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四十九章
    明静雅简直无法听下去了,她抱回闺女:“小小乖,看日出最佳的时辰已经错过了,明天你早点起来我们再去看好不好!”

    小小不怎么说话,但大人说的话,她大部分都能听得明白的,她指了指天上的太阳:“日出,看……光光?”

    明静雅点了点头:“对啊,就是看它升起来的样子。”

    “小小想看,明天爹爹早点起床带你去看好吗?”狄绍维赶紧描补。

    小小又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太阳,然后摇了摇头:“不要。”

    日出就是看这个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她才不看了,小小心想。

    可怜的娃,就这样被她爹误导了。

    ……

    晓儿再次醒过来是在上官玄逸的怀里,此时马车刚停了下来。

    晓儿坐直了身子,揉了揉眼睛:“到了?”

    “刚到。”上官玄逸拿起因为她的动作从她身上滑下的披风,重新给她披好:“下车了,山路有些陡,我背你上去。”

    晓儿听了这话摇了摇头:“不用,等我一会儿。”

    晓儿说完这话迅速进了空间洗漱了一番,顺便做了一些糕点做早餐,然后才出了空间。

    晓儿给赵勇一份早餐,然后她便和上官玄逸吃过早餐,便登山看日出了。

    这时的天色还没有亮起来,上官玄逸紧紧拉着晓儿的手,两人一起沿山路往上爬。

    对于武功在身的两人爬这山路实在如履平地,手拉手,一路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便爬到山顶了。

    山顶上已经有几名书生和几名姑娘在了,显然也是来看日出的。

    他们几人见晓儿两人出现,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也有人像他们一样来这里看日出的。

    秋闱就要开始了,一连闷在屋子里温书几个月,他们几人是借着中秋节相约出来看日出,散散心的,他们都是世交好友。

    上官玄逸见已经有人在了,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到处都有烛光在,还让不让人好好看日出了?

    上官玄逸不喜欢有外人打扰,日出也不想看了,他低下头对晓儿说:“换个地方?”

    晓儿其实是没有所谓的,这个世界哪里没有人的,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边,这时东边的天空才出现了一抹红霞,可以预见太阳很快便出来了。

    “看完日出再走吧!都爬上来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便拉着晓儿往另一边走去。

    在场的书生都被晓儿好听的声音,吸引住了,纷纷看了过去:天!世间竟有如此绝色的女子?

    杭县出美女,这可是世人公认的,可是……几人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他们的杭县的第一大美人兼才女贺兰芝在她面前面也黯然失色。

    贺兰芝看见晓儿第一眼便闪过妒忌了,然后看见身边的人都惊为天人的样子,又见他们下意识看了自己一眼,显然是在拿她和自己对比了,她心中不喜更甚。

    贺高鹏见两人贵气逼人,也知他们绝不是寻常人,非富即贵,只是杭县的富贵人家里,他还没见过这两人,想来应该是慕名前来观潮的外县人,他上前拱手行了一礼:“这位公子和夫人,在下贺高鹏,我们几人都是白鹿书院的学子,趁中秋佳节之际带着家里的姐妹,出来游玩一番放松心情的。相逢自是有缘,要不一起?”

    夫人?其它人这才发现晓儿梳着妇人头,微微有些失望。

    上官玄逸微微摇了摇头,算是应了,然后拉着晓儿越过他走到另一边坐下。

    那人见上官玄逸态度冷淡,自认讨了个没趣,在杭县,还真从来没有人试过这样不给自己的脸子的,他心中微微闪过不悦。

    恕不知,上官玄逸能对他摇头,已经是很给脸子了。

    这时有另一位书生章江见贺高鹏碰了一鼻子灰,替他不值便道:“贺兄,快回来吧!有些人眼高于顶,你又何必以礼相待。也不知他自己算哪根葱?敢在我们面前摆架子!”

    贺高鹏听了这话,顺着这个梯子走回去了。

    上官玄逸淡地扫了开口说话的人一眼,那眼中的冷意,让人不自觉的遍体生寒,那人莫名的就觉得像被死神看上一样,不敢再出声了。

    上官玄逸收回目光不再管他们。

    贺兰芝这时才看清上官玄逸的容貌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也是惊为天人!这人绝对不简单!

    贺高鹏回到同伴身边坐了下来,看着晓儿两人若有所思。

    因为有外人在,晓儿和上官玄逸只打算静静的看完了日出便离开,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

    几名书生一开始是在讨论即将到来的秋闱的,他们看着远处的霞光渐渐染红整片天空开始诗兴大发。

    晓儿听了也觉得这几人做的诗挺不错的。

    “刚才行礼那个男子才学不错,诗也作得好!”晓儿真心赞道。

    “不及你万分之一!”上官玄逸不以为然,论学问,她的两名兄弟的学问才是真的好!当然自己的娘子最好!若是她为男子,绝对名扬天下。

    不过幸好她不是男子!

    晓儿摇了摇头,这她可不敢承认,她是真的不会作诗!她是会偷诗!

    贺高鹏本就一直留意着两人的动静,晓儿说得小声,但他还是听见了,听见晓儿赞自己他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只是听见上官玄逸说不及晓儿的万分之一,他便不高兴了!

    他可是白鹿书院第一才子!整个杭县都是有名的!

    夫子甚至说他今次下场定能搏得头筹,来年春闱会试,殿试说不定能拿下探花!

    现在居然被人说不如一个女子的万分之一!这让他如何服气!

    贺兰芝也一直留意着上官玄逸,见他居然如此贬低自己的哥哥,抬高他身边的女人,很是不高兴!

    哼!大言不惭!也不怕山顶风大,将她吹下去了!

    她心中冷笑一声,语气便带出了一丝轻蔑:“真没想到姑娘的学问如此之好,居然连第一才子也不及你的万分之一,不知可否领教一下?”

    身边的学子也觉得上官玄逸说的话太侮辱人了!

    一个女子的学问再好,能和他们这些正儿八经的秀才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