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六十章
    外面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风雪,傍晚时分,上官玄逸回到府中,晓儿还在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怔怔的想着上官婉如的事情。

    上官玄逸披着一身风雪回来。

    晓儿听到外面的丫鬟行礼的声音,回过神来,迎上前为他解下黑色的貂毛披风,交给杨梅放好。

    “今天回来比平时迟了半个时辰。”

    “嗯,父王的寿辰快到了,我和皇兄他们在礼部商量一些事儿。”上官玄逸一如往常般将晓儿揽入怀中,拥着她一会儿,然后亲了亲她的额头,才放开她。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吧?”晓儿随意问道。

    “放心,都准备好了。”上官玄逸拉着晓儿坐到圆桌旁。

    “郡主今天上门让你为难了?”

    晓儿想起上官婉如失落的身影,摇了摇头:“不算为难,只是她想要超级水稻的育种法子,我无法给她罢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便道:“这是不能外泄的,你也不用内疚,她想错法子解决问题了。”

    上官婉如在南宫国的事,上官玄逸自然是知道了。

    今天太后还特意叫他们几兄弟去了慈宁宫,想法子帮她撑腰。

    太后只有两个嫡亲的孙女,一个是五公主,一个便是上官婉如,她对两人都是很疼爱的。当然对傅然慧这个外孙女也很疼爱。

    上官玄逸将南宫国的皇帝病危,皇子间的暗潮汹涌说了出来。

    晓儿一听便知道上官婉如这是病急乱投医了。

    百姓的温饱能解决,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基本。

    南宫国想要这法子不奇怪,毕竟谁不想要啊!

    上官婉如将水稻种子的育种方法拿回去了,难道别人就不会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吗?

    闵泽国是她的娘家,是她最可靠的后盾!

    她怎么可以忘了这一点!

    就算因为各自守护的东西不一样,有些事情,无法告诉她,但他们不会去害她,不会置她的处境于不顾!

    眼见着闵泽国一天比一天富裕而又强大起来,其它两国能不急吗?

    南宫国的皇帝故意说下那话,未必就没有想间接逼得上官婉如回来拿水稻育种的法子的意思。

    现在闵泽国的保密秘方多了去了!今天能逼得上官婉如回来拿水稻育种的法子,明天又会不会逼到她回来拿水泥的制造方子,后天会不会回来拿玻璃的制作法子?还有橡胶,铸铁,盐……

    诸如此类,不胜其烦!

    “南宫国欺人太甚了!不给他一点教训不行!”晓儿生气道。

    上官婉如许多事都没有对她说清楚,害她以为她流产只是内宅阴私。

    这里面的水恐怕深着呢!

    就是不知道宫梓轩在这里面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他不可能不知道他父王打的好主意。

    不过他是南宫国太子,南宫国的储君!作为一国之君,想要做一个及格的君主,最先考虑的自然便是自己的子民和皇位。

    这样的考量晓儿不会怪他,但也不能拿自己心爱的女子当枪使,不能用自己的孩子做筹码!

    “宫梓轩是怎样做的?”

    上官玄逸摇了摇头,具体的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得那么清楚,他们也是知道一些大体的消息而已。

    但也足够看清背后的阴谋了!

    “不行,我去找郡主,那丫头自小在家里被人保护得太好了,到底没经历过什么事,被人如此欺负也不知道自己被人当枪使了……”晓儿说不下去了,她站了起来想往外跑。

    上官玄逸将晓儿拉回自己的大腿上,将她抱紧:“现在天都快黑了,你去哪里啊!后天便是瑞浠的大喜日子,你到时候再去找她吧!不急!”

    晓儿一听也是,上官婉如一时半刻也不会离开,不急。

    上官玄逸叫人摆饭,两夫妻吃过晚饭,又去书房各自忙活自己的事,上官玄逸看的是晓儿空间里的书,他正在大量吸收知识。

    晓儿刚画设计图:玩具的,首饰的,衣服的,瓷器的……

    每天晚上两人都会在书房待上一个时辰,掩人耳目,然后到夜深了才“歇下”。

    说是歇下,其实也是转战到空里,上官玄逸很喜欢进晓儿空间,除了可以利用空间和外面的时间差来大量吸收他以前不懂的知识外,还可以和丫头在一个只是两个人的世界里,一起种田,一起收获,享受一下男耕女织的时光。

    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对晓儿为所欲为,简直是精神和肉体都得到深深的满足。

    两人往往在空间里累到彼此都筋疲力尽,然后睡上一觉,又龙精虎猛了。醒过来,练完武功,出了空间,天仍未亮,他还有时间缠着晓儿一次。

    这种每天比别人多活上许多天的日子,感觉实在太好了。

    无忧空间吗?这丫头跨过千年,穿过时空,来到自己的身边,老天爷是想自己令她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的吗?

    定不辜负上天的厚爱!

    外面的天空微微亮了,上官玄逸看着怀里累得又睡了过去的晓儿,觉得深深的满足,眼里,心里,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柔情,但愿以后的日子能每天这样过下去。

    睡梦中的晓儿,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呢喃了一句:“才不要!”

    然后晓儿的手脚就像八爪鱼的爪一样爪上了上官玄逸的身体,继续沉沉睡去。

    口是心非的小丫头!上官玄逸无声笑了,他低下头亲了亲晓儿的嘴,然后便小心翼翼的将晓儿枕着的手臂抽起,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下了床。

    上官玄逸一离开床,晓儿便被一股借着掀开被子的间隙偷偷窜进被窝的冷气冻醒。

    室内的光线依然昏暗,她睁开眼睛看着床边一个朦胧高大的身影正在穿衣服:“这么早就起床了?”

    “吵醒你了?”上官玄逸回过头来。

    “冻。”她是冷气冻醒的,晓儿从床上坐了起来。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自己的外衣另一个袖子还没穿也顾不上,赶紧拿起晓儿的衣服给她穿上。

    “今天的天气冻了不少,一会儿你去杜家,记得带上手炉。”上官玄逸一边帮晓儿穿衣服一边叮嘱道。

    “嗯。”晓儿轻声道,她很享受上官玄逸将自己当小孩般的宠着。

    就当她厚颜无耻好了!但她喜欢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