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上官瑞浠不会真的以为这点技俩能瞒得住皇上,就是太后恐怕很快便会起疑了,但那又如何,他最主要的目的是给那些宫女一个警告。

    “皇上,你一定要还哀家清白啊!”

    皇上嘴角抽了抽,还还清白呢!又不是什么大事!但他还是说:“母后放心,儿臣会还母后清白的。”

    流言止于智者,这世上刁难儿媳孙媳的婆婆多了去了,哪个当婆婆的会去解释的,不用管便行了。

    还是皇帝儿子管用,太后心想:“皇上打算怎样做?”

    “朕的寿诞不是快到了吗?到时候百官齐贺,母后对世子妃和颜悦色一点,流言便不攻自破了!”

    嗯,不仅是世子妃,对其它儿媳,孙媳都和颜悦色,不挑她们的刺,就不会有流言传出去了!

    好歹让他过一个安安乐乐的生日啊!皇上心想。

    “这法子好!”太后听了这话高兴地笑了起来了。

    到时候她便借机在众人面前关心一下杜忆瑾,再让安亲王王妃替自己说上几句好话,那些后宅夫人离开后,便会将这事传播出去了。

    “皇上得帮哀家查清楚这事究竟是谁说出去的,哀家定不轻饶!”事情有办法解决了,便是算帐的时候了。

    “好。”皇上听了这话,看了上官瑞浠一眼。

    上官瑞浠眼观鼻,鼻观心的。

    太后自从被三皇子挟持过后,受到惊吓,身体大不如前了,现在又受到刺激,感觉累得不行,既然事情已经想到法子解决,她想休息一下,便让大家退下。

    皇上见此,让太医给太后把了一下脉,开了一点宁神安眠的药,叮嘱好宫女们照顾好,便告退了。

    ……

    长宫主回府后,将今天的事情对傅然慧提了一下。

    傅然慧便猜到是上官瑞浠替杜忆瑾出气了,他就是这样一个会护着自己看中的人的人,可惜,自己没有这个福气。

    然后傅然慧又想起一个结实温暖的胸膛,或者那人以后也会护着自己也不一定,各人都会有各人的幸福,她相信自己也能幸福的。

    上官瑞浠回府后,安亲王王妃便将他叫到自己跟前,这几天她冷眼瞧着,自己的儿子看上去对儿媳妇也是挺关心的啊!

    只是为什么杜忆瑾的病好了,伤也好了,两人还是不圆房?

    儿子现在还是睡软塌,这怎么行!

    安亲王王妃觉得不能再等了,她得下点猛药,她指了指桌上的一盅补汤道:“母妃最近见你早出晚归累得人都瘦了一圈了,我特意亲手炖了一盅参汤给你补补身体,快点趁热喝了吧!”

    上官瑞浠没有多想,安亲王王妃平日也经常让人炖汤给他喝,只是亲自动手的时候比较少:“谢谢母妃,母妃对孩儿真好!”

    上官瑞浠道完谢后,便直接将汤喝了。

    安亲王王妃见上官瑞浠将汤都喝完后,松了一口气,她笑着道:“若是真的感谢母妃的话,便努力点,让你媳妇早点给母妃生个大胖孙子抱抱。”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孩子这事是上天注定的,急不来。”

    上官瑞浠倒是想和杜忆瑾生孩子啊,只是她的身体经过一波三折后,亏损得厉害,一时半刻调理不回来,若是不小心有了孩子,可是很危险的,是药三分毒,喝避子汤的话又伤身,所以这一年他都不打算和杜忆瑾圆房。

    起码等她的身子养好了再说。

    不过最近母妃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她是不是怀疑自己在说慌了?

    不过若是他一直不圆房,她应该就不会怀疑了。

    “什么急不来,我都快老了!你年纪也不少了,你宇表弟都要当爹了!你表姨母比我年纪少都快抱孙了!”

    “宇表弟成亲了,我怎么不知道?”上官瑞浠听了这话惊讶地问道。

    安亲王王妃都有点想掌自己的嘴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提起冯浩宇呢!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总之你和忆瑾给我加把劲!快回你自己院子吧!忆瑾等你吃饭呢!”安亲王王妃想到药效一会儿该发作了,便催他回去。

    上官瑞浠顺势便走了,一整天不见,他也是想杜忆瑾了。

    安亲王王妃见上官瑞浠走了后,便让身边的婆子悄悄跑去瞪着,看他们有没有圆房。

    为了这个儿子,她真的是操碎了心了!这世上除了她,还有哪个当娘的会给自己儿子下春药的!这样都不成的话,她真的是没法子了!

    上官瑞浠刚跨进自己的院子便发现身体的异样了:不是吧!母妃居然给自己下这种药!他每晚已经忍得够辛苦了!这让他如何忍?

    杜忆瑾见上官瑞浠回来,上前帮他脱掉身上的大氅。

    上官瑞浠闻到她身上传来若隐若现的香气,身上的燥热更加厉害了,他赶紧伸出手喝道:“不要过来!”

    杜忆瑾站在那里不明所以。

    上官瑞浠也来不及说什么,迅速往浴池奔去。

    他泡在冰冷的水中半个时辰后,才感觉身上的燥热压下去一点。

    他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杜忆瑾见他出来,便问道:“世子,吃饭了。”

    要命!听见她的声音,他都想上前将她扑倒!

    “你先吃吧!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不吃了!”上官瑞浠丢下这话,便迅速往外跑了。

    杜忆瑾:“……”

    她怎么有点他在躲避自己,很怕自己的靠近的感觉?

    杜忆瑾低头看了一眼身上是否有不妥,又抬起手臂闻了闻自己的身上有没有异味,都没有啊!

    安亲王王妃派来的婆子见上官瑞浠直接跑了,她追了一会儿,发现世子直接翻墙离开了王府,吓得大惊失色,赶紧跑去告诉安亲王王妃。

    “王妃,王妃,……”婆子气喘吁吁地跑进屋子。

    “怎么了?是不是事成了!”安亲王王妃兴奋地问道。

    菩萨保佑,她的孙子终于快出世了!

    “不是,世子,世子……”婆子跑得太急一时说不出话来。

    “世子怎么了?你倒是快点说啊!真是急死人了!”安亲王王妃听见不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会是她下的药太猛,儿子出事了吧!

    “世子,世子他跑了!翻墙跑了!”婆子深吸了一口气,呼了出来,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