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五十八章
    晓儿和傅然慧一起走到花园中,深秋时节,花园的菊花开得异常灿烂,两人来到了千秋旁坐了下来。

    这千秋是希儿闹着要玩,新置办的,她每天总看坐在千秋上看一会儿书。

    两人坐在千秋上,前后晃动起来。

    晓儿不善长安慰人,她觉得感情的事,不是外人劝说几句,就能放下的,真正放下靠的是时间。

    应该怎样开解一下傅然慧呢,晓儿有些烦恼的想。

    傅然慧见晓儿这纠结的表情倒是笑了:“其实我已经想通了,近亲不能结婚,近亲结婚有可能会生出病儿,那一定是老天爷给大家的警告,不能乱伦。以前大家都不知道,以为是亲上加亲!所以现在我对浠表哥已经彻底死心了!”

    不能乱伦?这解释真是绝了!

    但晓儿听了这话还是松了一口气,不管她心里是不是真的放下了,但能这么坦然说出来,就表示离放下也不远了。

    “那郡主怎么闷闷不乐?”

    “我娘为我定了一门亲事!还求了太后的懿旨!”她刚刚从一段感情中走出来,还没调整过来,就要嫁人,还是一个只见过,却不太熟的人,她如何能高兴得起来!

    晓儿听了这话震惊了,长公主这是什么速度?她被吓得跳下了千秋:“这么快?是谁啊?”

    她只是离开帝都大半个月而已,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杜忆瑾和上官瑞浠的亲事定下了,回来那天的路上,刚好看见上官瑞浠精神抖擞的去杜家下聘礼。

    居来连傅然慧的亲事也定下来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

    “是赵佑威将军。你也觉得快对吧?可是我娘却害怕我嫁不出去一样!我都说了暂时不想嫁人,过两年再议亲了。可是她却迅速给我定下了亲事。”傅然慧说起这事就生气,声音都不自觉的高了,然后脚用力一蹬,千秋便开始动了起来。

    晓儿大概可以理解长公主为什么如此逼切了,大概就是有五公主这个先例,被她那句过两年再议亲吓到了!万一过两年又说再过两年怎么办!

    “赵将军这人还是不错的,是一个正人君子。”晓儿一边帮她推千秋,一边中肯地评价道。

    上官玄逸,赵佑威和狄绍维等人刚好走到这附近,赵佑威听了晓儿的话脚步顿了顿,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

    几人一出见,晓儿便看见赵佑威了,她对傅然慧说:“郡主,你看赵将军。”

    傅然慧刚好荡到最高处,听了这话,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想下地,然后不知怎么的松了手,整个人便飞了出去。

    晓儿吓了一跳,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然后她大声道:“相公,快接住郡主!”

    上官玄逸早在晓儿开口前,便将赵佑威推了出去,然后他又狠狠地瞪了晓儿一眼:有谁会让自己的相公去救其定女子的!这丫头又欠教训了。

    而且刚才他还听见她赞别的男子!这帐回去得慢慢算!现在算不了便先歇着,到时候再慢慢计算利息!让这丫头吸取教训。

    赵佑威和傅然慧已经定亲,这里除了他没有谁更适合接住傅然慧了。

    赵佑威被推了出去后,下意识伸手接住了傅然慧。

    傅然慧吓得闭上眼睛,她已经做好亲吻大地的准备了,没想到却跌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傅然慧睁开眼睛,对上赵佑威平静深邃的眼神,她的脸红了。

    赵佑威平静地将她放到地上:“冒犯了,郡主。”

    傅然慧低着头摇了摇头。

    晓儿赶紧跑过来:“郡主,你没事吧?”

    傅然慧摇了摇头:“没事,我突然想起约了五公主,失陪了!”

    傅然慧觉得她丢脸丢大了,不敢再留在这里赶紧找了借口跑了。

    五公主:“……”她什么时候约了自己,她怎么不知道?而且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在,她都没看见!还约自己干什么吧!

    晓儿看着跟在上官玄逸等人身后的五公主,又看看跑开的傅然慧,这借口找的真是让人无语。

    晓儿忍不住恶作剧道:“郡主,五公主就在这里啊?你跑去哪里?”

    傅然慧听了这话差点摔倒,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得更快了:“我说错了,我约了灵儿郡主!”

    噗,晓儿忍不住笑出声,傅然慧什么时候和灵儿郡主这么好了!

    赵佑威看着晓儿俏皮的样子,眼中不自觉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素,但很快便消失了。

    上官玄逸一直留意他的,自然是没有错过他的眼神,他的心中一沉。

    上官玄逸上前拉过晓儿的手:“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回府吧!”

    “这么早?我还想吃过晚饭再回去呢!”晓儿听了这话,有些不乐意了。

    “吃吧!吃吧!现在离晚饭时间不远了,我也一起吃过晚饭再回去!丫头这么大的喜事,你不下厨做两个菜为景睿庆祝吗?”狄绍维听见晓儿说吃过晚饭再回去,眼神一亮。

    “小福子说上官婉如来信了,你不回去看看吗?”上官玄逸直接无视狄绍维的话语。

    哼!都将这人惯出坏毛病了!总是蹭吃蹭喝的,算什么事!

    “婉如郡主来信了?信没带过来吗?”晓儿成亲时,上官婉如派人送来了重礼和一封祝福的信,此后便没有再收到她的只言片语了。

    晓儿有些担心她,她是真的当上官婉如是姐以前她每个月都会写一封信给自己的,突然间几个月没有信,也不知是因为什么。

    “小福子没有带过来。”上官玄逸睁着眼睛说瞎话。

    晓儿听了这消息果然不嫌时间早了:“走吧!回家吧!看信去!也不知那丫头几个月没有能信是因为做什么”

    一个女子独自嫁去异国他乡,萎实让人担心,晓儿想到韵儿过年后也要嫁到东晋国,以后又多一个牵挂的人,突然觉得人生这些悲欢离合,太让人多愁善感了。

    上官玄逸拥着晓儿去和岳父岳母大人告辞。

    赵佑威看着两人相拥着离去的身影眼神暗了暗,但很快便恢复如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