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安亲王王妃看上官瑞浠一直在沉默,她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浠儿,你倒是说话啊?你父王说的不是真的吧!”

    赶紧否认啊!只要你否认,母妃便相信你!安亲王妃在心里着急道。

    “这事说来话长,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对女子没有兴趣了,我试着去找通房,结果发现自己压根一点都没有反应……”上官瑞浠脸红地编完了一个故事。

    大概意思就是他对女子都不喜欢,只喜欢一些娇小的男子。

    上官瑞浠脸红一是因为说到自己没反应,二是因为说慌。

    为了娶上媳妇,他真的什么名声也不要了!连从来不屑慌话连篇的他也变得满口谎言。

    不过他这满脸不好意思的样子,倒是增加了他的话可信度。

    “怎么会这样?那你之前怎么说有喜欢的姑娘了?”安亲王王妃满脸难以置信,抱着一线希望。

    “那是骗母妃的,只是因为那姑娘救了我,我对她比其它女子没有那么排斥而已。我不是和母妃说半年后再说吗?那是因为我想利用这半年时间再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断袖之癖!是不是真的对女子没有兴趣。”上官瑞浠趁机刷刷杜忆瑾的存在感!

    等到自己的母妃走投无路,不对,是实在没有办法时,估计便会想起这个对她没有那么排斥的姑娘了!

    “怎么可能!”安亲王王妃听了这话摇了摇头,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

    她好好的儿子,有了断袖之癖!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不行她一定要想法子令儿子重新喜欢上女子!

    一定是之前安排给他的通房,太不会做了,害她的儿子,对女人失去了兴趣。

    安亲王也有些不能接受,他的儿子一表人才,居然是个断袖?这安亲王府的家业还等着他继承呢!

    “这事已经有多久了?有几个人知道?”安亲王皱眉问道。

    凡是知道这件事的人,一个都不能留,安亲王府绝对不能传出这样的丑闻。

    “我也忘了……”上官瑞浠不敢说太多,怕露出马脚了。

    “昨天那人是谁?”当时离得有点远,他根本看不清容貌。

    只是因为上官瑞浠是自己的儿子,他太熟悉了才能一眼认出。

    上官瑞浠心中一惊,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我也不知道。”

    “混帐的东西!不知道是谁,你便亲得下去!”安亲王气极,向他扔了一个茶杯。

    上官瑞浠被泼了一脸茶水。

    “王爷,说话就说话怎么动手了?”安亲王妃赶紧跑过去,帮上官瑞浠抹掉脸上的茶水。

    “慈母多败儿!我问你……”随后安亲王又问了几个问题,上官瑞浠小心翼翼地回答了。

    然后安亲王便让他退下去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上官瑞浠仔细想了想自己刚才的话和父王的反应,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才微微放下心来。

    安亲王待上官瑞浠走出去后,对心事重重的妻子说:“明天开始,多安排一些漂亮的丫鬟,给浠儿做通房!还有,别再惯着孩子了,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赶紧给他定一门亲事!”

    一定要将歪了的儿子,给掰直!

    安亲王王妃红着眼睛点了点头,她可怜的儿子,怎么就染上了这种怪僻!

    第二天,上官瑞浠便开始了每天面对各种美女的挑战!

    环肥燕瘦,性感妩媚,甜美可爱,各种口味应有尽有!

    只是上官瑞浠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安亲王王妃见状和安亲王讨论,儿子究竟是不是不喜欢很有女人味的女子,而是比较喜欢中性的很有男人味的姑娘。

    于是各种女生男相,身材魁梧或声音低沉嘶哑的女子出现在上官瑞浠的寝室,弄得上官瑞浠差点没将年夜饭都吐了!

    安亲王见自己的儿子没有反应,也松了一口气,他也不想多一个像男人的儿媳妇啊!

    他的年夜饭也蠢蠢欲动呢!

    不仅如此安亲王王妃又开始给自己的儿子找媳妇了,这次的标准降低了许多,只要是女的,家世清白,不是世家出身

    但是安亲王府最近频繁寻找美丽的丫鬟的消息不径而走,很快便流传出了安亲王世子有断袖之癖的消息。

    许多有心想嫁给上官瑞浠的人都歇了心思了,本来还热情地上门寻安亲王妃的人,一个个都借口有事推托了。

    谁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守活寡的不是吗?

    这一举动可将安亲王王妃给气后不行。

    傳然慧听了这一消息后,一下子便猜到了上官瑞浠的用意了,她心中苦笑: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只是她现在都放下了,禁止近亲结婚的圣旨也颁下了,她虽然心里会伤心,但不会再想着嫁给上官瑞浠了。

    晓儿听了这话看了上官玄逸一眼:“这法子是你帮他出的吗?”

    上官玄逸:“提醒了他一下罢了。”

    这下好了上官瑞浠也算是名声坏了!

    两个名声坏的凑在一起,百搭!晓儿心想。

    上官瑞浠断袖之事,很快便传到宫中了,太后知道后,将安亲王王妃传进宫,劈头盖脸地骂了她一顿,然后才开始问话。

    “外面传浠儿断袖之事是怎么一回事?”

    安亲王王妃也没有隐瞒,将事情交待得一清二楚。

    “这么一说是真的了?”太后听了心中一惊。

    安亲王王妃点了点头,顺便抹了一下眼泪。

    “怎么突然间会这样?是通房的问题吗?给他换两个通房。”

    “已经换了,只是现在他压根就不要通房!”

    安亲王王妃又说了一些之前有意说亲的人家,传出这流言后,都不愿意说亲之事!

    “那些人这么势利,根本配不上我的乖孙!”太后听了这话生气道,但她也无计可施,只是可恨那些人太势利!

    然后她想了想,又亲自挑选了许多貌美如花的宫女送到安亲王府,务必要将上官瑞浠给改邪归正!

    上官瑞浠苦不堪言啊!安亲王王妃怎么还没有想起杜忆瑾叫?再这样下去他都要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