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一个月的时间快到了,上官瑞浠急得走投无路了,然后直奔瑞王府去,却没想到扑了个空,上官玄逸带着晓儿出远门了。

    上官瑞浠恨不得立马派人去将这对坑惨了自己的夫妻给绑回来!

    他要是娶不上媳妇,他就要上官玄逸赔自己一个媳妇!

    上官瑞浠灰溜溜的回到安亲王府,正好遇见安亲王王妃的一个远房表妹带着儿女来拜访。

    安亲王王妃的这个表妹的儿子,长得那是一个唇红齿白,皮肤比他的妹妹还要好!那是一个白嫩!总之要是晓儿看见了就会说一枚小鲜肉。

    上官瑞浠见状心生一计,真是天助我也!他满脸欣喜地走上前握住了小鲜肉的手:“母妃这是哪家的弟弟,模样生得可俊俏了!”

    全场:“……”

    小鲜肉颇为不自在地抽回自己的手,抱拳行礼:“见过世子,在下冯浩宇。”

    “原来是浩宇弟弟,不必多礼,不必多礼。”上官瑞浠迫切地上前扶住他,然后就不愿放手了。

    冯浩宇低头看了一眼上官瑞浠捉住自己不愿放的手,有点冒冷汗的感觉。

    传闻安亲王世子好男风,他娘还说一定是假的,他们离帝都远,这些传闻不能当真!

    他怎么觉得比珍珠还真?

    冯浩宇忍不住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抽不回。

    安亲王见儿子这个样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失态地站了起来,走到上官瑞浠身边,将他的手拉了下来:“浠儿,这是你宇表弟!”

    安亲王王妃故意加重表弟两个字,近亲是不可以结亲的!幸好皇上下了旨意。

    呸呸呸!想什么呢!男子和男子怎么可以结亲!安亲王王妃被自己刚才的想法吓着了。

    “原来是宇表弟啊!宇表弟初来帝都吗?今晚留在王府过夜吧!咱们把酒言欢,不醉不归!”上官瑞浠又上前捉住了冯浩宇的手。

    过夜?不醉不归?安亲王妃马上便想到酒后乱性了!

    她看着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眼都凸出来了。

    “表哥,我是浩珍,你叫我珍儿就行了!”冯浩珍红着脸上前行了一礼。

    上官瑞浠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态度冷淡道:“表妹。”

    然后他又转过头热情地道:“表弟,你喜欢吃什么,我这就让下人去准备一下。”

    安亲王妃见此觉得天都要塌了。

    冯夫人也觉得异常不妙,难道传言是真的吗?

    她赶紧上前夺回自己儿子的手:“世子,我们有事,得回府了,这饭就不吃了,也不过夜了。”

    冯夫人说完这话又转过头对安亲王王妃说:“王妃我们先回府了,改天再聚。”

    安亲王王妃异常尴尬,可是她又不敢说出留客的客,于是她点了点头:“有空再聚。”

    然后安亲王王妃示意身边的大丫鬟送她们出去。

    冯夫人哪里还敢聚,她胡乱点了点头,然后一手拉儿子,一手拉女儿,赶紧跑了!

    “母妃,我去送送宇表弟!”上官瑞浠想要跟在他们身后走出去。

    “站住!”安亲王王妃大喝一声,然后察觉自己失态,赶紧柔声道:“你坐下,母妃有事问你。”

    冯夫人听了上官瑞浠这话拉着儿子跑得更快了。

    安亲王王妃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上官瑞浠回过头不满地看看安亲王王妃:“母妃有什么事问我?”

    安亲王王妃揉了揉太阳穴,她觉得头痛极了。

    上官瑞浠见状上前帮她按摩太阳穴:“母妃是有什么烦恼吗?”

    安亲王王妃听了这话嘴角抽了抽,半晌才道:“最近你有没有看上哪个姑娘?你年纪也大了,该成亲了!”

    上官瑞浠压下自己心中的激动,故作为难地想了想:“没有,我好像对女子都特别反感!”

    安亲王王妃头更痛了:“那你有没有一个女子不反感的?”

    只要不反感,娶回来相处一段时间,总会有感情的吧!安亲王王妃心想。

    上官瑞浠微微侧头,眉头紧皱故作深思状后才不确定地道:“只有一个姑娘不太反感,就当初救了我一命的那个姑娘,可是,我也只是不反感而已。”

    安亲王王妃听了这话总算来点精神了,不反感就好,她现在也不敢期望太多了。

    “那姑娘是哪家姑娘?”

    “是刑部尚书中书侍郎杜大人之女。”

    中书侍郎?这门第有点低啊!安亲王王妃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然后她又想到,最近那些门第高的姑娘和夫人,因为流言个个对自己避如蛇蝎的样子,安亲王王妃又觉得门等低点也没有关系!总比那些趋炎附势的要好!

    不过这事得和王爷商量一下。

    上官瑞浠一直留意着安亲王王妃的表情,见她先是皱眉然后又松开。

    上官瑞浠提着的心放了下来,然后他又叹了一口气:“唉,我最近才知道那姑娘也是个可怜的,她的名声,被她的后母和……,现在被流言所伤,听说没有一个人愿意上门提亲的!”

    上官瑞浠将杜忆瑾之前发生的事先说了出来,首先要引起自己母妃的同情,觉得杜忆瑾是受害者,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她的母妃以后再从别处听说了这事,也只是觉得杜忆瑾是个可怜之人罢了,事实也是可怜。

    安亲王王妃听了上官瑞浠的话,顿时生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她家浠儿不也是被流言所伤,没有一个人敢嫁的。

    “母妃,宇表弟在帝都找到落脚的地方了吗?不知住在哪里?”上官瑞浠没有再多说关于杜忆瑾的事,点到即止,转头又关心起冯浩宇来。

    安亲王王妃还来不及深想关于杜忆瑾的事又被上官瑞浠这话吓得不轻!

    他打探冯浩宇住的地方干什么?不行,得赶紧让他成亲,想法子将这个歪了的儿子给掰直。

    “母妃也不清楚,他们在帝都不会没有地方落脚的,你不用担心,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问题吧!总不能一辈子不娶亲的!好了你下去吧!”她得赶紧找王爷回来商量商量。

    自己的儿子,感觉在歪道上越走越远了!真的是愁死人了!

    “让母妃操心了,儿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儿子会说服自己喜欢女子的!那儿子先行告退。”上官瑞浠行了一礼告退。

    安亲王妃挥了挥手,让他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