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九十章
    新年晓儿不得不穿梭于各大世家赴宴,就这样正用悄悄过去了,朝廷又迎来了一件大事,那便是每三年一次的会试和殿试。

    二月初,全国各地的举子都来到了帝都城,帝都城每家客栈都住满了人,四季酒楼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每天有许多学子的伴读排着长队来给自己的少爷买吃食。

    因为地方饮食文化的差异,许多举子刚来帝都都会出现吃不惯本地的吃食,或者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但是这些情况遇上四季酒楼便不存在了!

    春闱已经不是第一次举办,有些举子会事先向参加过春闱的人打探好帝都城各种情况,许多人都会推荐四季酒楼和花园酒店,说那里不管是吃食,服务还是住宿条件都很好,所以还没出正月,酒楼的雅间,酒店的客房已经全部住满了。

    甚至温泉度假村那些别墅和酒店的房间都订满了,毕竟那里离帝都城不远,考试那天早一点出门便行,总比天天住不好,吃不好,睡不好强。

    这段时间,帝都城的百姓说话做事都放轻了,就是担心太大声吵到了学子们复习功课。

    全城进入了一个紧张的备考氛围中。

    晓儿每天炖上一盅益智补脑的汤,让人给景睿送去。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别将景睿累病了。

    刘氏也每天变着法子给景睿做吃的,景睿因为每晚都挑灯夜读到深夜,早上天没亮便起来看书,倒是没有怎么长肉,整个人还瘦了一圈。

    景灏沾了景睿的光,吃没少吃,睡没少睡,足足肥了五斤,晓儿见了他都忍不住叫他小胖子了。

    好不容易会试考完了,学子们也没有离开帝都,都在等会试成绩出来,准备殿试。

    成绩公布那一天,景睿不负众望,获得了头名成了会元,不枉他八年寒窗苦读,吃得比别人好,睡得比别人晚,起得比别人早,还有晓儿暗中用空间里的资源给他的智力和体力全面升级了。

    至此,沈景睿的名子在全国的举子中闻名。

    接下来便是殿试了,殿试是由最后一名先开始的,所以轮到景睿时,他已经是最后一个了,但金銮殿上,已经殿试完的学子依然站在那里,看着景睿的回答。

    皇上知道会元是升平侯的长子,晓儿的弟弟,升平侯一家的两个儿子,他早就听说学问做得很好了,这么年轻的进士,绝对是未来国家的栋梁。

    为此皇上不仅没有因为亲戚关系而放水,甚至还更加严厉了。

    皇上本来是打算比别人多问一个问题的。

    但景睿的见解独到精僻,深深将皇上吸引了,他忍不住一连问了三个问题,景睿的回答让皇上连连说好。

    金銮殿上的全国精英,有些人知道景睿是瑞王的小舅子,本来对景睿这个会元持怀疑的态度的,但此刻也被他这个挺拔如松的身影深深折服。

    特别是最后一个问题,君子应该如何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景睿以小见大,层层深人,条理清晰,见解独到的表达了他自己的想法,令人觉得深以为然。

    毫无疑问,景睿成了此次殿试的状元,和皇上一起监考的官员没有一个人对此异议。

    这些官员平时都听说升平侯的长子书读得很好,他们觉得传闻多多少少都有瑞王的脸子在,今天在这个大殿上,大家才知道,人家是真的很好!不关乎他是谁的亲戚。

    状元,榜眼,探花是要游街的,这次的榜眼是一名二十五岁的举子,探花是杜忆瑾的哥哥杜淳安。

    三人骑着高头大马,慢慢的走在大街上,那些姑娘和妇人不停的将手中的帕子和花向景睿和杜淳安扔去,走在中间的榜眼尴尬了!

    硬是没有一个人向他扔帕子和花的!

    好歹他也是第二名,而且二十五岁的榜眼,年轻有才,放眼古今也是不多啊!这些人怎么完全无视他呢!

    不就是他学问没有状元好,长得没有探花帅,又年长了一点吗?但他在人群中也是风流倜傥的好吗?

    一般来说,许多时候探花的外貌都要比状元好,但景睿的容貌比杜淳安要出色,大街上的人纷纷议论怎么这一届的状元比探花长得好看。

    杜忆瑾和晓儿一起在四季酒楼的雅间,看着自己的兄长游街。

    三人经过她们下面的时候,两人都将手中的花朵扔了下去。

    晓儿对着景睿大喊:“大哥!好样的!”

    杜忆瑾没有晓儿那样放得开,没有出声。

    晓儿的声音清脆悦耳,婉转动听,在一片人声鼎沸中如一股清流,流进大街上三人的耳中。

    三人都抬起了头。

    景睿第一次伸出手接住了晓儿扔下来的花,并对她展颜一笑。

    杜淳安也接住了杜忆瑾扔下去的花。

    晓儿挥着手回以景睿一个甜美灿烂的笑容。

    榜眼看着楼上那个拥有天籁之声,倾城之貌,笑容甜美的女子,心砰砰的跳动着。

    这世间怎么有如此貌美的女子,简直让天地间所有的美景都黯然失色!

    晓儿发现榜眼傻傻得看着自己,这一路也没有人向他扔花扔帕子,她忍不住对杜忆瑾说:“这榜眼,遇上我大哥和你大哥算是倒霉了,居然没有一人向扔帕子和花的。”

    晓儿说完,从篮子里拿起了一朵花,向他扔去。

    杜忆瑾也觉得这样他太没脸子了,也向他扔了一朵花。

    榜眼没想到晓儿会向自己扔花,待他反应过来,花已经从他眼前落下,他赶紧伸出手去接,然后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接花时间,他又太心急,整个人掉在地上了。

    “噗!”晓儿和杜忆瑾忍不住笑了,然后两人将头缩回窗内怕别人发现自己笑。

    榜眼捡起地上那朵花,迅速爬了起来,红着脸爬到马上。

    景睿见此便问道:“方兄有没有跌伤?”

    榜眼名叫方权,是楚蝶丈夫方荣的隔房堂兄长。

    “没有。”方权又抬头看了一眼楼上,却已经没有了晓儿的身影了。

    他心底有些淡淡的失落。

    游街继续……

    十八岁的状元,还是三元及第,曾是农家出身,而且将近十岁才开始启蒙,简直成了爹娘教育孩子的模范。

    至此,沈景睿的名字全国百姓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