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八十七章
    上官婉如问晓儿今天怎么来了,年底了又遇上皇上寿诞,她知道她事儿多。

    “最近的事情都比较多,没空找你好好聚旧,今天事情都忙得差不多了,特意过来找你聚旧,顺便送一瓶药丸给世子妃。”

    上官婉如身后的丫鬟听了这话添茶的手顿了顿,然后又若无其事将茶水添满,退回到上官婉如身后。

    “嫂子怎么了?”上官婉如听了这话有些奇怪,病不是好了吗?

    她和杜忆瑾做闺女时,没什么交往,她嫁过来后便病倒了,为了不影响她养病,她不便去打扰她,感情说不上亲厚,但是也知道她的病已经养好了。

    “你嫂子小时候的日子苦,身体本就虚,最近更是两次受寒,身体亏损得更厉害,女子最怕受寒,太医都束手无策,所以我送她一点调理身体的药丸。”晓儿本来想说杜忆瑾只是有点宫寒,调理一下便没事,但她察觉到她说起药丸时,丫鬟的动作一顿,她便故意往严重里说。

    “这么严重?幸好有你,不然我们家不就断后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心肠比任何人都要好。”上官婉如对晓儿的药丸可是相当信任的。

    “朋友都是互相帮忙的,更何况现在我们也算亲人了。”晓儿不意为然道。

    上官婉如点了点头。

    “南宫国太子这次没有陪你一起回来吗?”

    “没有,父皇病重,他得在身边侍疾。”如果不是她想帮自己的相公,她也是不能回来的。

    “那万寿节过后你便要回南宫国了吧?”

    “是啊!”上官婉如心中不舍得离开自己的爹娘,但她也牵挂宫梓轩。

    上官婉如身后的丫鬟突然心中一动,虽然冒昧,但她还是开口了:“太子妃,奴婢有话不知该不该说。”

    晓儿听了这话抬起了头看了她一眼,又状似不在意的收回目光,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上官婉如见她在自己娘家人面前如此失礼,看也没看她一眼便道:“既然不知道该不该说,便不要说了!”

    “可是这事关重大,事关太子……。”那丫鬟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晓儿眼中冷意一闪而过。

    “废话少说!有什么事你便直说吧!”关系到宫梓轩,上官婉如还是比较重视的。

    丫鬟看了一眼晓儿才开口道:“奴婢听闻太子的命是瑞王妃赠送的药丸救回的,奴婢想若是瑞王妃能够再送一瓶药丸给太子妃,让太子赠给皇上,皇上的身体好了,定然觉得太子孝感动天的。”

    晓儿听了这话嘴角上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又不知道你们皇上得的是什么病,又怎么能随便赠药?”

    “瑞王妃的药丸不是包治百病的吗?”丫鬟直视晓儿回了一句。

    上官婉如听了这话说不心动是假的,皇上对太子本就不太疼爱,若是自己能拿到药丸回去,让他好起来,一定会令皇上对太子改观的,只是那样的药丸一定很贵重吧,她也开不了这个口问晓儿要。

    “你一个丫鬟操心的事也太多了吧!行了,你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侍候了!晓儿,你不要介意我的丫鬟多嘴。”

    晓儿摇了摇头,抱歉地看了上官婉如一眼:“不会,只是那样的药丸我只剩下一粒了,是打算留下来将来生孩子时保命用的,不能再送出去了。这药丸也是我师傅留给我的,说我可以送人,但一定要为自己留一粒,所以抱歉了。”

    南宫国的人真的是想方设法打自己药丸的主意啊!

    上官婉听了尴尬道:“没事,丫鬟的话让你为难才真,其实父皇吃了太医开的药,已经一天比一天好了。”

    晓儿听了这话点了点头。

    两人又说了一些其它事情,但上官婉如到底还没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出来,心里藏了事兴致并不高。

    晓儿见此便找了个借口告辞了。

    ……

    皇上寿诞,东晋国,南宫国都有派使者过来,还有远一点高丽国等国都有来人。

    好几年没来,他们看见闵泽国的变化都震惊了。

    桥多了,路多了,新房子也多了,最重要的是走在大街上,百姓们的笑容多了,一派欣欣向荣,这一切都代表了什么,代表了百姓安居乐业,朝廷民心所向!

    每个来贺寿的使者看见了这些变化心中复杂极了,这闵泽国可是甩他们国家几条街了。

    还有那个动物园,那个大马戏,那么多动物,怎样找来的?那些猛兽是怎样驯服的?还有怎样教会那些动物配合人类表演的?

    宫宴上,外国的使者也无心看精彩的表演了。

    他们都争相向皇上将心里的疑问问出来。

    ……

    “皇上,为什么贵国的官道能修得如此快?几年没来,这次来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了!马车走在路上,一点儿也不颠簸。”

    修路一来需要银子,二来需要人力,物力,将这么多路,这么多桥修好那得多少银子?闵泽国以前还是很穷的怎么一下子便富起来了?

    皇上今天非常高兴,看着其它国家的使者,对着自己国家的各种羡慕赞美,简直令他的虚荣心得到大大的满足。

    “那些路多数都是老百姓主动修的,凡是有出银子出力气修路的老百姓,一家人走在那一段路上就不用给路桥费!派出一个劳动力,便能全家都不用付路桥费,百姓们都踊跃报名修路。还有,现在只要有人犯事,我们也不养在牢里白白浪费粮食了,我们都是给他们……”皇上滔滔不绝地说起一些本朝不算秘密,但外国使者又不知道的基本国策给他们听。

    大家听了纷纷赞扬皇上英明。

    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少的,一个家庭的力量也不大,但让整个国家的家庭都参与到修路这一件事上,那力量是不可估量的!

    这几年不仅是各县镇的主要官道都修好了,甚至有一部分富有的村子,整条村的村道都修好了!家家户户住上新房子。当然这样的村子不多,但的确有。

    如果说以前出使闵泽国,有些使者是趾高气扬的,现在那一份优越感都没有了。

    现在是轮到闵泽国的使者出访其它国家时趾高气扬,扬眉吐气了。

    宫宴一直到很晚才结束,皇上说到口干,笑到脸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