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寒星闪烁,北风呼呼,夜在这寒风凛冽的呼啸声中越显宁静。

    上官瑞浠昨天晚上送安亲王王妃回府后,又悄悄来到宫门外守着了。

    虽然他知道这样守着也进不去,但不守着,他心不安。

    他心急如焚的等了一夜,终于等到开宫门的时间。

    这时上早朝的大臣都还没到。

    他也不管天没亮,直接来到慈宁宫求见了。

    慈宁宫守夜的丫鬟拦着他道:“世子,太后还没醒过来,请稍等吧!”

    “世子妃呢?”

    “世子妃在小佛堂。”

    “带路!”

    “世子,没有太后的批准,奴婢不敢私自带世子去小佛堂!”

    “放肆!本世子只是去看我的世子妃,世子妃也只是在佛堂抄佛经而已,又不是罪犯!本世子去看世子妃何需皇祖母批准!你这是将世子妃当犯人看待了吗?你眼中还有没有主子了!”上官瑞浠听了这话,怒不可竭,看这态度,这些个狗奴是没有将杜忆瑾当主子看待了!简直岂有此理!

    “世子息怒,奴婢不敢!”宫女听了这话,吓得跪了下来,将世子妃当罪犯看待,这可是大大不敬,她怎么敢承认。

    “你若不想闹开吵醒皇祖母的话你便带路!世子妃前天夜里还在发高烧,昨天还没有好全,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你十条命也不够陪!”上官瑞浠决定不浪费时间在这名宫女身上。

    宫女听了这话吓了一跳,她这次是再也不敢耽搁了,马上带着上官瑞浠往小佛堂而去了。

    要知道昨晚小佛堂可是断了一切取暖工具的,甚至凳子也没有一张,只有一张摆放供品的案桌。

    若是世子妃本就病了,再冻上一晚,她有点不敢想下去……

    宫女推开小佛堂的门,上官瑞浠便看见倒在地上的杜忆瑾了。

    “忆瑾!”上官瑞浠推开挡在面前的宫女跑了进去。

    宫女看见杜忆瑾倒在地上也是吓了一跳!世子妃不会这么弱不禁风就死了吧!只是罚抄佛经而已啊!就是长公主也被太后罚过啊!

    上官瑞浠看着杜忆瑾惨白的小脸,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然又烫得吓人了,甚至比成亲那晚还要烫!

    “去请罗太医!你是死了吗!站在那里不动!”上官瑞浠将杜忆瑾抱起往外走,对着无动于衷的宫女厉斥道。

    宫女这才惊醒过来迅速跑去请太医了。

    现在她也知道事情大条了,杜忆瑾再不得太后喜爱,但她也是世子妃!昨晚太后让她们断了小佛堂的一切取暖,然后不用管她,她们也照做了,可是话虽然是这样说,但世子妃若真的在小佛堂出了什么事,她们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起码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世子妃倒下了这一条罪,就足够她们受了。

    上官瑞浠将杜忆瑾抱到温暖的花厅,放在暖榻上。

    罗太医很快便过来了,他一看杜忆瑾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拿出一张帕子放在她的手腕把脉,然后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世子妃寒气入体,风寒袭肺,高烧不退,这体温太高了,不赶紧降下来太凶险了,臣先开一服药让世子妃喝,看能不能喝下去,然后再配以泡药澡看能不能将体温降下来一点,若是不能降温,臣也无能为力了。”罗太医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丫头怎么这么多灾多难的!但不该多问的事他也绝对不会问,他低下头开始写药方。

    老人家本来就醒睡,这时太后已经被这些动静吵醒了,她本来想发作的,但是刚走出来,便听到罗太医的话,她也是吓了一跳!

    “罗太医,世子妃没事吧?”只是罚抄佛经而已,怎么就病得这么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对杜忆瑾做了什么了!什么叫太医都无能为力了!

    若是杜忆瑾因此一命呜呼,这事传出去世人不都以为她是有多恶毒,才能在新媳妇过门第二天,便将她虐死了!那样的话她不就得了一个恶毒的名声?

    这怎么能行!这简直冤死她了!她明明没干什么啊!太后觉得遇上杜忆瑾她便没好事!

    “寒气入体,风寒袭肺,来势凶猛,若是能喂得下药,吃过药后今晚之前高烧能退下去一点还好,若是不能,臣也无能为力了。”他担心杜忆瑾腹部受寒,喂什么吐什么,药吃不下去,病如何能好。

    “哀家不管,你若是治不好她,你便等着给她陪葬吧!”太后听了这话生气道。

    她可不想临老了,维护了一辈子的仁慈和善的名声却因为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孙媳妇尽毁了!

    “臣尽力而为。”罗太医行了一礼,然后将写好的药方交给宫女,并告诉她如何煎药。

    药煎好后,上官瑞浠亲自喂杜忆瑾喝,可是杜忆瑾刚将药喝下去后,上官瑞浠才将碗放下,她便全部吐了出来了。

    “再端一碗来!”上官瑞浠脸色一变,居然真的喝不下药,喝不下药,病怎么能好!

    宫女又端了一碗药上来,刚才罗太医已经说过,世子妃可能会将药吐出来,让她们多准备几碗。

    上官瑞浠又喂了杜忆瑾喝了两碗药,可是她都全吐了。

    罗太医皱起了眉头。

    这时有宫女来说泡药澡的药汤已经准备好了,罗太医便道:“先侍候世子妃泡药澡再说。”

    泡过药澡说不定就又吃得下药了。

    上官瑞浠将杜忆瑾抱去了澡堂,宫女见他不愿出去便道:“世子,你先出去吧,你留在这里只会妨碍奴婢们干活。”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才走了出去,他是真的不懂得怎么样侍候人泡澡,担心越帮越忙。

    上官瑞浠大多数时候穿衣服都是伸出手让下人伺候自己穿的。那晚照顾杜忆瑾他也是手忙脚乱,现在情况危急,他不敢耽搁。

    两刻钟过后,杜忆瑾被一名宫女背了出来,上官瑞浠赶紧上前接过,抱在怀里,这时她的脸色倒是红了,上官瑞浠将脸贴在她的额上,还是烫得吓人,但好像降下来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