    “货物出门,恕不退换!”上官玄逸学着超市某些货物上面的标签道。

    “无良商家!可怜的我上了贼船了!”晓儿愤怒地看了他一眼。

    上官玄逸笑着道:“你现在才知道啊!我可是偷心贼!将某人的身心都偷了!你的眼里心里是不是只有我一个呢?”

    “不知羞!我的眼里可是满大街的人!你的眼里才只有我!”晓儿听了这话嗔了他一眼!

    “嗯,纵然满大街都是人,我的眼里只有你一个!”上官玄逸满脸认真且大方地承认。

    有路过的文人听到两人的对话惊得差点差点掉下巴!

    这两人谁啊?这种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话是在大街上说的吗?

    被上官玄逸深情告白,再加上路人更羡慕或有病的眼光,晓儿突然觉得脸皮有点烫。

    果然,上官玄逸就不是一个会开玩笑的主!都将肉麻当有趣了。

    上官玄逸对其它人的确是视而不见,才不管他们如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