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六十九章
    第二天,安亲王王妃在屋子里心急地等着去收元帕的嬷嬷回来。

    嬷嬷一回来,安亲王王妃便站了起来,迫切地问道:“怎么样?”

    嬷嬷看着满脸期待的主子都有点不好意思打击她了,但她还是将装有洁白无瑕的元帕的盒子交了出去:“奴婢刚到世子屋子里时,世子刚从软塌上起床,世子夫人一个人睡在床上,也是才醒过来。”

    这个不孝子,居然学会阳奉阴违了!

    “你去给我将他叫过来!”安亲王王妃生气道。

    新婚之夜放着新娘子独自在床上睡,他是柳下惠吗?这样也能坐怀不乱!

    “王妃莫急,一会儿世子便带着世子夫人来敬茶了。”嬷嬷安抚道,她前脚才从世子屋里出来,后脚世子便被世子夫人叫过来训话,世子会认为她在夫人面前乱嚼舌根的!

    “你说我怎么就生下这么一个儿子?到底哪里出错了?”安亲王王妃觉得她都要早生华发了!这几个月比过去几十年都要老得快!

    昨晚她让人去看看两人有没有圆房,看的人回来说,只有世子妃一个人睡在床上,她便很担心了!但她还可以安慰自己,长夜漫漫,不急。

    第二天一大早,她派人去收元帕!没想到两人果然是分床睡了!

    她想将上官瑞浠塞回肚子里重新再造的心都有了!

    “世子也是一时想歪了,娶世子妃后,定然会好过来的,王妃想想,起码世子愿意和世子妃共处一室,而不是去睡书房,这已经不错了对吧?奴婢还听说昨晚世子还为王妃叫了吃食,想来世子对王妃也不是一点也不上心的。”嬷嬷安慰道。

    “真的吗?那我们暂且看几天吧。还有,嬷嬷元帕这事谁都不要说,就是婉如那丫头也不要说,她藏不住事!”安亲王王妃听了这话也觉得有点道理,不急!媳妇都娶回来了!她还有半辈子时间看着他们。

    嬷嬷自然是知道轻重的,王妃天还没大亮便叫自己去收元帕,自然也是担心天亮了人多,世子和世子夫人压根没有圆房的事被丫鬟们泄露出去了。

    王妃还等着帝都城说世子好男风的流言消失呢!若是这事传出去了,不就更加证实了那流言了吗!

    ……

    上官瑞浠带着杜忆瑾来到正院给安亲王和安亲王王妃敬茶。

    安亲王和王妃看着杜忆瑾款步走来,言行举止也没有一点差错,步履从容淡定,俱暗暗点了点头,他们对这个儿媳妇还算满意,比想象中要好,。

    若是自己的儿子也能像自己一样满意就好了!

    安亲王王妃看着自己的儿子不满了!这人怎么就不知道拉着自己娘子的手!

    想当初瑞王进宫给太后和他们敬茶可是直到跪下一刻才松开自己媳妇的手的!人家的儿子就是懂得疼爱媳妇,那日子过得可是蜜里调油,她看着都觉得甜腻了!

    自己的儿子,真是不想说了!安亲王王妃陷入了别人家的儿子真好的魔障中,看也不愿看上官瑞浠一眼,她别开了头,扬起慈祥的笑容对杜忆瑾笑,然后才发现她手绑成粽子,头也缠着绷带: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那手该不会废了吧?

    有丫鬟见两人来了赶紧拿出两个蒲团放地上。

    两人先行了一礼,然后才跪在团蒲上,准备敬茶。

    杜忆瑾心中有些紧张,她的双手包成这样,一会儿怎样端茶杯?

    她下意识看了上官瑞王一眼,想向他求救。

    上官瑞浠佯装没发现杜忆瑾的窘迫,接过丫鬟捧着的茶,开始茶敬了。

    安亲王王妃一边喝茶一边将杜忆瑾的不安看在眼里,她对自己的儿子这态度不满了,她瞪了儿子一眼:“浠儿,忆瑾的手受伤了,一会儿这茶你帮她敬了吧!”

    “是,母妃。”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啊!母妃你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上官瑞浠心想。

    杜忆瑾听了这话忙道谢:“多谢母妃体贴儿媳。”

    “好孩子,一家人不用道谢,以后浠儿若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上官瑞浠这时又端起该杜忆瑾敬的茶,双手捧到安亲王王妃面前:“母妃,请喝茶。”

    安亲王王妃瞪了他一眼才接过。

    完了上官瑞浠忍不住开口道:“母妃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

    “你以为我真的很想生你啊!”安亲王王妃又瞪了他一眼。

    她真的希望自己的儿子不是他!她都怀疑是不是被接生婆调包了!他们的家族都没有好男风这遗传啊!怎么自己的儿子就弯成这样?

    安亲王王妃拿出一做工精致的镶红宝石赤金头面:“这是浠儿的外祖母传下来的,指定要给你的,好好收着!”

    安亲王王妃见她的手不方便,对上官瑞浠道:“傻了吗?不知道帮你媳妇拿着!”

    她这么精明的人,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榆木脑袋,一定不是像自己!安亲王王妃瞪了安亲王一眼。

    安亲王莫名其妙,他只是坐在这里,怎么又惹娘子生气了?

    上官瑞浠接了过来,心里暗暗高兴,不枉他昨晚忍得难受了。

    杜忆瑾道了一声谢。

    然后安亲王王妃又拿出另外一套水头很足的翡翠首饰:“这是母妃的心意,你皮肤好,这翡翠戴着一定好看。”

    “太多了吧?”杜忆瑾迟疑道。

    “不多,长者赐不可辞!”安亲王王妃听了这话笑了,她将首饰递到上官瑞浠面前。

    上官瑞浠这次主动接了过来了。

    “起来说话吧!别跪着了!吃完早饭,便出发进宫里给皇祖母她们请安。”安亲王这时才开口道。

    一家人坐在一个圆桌吃早饭。

    安亲王王妃没有再管自己的儿子而是对杜忆瑾嘘寒问暖。

    杜忆瑾颇有些受宠若惊,她不明白安亲王王妃对自己怎么这么好?

    同时她又心中一暖,有多少年,没有一个女性长辈这样关怀自己对自己嘘寒问暖了?

    自从娘亲去世后,便没有了吧!杜忆瑾感动得眼睛一红,但她赶紧低下头,猛眨眼睛,压下自己的泪意,不能哭啊!这大喜日子,不能惹长辈觉得晦气了。

    上官瑞浠将杜忆瑾的感动看在眼里,决定以后要多关心关心她,原来她这么容易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