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八十一章
    第二天,杜忆瑾便清醒过来了,上官瑞浠才有心情给她讨回公道。

    他先是派人去查清楚究竟是谁给杜忆瑾下毒的,然后上官瑞浠准备进宫兴师问罪,他虽然不能拿太后怎么样,但是那晚守夜的丫鬟,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不然这口气,他吞不下去。

    不过,进宫前,得先办一件事。

    上官瑞浠先去了一趟杜府,赔罪的同时也将事情和自己的岳父大人说清楚,并请他帮忙做一件事。

    杜仲恺早就猜测杜忆瑾因为那镯子的事不能回门了,现在知道是被太后罚抄佛经,导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更是心痛得不行。

    这事都是因为顾氏引起的,如果不是她偷了忆瑾的嫁妆,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会受这样的罪,差点没命!

    “岳父大人,我知道这次忆瑾受委屈了,慈宁宫的宫女我不会放过的,至于皇祖母,我担心这事过后,她以后还会找机会为难忆瑾,所以请岳父大人帮一个忙。”

    “什么忙?世子尽管说。”自己的女婿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好才让自己帮忙的,所以就算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这忙他也得帮了!

    上官瑞浠低声说了几句话,杜仲恺忙点头应下了。

    说完了这事,轮到罪魁祸首之事,上官瑞浠看着杜仲恺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岳父大人,顾氏偷了太皇太后的玉镯……”

    “世子该怎样做便怎样做吧!不需考虑我!那女人我已经休了!”杜仲恺想起顾氏便生气。

    顾氏没有将两千两拿回来,还直说顾红霞如何,顾红根如何,心里全装着娘家的人,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再加上忆瑾病倒,连回门也回不了,这都是因为顾氏,顾家惹出来的事,他便气得直接写下一封休书将顾氏休了!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总算觉得有了一件顺心之事。

    那女人欺负忆瑾这么多年,以后还要顶着岳母大人的名号在自己面前出现,他会觉得恶心!

    敢偷他媳妇的嫁妆!敢算计他媳妇,故意毁她的名声!一家子都蹲大牢去吧!

    不过暂时让他们逍遥多几天,皇上寿诞,例行都会大赦天下,皇上过完寿后他才让人抓他们进天牢,然后安排去最苦最累的地方服劳役!这辈子便在白天干最苦最累的活,吃的不如猪食,晚上睡牢里的日子度过吧!

    数日后,杜忆瑾的病好了,但是太后将新娶进来的孙媳妇虐得病了几天都下不了床的事,整个帝都城的人都知道了,百姓们都私下偷偷说,太后心肠太歹毒了,新媳妇刚进门便能罚得人高烧不退,昏迷不醒!这得多狠的心啊!

    恶毒婆婆的事儿听多了,但像太后这么恶毒的还真没见过。

    没想到太后是这等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人,这样也配称母仪天下吗?

    ……

    诸如此类,总之没有一句是好听的!

    慈宁宫

    太后听见上官瑞浠求见,莫名的有点心虚,想说不见,但长公主在,她倒不好意思说不见了,只能硬着头皮让人领他进来。

    上官瑞浠对着两人行了一礼,然后才道:“皇祖母,今天孙儿无意中听见有人背后议论皇祖母实在太生气了,担心皇祖母生气特意进宫陪陪皇祖母的,皇祖母你没事吧?”

    太后听了这话有点摸不着头脑:“哀家为什么要生气?别人都议论哀家什么了?”

    “世子妃被罚一事,孙儿知道皇祖母是一片好心,世子妃将太皇太后传下来的玉镯弄丢了实属不该,这事就是皇祖母不追究,孙儿也会惩罚一下世子妃让她长点记性,甚至不会放过那个偷女儿嫁妆的顾氏的,皇祖母一向严于律己,这样德行败坏的事,自然是容不下,看不惯的!世子妃明知继母德行有损,也不小心防备,实在是大错特错。皇祖母罚她抄佛经也是想她记住这些教训,不能没有防人之心,同时也是对太皇太后在天之灵一个交待,皇祖母的一片苦心,没想到被外面的人传得不成样子……”上官瑞浠说到这里顿了顿,便没有说下去了。

    太后听见上官瑞浠的话不时点点头,自己的孙子能明白自己一片苦心便好,也不枉她做了这个恶人了,只是听到最后,太后变了脸色,她心中大感不妙,有点紧张地问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哀家的?”

    上官瑞浠满脸难以启齿:“说得可难听了,皇祖母听了一定不要生气啊!”

    太后听了这话更加紧张了,她的一世英名不会就此毁了吧!她心急地问道:“都传什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长公主比上官瑞浠早进宫一步而已,她今天进宫也是想对太后说这事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上官瑞浠便救见了。

    她见上官瑞浠难以启齿便道:“母后,儿臣今天进宫就是想对母后说这事的,民间流传,说母后……”

    长公主说到这里发现也有点难以启齿,她看了一眼上官瑞浠,示意还是他来说。

    “你们倒是说啊!这是想急死哀家呦!”太后快被两人逼疯了,吞吞吐吐,你推我让的,这是想将人急死吗!

    上官瑞浠见此一咬牙,一溜嘴的将外面的流言都说了出来。

    心思歹毒?母仪天下都是假的?……太后听了直接气晕过去了。

    慈宁宫兵荒马乱。

    宫女们跑去请太医的请太医,请皇上的请皇上。

    长公主赶紧给太后掐人中。

    太后很快便醒过来了,第一句话便是:“给哀家,将,将那些嘴碎的人全都砍头问罪!砍头问罪!简直,简直岂有此理!”

    上官瑞浠没想到太后的战斗力如此强,抗压能力却如此差,现在见她醒过来,松了一口气。

    “母后,那些人只是误会了母后的一片好心才会这样说的,再说法不责众,整个帝都城的百姓都在传,能砍得了多少人的头啊?”长公主这时开口道。

    “妄议一国之太后,就算不砍头也不能轻饶了!给哀家查清楚这流言是谁传出去的,哀家砍了他的头!”太后怎么咽得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