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四十章
    晓儿凶巴巴地瞪了上官玄逸一眼,可是晓儿脸红加恼羞成怒的样子实在太可爱,她这眼神的威力是无穷的。

    上官玄逸有点想亲晓儿了,这样的晓儿太让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丫头,怎么办?我想亲你!”上官玄逸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说完也不等晓儿回答便拉着晓儿拐进一条巷子里,往深处走。

    待到街上的热闹声渐去,上官玄逸便拥着晓儿亲了起来。

    晓儿心想,太后果然老眼昏花了,也不看看谁才是真正伤风败俗的主!

    当众亲吻上官玄逸这事,她早上也只是想想而已,可没隔多久上官玄逸便实际行动起来了!

    上官玄逸的手隔着衣物覆上晓儿的柔软,这时有声音传来。

    “世子,你想干嘛!放开我!”

    晓儿一惊拉着上官玄逸便进了空间。

    进空间后,两人也没有继续,都看向外面的来人,刚才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

    那是杜忆瑾女扮男装经过掩饰的声音,晓儿去年曾听过,现在也还记得。

    上官瑞浠拉着杜忆瑾来到刚才晓儿和上官玄逸站着的地方。

    晓儿:上官家族的男人伤风败俗起来都爱找这种方的吗?连位置也一模一样!

    “你是不是答应了你爹为你寻的亲事?”

    “这关世子什么事?放手!男女授受不亲!”杜忆瑾用力甩开上官瑞浠抓着自己的手,却怎么也甩不掉。

    “别忘了,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早就与男女授受不亲无关了!还有这辈子你除了我,谁也别想嫁!”

    空间里的晓儿听了这话瞪大了双眼:两人的进展速度怎么这么快!

    杜忆瑾被上官瑞浠的话弄得脸红了,她压下心中的怒火,心平气和地道:“世子,当时是迫不得已我才用嘴帮你将毒吸出来的,那又怎么能算是肌肤之亲?再说当时那人就算不是你,换了其它人我也会这样……啊!”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气得一个反手,将杜忆瑾用力甩在青砖墙上,然后将她禁固在墙与自己的怀里,低下头便亲了下去。

    壁咚!晓儿瞪大了双眼想看清楚一点,然后便发现一只微温的大掌覆盖在自己的眼睛上了!

    “靠!你还有没有人性了!这个时候不让人看!”明明是最精彩的画面好吗?!

    “非礼勿视!”上官玄逸黑着脸将晓儿的身体掰了过来,“你想看,我做给你看便行了!”

    晓儿:“……”

    谁稀罕啊!晓儿拉下他的手回过头去,这次上官玄逸倒没有再阻止。

    这时杜忆瑾用力咬了一下上官瑞浠的唇,上官瑞浠吃痛,松开了杜忆瑾。

    巷子里有一个人跟了进来,看见这一幕,吓得赶紧跑了。

    上官瑞浠和杜忆瑾都没有发觉。

    杜忆瑾后背生痛,她满脸通红,愤怒地道:“世子,你是疯了不成!”

    可不是快被她弄疯了!

    “你不是说之前帮我吸蛇毒,是迫不得已,不算有肌肤之亲吗?现在咱们已经有肌肤之亲了,你除了我,这辈子谁也不许嫁!”上官瑞浠的愤怒不比杜忆瑾轻,他霸道地开口道。

    什么叫换了其它人她也会这样做!要是真有这个人他便将他剁成十八块,喂狗了!

    他不会给杜忆瑾救其它男人的机会的。

    上官瑞浠想到自己正为两人的亲事努力,她转头便应下了别的亲事,这简直差点没将他的肺都气炸了!

    今天一大早他去刑部找杜仲恺,没想到听见杜仲恺对他的同僚说:杜忆瑾已经点头应下那门亲事了!

    那官员更是高高兴说:晚上下衙回去便让他的夫人写信回通州,让他夫人娘家的侄子送庚帖过来,尽快将两家的亲事定下来。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出现在两人面前黑着脸道:“这亲不能定!”

    他丢下这话便匆匆离开刑部的衙门去找杜忆瑾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两人。

    他不相信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她想也不想就应下这门亲事,一定是为了躲开自己!还是嫁到通州这么远!

    上官瑞浠在杜府扑了个空,幸好上次出现顾红根骚扰杜忆瑾的事后,他便派人暗中保护杜忆瑾,找人来问了才知道她正女扮男装在卖核桃。

    上官瑞浠直接杀了去,也不管人多,当着一大街的人的脸便将杜忆瑾拉到这里来了。

    杜忆瑾看着上官瑞浠满脸气愤和激动,快要被他的无耻弄疯了,被他这样羞辱,她心中委屈,眼有泪意。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尽量心平气和地道:“世子,我情愿当尼姑也不为妾!”

    “我没让你当妾。”

    杜忆瑾听了这话脸色冷了:“我也不当外室!”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知道她误会了,语气缓了下来:“不是妾不是外室是世子妃!”

    “……”杜忆瑾傻眼,满脸难以置信。

    “我会尽快找人去提亲的,你要等我!”

    杜忆瑾:“?!?!”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那蛇毒还残留在他脑子里?

    “世子你该不会是被毒傻了吧?”

    “噗!”晓儿在空间里笑喷。

    上官瑞浠气结,咬牙切齿道:“我是很认真的!”

    “果然傻了!”杜忆瑾这下心里也不觉得屈辱了,被一个傻子亲了,还难还能傻子计较吗!

    “世子,你的小厮呢?我让他带你回家吧!你这种情况不能到处乱跑!”

    “哈哈……”晓儿笑得弯下了腰。

    就是上官玄逸也忍不住笑了。

    上官瑞浠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我是认真的!我没傻!”

    “傻子都不会承认自己傻的!”杜忆瑾咕哝了一句,然后满脸小心地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送你回府好吗?”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气得差点没断气!娶这女人回去自己绝对会短命几年!

    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杜忆瑾,我没有傻,我脑子清醒得很!你等着我让人上门提亲!”上官瑞浠这话是用吼的。

    这女人脑子被门夹了!

    “可是你没傻的话,怎么可能会娶我做世子妃,我家门第又不高,而且我的名声……”杜忆瑾说到这里便被上官瑞浠打断了:“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不用担心,我来解决,你等着嫁给我便行了!”

    晓儿:“帅爆了!”

    上官玄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