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七十章
    今天新孙媳妇进宫请安也算是认亲吧,晓儿和上官玄逸自然也得在场。

    孙子成亲,太后还是很关注的,她虽然没有出宫,但是还是派人去关注着,有什么情况都随时向她汇报的,所以她知道昨天出了新娘子被顶替的事件。

    这简直是公然挑衅皇权的尊严!

    太后觉得那女子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居然敢干出这种事来?杜姑娘嫁的可不是普通人家!她嫁的可是堂堂安亲王府的世子,她这个太后的嫡亲孙子!

    难道她以为假冒新娘子成功后,他们会不追究欺君之罪?

    她立即便派人去查清楚整件事情,她想知道究竟是谁家的女儿敢如此不将他们皇家放在眼内,公然破坏赐婚!

    还有杜府是怎样办事的,居然可以出这样的差错!

    这一查不得了了!杜家和顾家那些恩怨情仇都查得一清二楚。

    原来杜忆瑾门第低便算了,她还是这么一个名声扫地的女子!

    这样的她凭什么嫁给自己那金贵的孙子!

    太后看了非常生气!完全忘了当初是因为自己的孙子好男风,帝都城原本有意议亲的人家都打退堂鼓了,而且自己的孙子也看不上其它女子,不愿娶其它女子,对杜忆瑾也是勉强没那么抗拒,两人的亲事才能成的,而且当时还要没有问过女方愿不愿意嫁,她听了安亲王王妃的话,便下旨赐婚了!

    现在成亲了,太后知道杜忆瑾曾经丢了名声,又觉得别人配不上自己的金孙!

    此刻大家都坐在慈宁宫等上官瑞浠两夫妻,晓儿正和阮卫珍,古琦琪说着话。

    “瑞王妃,世子妃未出阁时你和她常有来往?”太后心中憋着气,见大家都有说有笑的,忍不住打断她们。

    晓儿回过头,微笑着恭敬道:“回皇祖母,是的。”

    “那你一定知道她名声扫地的事了!在赐婚之前你为什么不说?”太后看着晓儿只差横眉竖眼了。

    太后这话一出口,在座的人的笑容都僵了下来了。

    太后现在提这事是为什么?难道是对新孙媳妇不满意,想秋后算帐吗?

    只是这关晓儿什么事?大家不明所以。

    上官玄逸刚想开口,晓儿赶紧偷偷扯了一下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出声。

    上官玄逸只能给她一个抱歉的眼神,又要因为自己的亲人,令她受委屈了。

    晓儿不能在此刻和上官玄逸眉来眼去,她没有管她,只对着太后依然面带微笑恭敬地道:“回皇祖母,臣媳事前不知道有赐婚这一回事,当时知道这旨意后还有些意外,然后臣媳想太后真的是母仪天下的典范,有一颗慈祥宽容的母亲之心,不是我能比的。”

    晓儿其实想说的是:杜忆瑾和上官瑞浠成亲,关我什么事啊?你赐婚之前,为什么不找我商量一下?问过我的意见后才赐婚!谁知道你心胸如此狭窄,亲都成了,现在便开始秋后算账!而且还是找她这个不相干的人算帐!

    不过这话不能这样说,这样说就真的是给了太后发作的借口了!

    太后被晓儿这话弄得不知道说什么了,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的她,此刻肚子里的火燃烧得更旺盛了。

    别以为她没听出来!她这是拐着弯说自己没有母仪天下的典范呢!

    想发作晓儿,但她的表情和语气都极其恭敬,这样的回答没有一丝一毫出错,让她连发作的借口都没有。

    她冷哼一声,心中憋屈,冷着脸坐在那里,没有再说话。

    晓儿见此心中冷笑,想拿自己出气,也得够本事才行!

    因为太后如此,在座的人都不敢说笑了,免得触了霉头,被太后针对。

    随后皇上和皇后携手而来,皇上三言两语便哄得太后笑了起来,这气氛才算好了起来。

    皇上和皇后落座不久,便有宫女传话说安亲王和安亲王王妃,携世子和世子妃在慈宁宫外求见。

    皇上高兴道:“宣!”

    四人走了进来,晓儿对上宫瑞浠眨了眨眼睛,然后无声说了保重两个字。

    上官瑞浠的心咯噔一下,这又是闹什么幺蛾子?

    两人进来后,少不了的便是行礼。

    皇上免了大家的礼后,杜忆瑾刚想跟着站起来,太后便说话了:“世子妃别动!”

    杜忆瑾听了这话,赶紧不敢动,保持着屈膝行礼的姿势了。

    在座的人:“……”

    然后许多人都偷偷向杜忆瑾投去同情的目光,看来太后今天是决计不让杜忆瑾好过了!

    “世子妃难道没有礼教嬷嬷教过你如何行礼的吗?你那手的位置放得不对,太高了!半蹲时,身子也不够稳,还晃了晃!还有,你这手包成这样进宫是怎么一回事?这样还怎么给哀家和皇上敬茶?这茶你是不是不想敬了!不想敬的便给哀家滚回杜府去!”

    太后最后一句话说得太重了,就是皇上听了也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自己的母后今天大好的日子,又在闹哪一出!

    这杜忆瑾不是她下旨给瑞浠娶的吗?现在这么不满意又是为何?

    上官瑞浠藏在袖子里手紧紧握着拳头,他提醒自己不能冲动,自己暂时还不能开口帮她说话,不然事情会变得更糟糕的,他在心中快速想着应对的法子。

    安亲王王妃见太后二话不说便给自己的儿媳妇下马威,心中不高兴,然后她又想起自己刚嫁给安亲王时,太后可没少挑刺,简直找尽各种借口为难自己,想到这里她顿时觉得杜忆瑾和自己简直是同病相连了!

    甚至杜忆瑾比自己更惨,好歹安亲王对自己是怜香惜玉的!而自己的儿子对她却没有这份怜惜,两人大婚之夜甚至房也没圆!

    安亲王王妃忍不住开口道:“回母后,忆瑾受了伤,这礼稍有不标准也是情有可原的望母后恕罪!”

    “哀家问的是世子妃!你不要多嘴!还有没有规矩了!”

    在小辈面前,太后这是一点脸子也不给安亲王王妃了,谁让她给自己的宝贝金孙娶了一个这么名声败坏,礼也行不好,如此上不得台面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