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安亲王王妃听说上官瑞浠跑了,差点没吓晕过去。

    这个时候他跑出去干什么?放着名正言顺的娇妻不管,出去找野男人吗?

    安亲王王妃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不行:“快,快派人去追他回来!”

    “是!”丫鬟赶紧跑出去安排了。

    安亲王王妃想哭的心都有了!她都后悔死了!早知道儿子还不能接受女人,她便不下春药了!

    现在逼得儿子忍不住跑出去找男人,她想到这里不敢往下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老天爷保护,千万要将那个不肖子找回来啊!不然闹出什么事来,又要满城风雨了,真是想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还有千万别被忆瑾知道这事啊!不然她知道自己的相公喜欢的是男人,这两口子以后的日子还能过下去吗?

    婆子见安亲王王妃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忍不住安慰道:“主子不用担心,世子说不定出去找解药呢。”

    “你听说过合欢散除了那啥有解药吗?我是做了什么孽生下这么一个不肖子!”

    他一定是去找男人了,不然府里有娘子,有通房,有一堆等着上位的丫鬟,他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婆子听了这话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她也不明白世子看着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染上这等恶习了,真的是愁死了。

    ……

    上官瑞浠身体燥热得厉害,整个脸都是通红的。

    他直接来到了瑞王府,来不及等人通报,直接翻墙进去,找到了晓儿。

    晓儿看见上官瑞浠满脸通红,满额都是汗,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的样子她吓了一跳:“世子,你怎么了?怎么像是被人放在火上烤一样?”

    “我被人下了合欢散,我来找你……。”上官瑞浠用仅剩的理智,控制着体内疯狂的难受,屋子里的香气,令他一时难受得说不下去。

    合欢散?春药?晓儿听了这话迅速跳出三丈远:“世子你是不是疯了,你被人下了春药,你找我干嘛,你找你媳妇啊!”

    杨柳和杨梅听了这话赶紧拦在晓儿面前,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上官玄逸刚刚走了进来,正好听到这话,他身上散发的来的怒火,瞬间让室内的气温升高。

    他迅速便向上官瑞浠打出一掌。

    上官瑞浠察觉到有掌风向自己袭来,他迅速弯腰,险险闪过!

    “不是,你们误会了,我是来要解毒的。”上官瑞浠难受得很,只想尽快解毒,因为顾着避开上官玄逸的攻击,情急之下口误将解药说成解毒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更是生气了!找自己的丫头解毒,这是嫌命长了!看他阄不阄了他!他抬起脚向上官瑞浠下体踢去!

    上官瑞浠吓得捂住下面,赶紧躲开,大声道:“解药!我是来要解药的!别误会!”

    晓儿听了这话便大声道:“解药就是你媳妇啊!世子你也不是处男啊!不是有好几个通房的吗?不会纯情到连这也不知道吧!还是脑袋被驴踢了?”

    “不是,是忆瑾身体虚,暂时不能受孕,我不敢……”上官瑞浠听了晓儿的话赶紧解释,她以为他不想找自己的媳妇吗,他忍得多难受啊!他每晚都要冲冷水澡的好吗!

    上官瑞浠捂着下体,迅速躲着上官玄逸的攻击,可不能被他踢中了,刚娶媳妇不久,滋味都没偿到,更不要说生儿育女了。

    “别打了!误会!误会!”

    上官玄逸上前揪着他的衣服,直接将他带走了。

    “你这是带我去什么地方?”上官瑞浠着急道,他还没要到解药呢!

    六皇嫂专治疑难杂症,他相信她一定有办法解决自己身上的难题的。

    “春楼。”上官玄逸冷冷道。

    “别!你想恶心死我吗?”上官瑞浠被上官玄逸吓得连身上的那股燥热也忘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喜欢上杜忆瑾后,他便对其它女子提不起性趣!

    所以他对安亲王王妃说只对杜忆瑾有好感,也没有骗她。

    除了杜忆瑾,其它女人在自己的眼中也成了男人了。

    上官玄逸决定帮一帮这个傻小子,每天看着心爱的女子在自己面前晃悠,却又吃不着的滋味有多难受,他领教过。

    “没有解药,放心让你媳妇怀孕吧!”上官玄逸直接提猪肉一样提着上官瑞浠施展轻功往安亲王府而去。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差点没哭出来,老天爷,合着他这些日子的冷水澡都白冲了吗?上官玄逸为什么不早说!

    上官玄逸刚来到安亲王府,安亲王王妃身边的丫鬟刚好看见便大声道:“世子妃,世子回府了!”

    安亲王王妃听了这话迅速跑了出来,她看见上官玄逸抓着上官瑞浠,彻底松了口气:“玄逸,快将这臭小子丢回世子妃屋里!你们去将世子妃屋子里的门和窗都给我封死,锁好了!明天早上才能打开!”

    她就不信这样都不能让他们圆房了!

    “好!”

    上官瑞浠:这还是亲娘吗?下春药便算了!居然还囚禁自己。

    有些不明所以的丫鬟们听了安亲王王妃的话:世子这是做了什么事?为什么被瑞王抓回来,然后又被王妃关在屋子里?

    上官玄逸将上官瑞浠丢进屋子里。

    丫鬟们便迅速将门关上并落锁。

    “窗户,给我拿木板将窗户钉死!不能让那兔崽子逃跑了!”安亲王王妃,气狠了,她现在是一点脸子都不给上官瑞浠留,刚才差点吓破她的胆!

    上官玄逸看着安亲王王妃这个样子,挑了挑眉,上安瑞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了?居然将安亲王王妃逼成这样了!

    杜忆瑾被这阵仗吓傻了:怎么回事?为什么将她和世子关起来了?

    上官瑞浠觉得自己被自己母妃这么一弄,真的是脸子里子都丢尽了。

    杜忆瑾上前扶起被上官玄逸丢在地上的世子:“世子,你没事吧?究竟发生什么……唔!”

    杜忆瑾一靠近,上官瑞浠便闻到令他迷恋已久的气息,她的手触到他的手臂时,本就忍到极限的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将杜忆瑾拉进怀里便亲了起来。

    在理智尽失之前,他将她抱了起来,双双倒在床上,地上太冷了,别又着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