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上官瑞浠迫不及待的回到新房推开房门,杜忆瑾正静静的坐在那里,听见开门声,她心中一紧,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看向门口的方向,只是视线被盖头挡着,入目是一片红。

    上官瑞浠压下心中的激动,略微紧张地拿起一旁的喜秤,掀起了红盖头:这次新娘子不会错了吧!

    两人的目光就此对上了。

    上官瑞浠的双眸暗含太多情素,杜忆瑾下意识的躲开了,心里同时亦有些紧张,想握紧双手,但双手却被缠成了包子,一动便痛。

    上官瑞浠脸带微笑走到她身边坐下,帮她将凤冠摘下:“饿吗?我让人热点东西给你吃?”

    杜忆瑾没想到他开口第一句话是问自己饿不饿,她怔了怔,本能的摇了摇头:“不饿。”

    她不习惯麻烦别人,而且刚才她已经吃了一点东西,只是因为是丫鬟喂的,她不好意思,又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便没吃了。

    然而她话音刚落,肚子便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

    杜忆瑾的脸瞬间便红了,她迅速抬头看了上官瑞浠一眼,声音很少,他应该没有听见吧!

    上官瑞浠拿着交杯酒的手顿了顿听了这声音笑了:“不饿吗?”

    “正觉得饿的,你问的时候我真的不饿。”杜忆瑾略显急切地解释。

    “哦!”上官瑞浠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然后放下两杯酒:“空腹喝酒不好,先吃点东西,咱们再喝交杯酒吧!”

    杜忆瑾能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但也知道他认为自己刚才说慌了,可是她真没有。

    上官瑞浠叫来丫鬟吩咐了几句。

    在等吃饭的时间,上官瑞浠拿出了晓儿给的金创药:“我问六皇嫂拿了一些金创药,听说效果很好,我帮你换药吧。”

    杜忆瑾正想拒绝,但上官瑞浠已经开始小心地解自己手上的绷带了。

    她果断地闭上嘴。

    ……

    一会儿后,杜忆瑾看着越包越厚的馒头,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世子,我的手只是掉一层皮了,还能动的,你包成这样我一会儿拿不了碗筷吃东西。”

    “没事,我喂你。还有,以后只能叫我相公或者瑞浠。”上官瑞浠听了杜忆瑾的话决定包得更厚一点。

    若是晓儿见了一定会说:大哥,包得太密实,伤口不透气,更难愈合。

    接下来吃东西,上官瑞浠的确全程侍候。

    喂饱了某姑娘,他将桌上的两杯酒一起倒进自己口中。

    “不是这样喝的,有一杯是我的!”杜忆瑾见此忍不住出声提醒。

    上官瑞浠含着一口酒,说不了话,他只是坐回杜忆瑾身边,小心地避开她受伤的手,一只手圈住了她的腰,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杜忆瑾因为他的动作,身体一僵,动也不敢动。

    上官瑞浠见她没有推开自己,心中松了一口气,他低下头靠了过去,四片唇便碰在一起了,然后他将口中的酒喂了一小口给杜忆瑾,自己再吞下剩下的酒。

    杜忆瑾被上官瑞浠的动作吓得整个脑子都不能思考了,交杯酒是甜甜的桂花酒,她下意识的吞了下去。

    上官瑞浠加深了这个吻,酒香,桂花香,少女特有的馨香,男子特有的气息,盈满了彼此的呼吸间。

    不知过了多久,上官瑞浠呼吸粗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怀中的软玉温香:“夜了,你先歇下吧!我去冲个澡。”

    上官瑞浠丢下这话,便出去冲凉水澡了。

    现在还不能要杜忆瑾,不然父王和母妃便知道自己之前是说慌了,还有皇祖母。

    造下这么大的慌言,就只为娶她,他们一定会不喜欢杜忆瑾的。

    公婆不喜想要为难儿媳妇简直太容易了,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不忍,让杜忆瑾以后的日子有可能再次受到委屈和伤害了。

    杜忆瑾回过神来看着匆忙跑开的上官瑞浠,有些不明所以:这就洞完房了吗?不用脱衣服的吗?

    顾氏在杜忆瑾成亲前,并没有教她什么,甚至传说中的小册子也没有给她备下,杜仲恺一个大男人也没有想到这些,就算想到了也不可能去教女儿啊!

    所以杜忆瑾压根不知道真正洞房的含义。

    不过她还是松了口气,然后她犹豫了一下,便脱下外衣,自己睡到床的内侧了。

    杜忆瑾感觉自己有点头重脚轻,以为是凤冠戴久了,累的!她翻了个身,将背留在外侧便沉沉睡了过去了。

    这时窗外有一个影子悄悄靠近窗边,偷偷将耳朵贴了上去,发现一点动静也没有,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用手指,捅破了窗纸,看了进去。

    只见黄花梨木拔步大床上,隐隐约约可见里面只睡了一个人影,她吓得赶紧跑开了。

    上官瑞浠躲在暗处,看着窗边那个人影跑开后,才走回床边,轻手轻脚爬上床,然后将杜忆瑾抱在怀里,心满意足地睡去。

    半夜,上官瑞浠是被怀中人儿的体温热醒的!

    他迅速坐了起来,在微弱的大红烛光下,只见杜忆瑾脸色潮红,口中呓语。

    上官瑞浠的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果然烫得吓人,他赶紧跳下床,找到罗太医开的药丸,喂她吃下。

    之前太医便说过,冰天雪地,穿着单衣在假山洞冻了半天,她晚上可能会发烧,所以早就开好药丸备下了。

    若是发烧了便吃一粒,待汗发出来了,再将湿透的衣服换下,别着凉,第二天早晚再吃上一粒药丸便好了。

    幸好太医有先见之明!上官瑞浠心想,然后他重新躺回杜忆瑾身边,等她发完汗再帮她将湿衣服换下。

    看着怀里睡得极不安稳的人儿,他想到太医说她身上本来的寒气未清,又再受寒,之前的调理算是白调理了,他得加重药量重新再调理一年,才能有身孕,不然即便怀上了也容易小产或者早产继而伤了身体。

    上官瑞浠将杜忆瑾抱得更紧了一些:看来只能委屈自己的小兄弟多一些时日了。

    下半夜,杜忆瑾果然在不断出汗,衣服很快湿透了,上官瑞浠帮她将湿透的衣服换下,然后确定她不再出汗,体温也降下去后才放下心来。

    这时天快亮了,他抱了一床被子去软塌上睡下:做戏得做全套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