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九十一章
    皇上对景睿非常满意,他将上官玄逸和晓儿,还有五公主叫到御书房。

    皇上说话也没有拐弯抹角:“晓儿,你娘家兄长学富五车,一表人才,挺不错的,朕很喜欢。你觉得他脾气如何?”

    晓儿笑着回道:“臣媳替大哥谢父皇赞美。大哥脾气挺好的,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对谁红过脸。”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忍不住腹诽:的确没红过脸,只是没成亲前总是黑着脸给自己看罢了!

    “五公主,你有没有见过你六皇嫂的兄长。”皇上听了这话更满意了,他转过头问自己的女儿。

    “数脸之缘。”五公主淡淡的道。

    “你觉得他这人如何?”皇上看着五公主,不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变化。

    在场三个人心中咯噔了一下,不会是自己想的吧?五公主可比景睿要大,而且大了差不多十年!

    皇上怎么敢想!

    “不如何。”

    “朕打算封他为你的驸马,你们觉得如何?”皇上看向三人。

    五公主听了这话皱眉:“父皇,沈公子好像年方十八吧!而本公主二十有余,都快三十岁了,父皇是想我老牛吃嫩草吗?”

    “什么老牛吃嫩草!要吃也是嫩牛吃老草!年龄不是问题,女大三抱金砖!只要你们相互喜欢,朕便赐婚了。晓儿,你回去探探你兄长的口风如何?”

    嫩牛吃老草,三人均被雷了一下。

    “我不要!我去能当他娘了!”

    晓儿赶紧道:“回父皇,兄长已经定亲了。”

    “已经定亲了啊!”皇上听了这话满脸失望。

    他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五公主一眼:“你看看,好男人都被人挑光了,朕看你以后要嫁谁!”

    “我谁也不嫁!父皇没事的话,儿臣告退了。”五公主说完这话福了一福,便退下了。

    皇上气得够呛,但又奈何不了她,主要是不想委屈了自己唯一的女儿。

    皇上对晓儿说:“晓儿,你有空劝劝公主,别再任性下去了。”

    晓儿自是应下了。

    皇上又对两人讨论了一些他们去封地的事,便让他们退下了。

    出了御书房,晓儿便对上官玄逸说:“刚才父皇可是吓了我一跳,看来得提醒一下我大哥早日成亲了,真的是人怕出名猪怕肥啊。”

    “放心,父皇不是那种强迫人的人。”上官玄逸安慰道。

    “父皇不是,万一皇祖母心血来潮呢?”懿旨一下,谁与争锋?

    太后?有时候真的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上官玄逸听了这话便说:“早点成亲也好。”

    “五公主也不知道能看上什么样的男子。”简直油盐不进啊!

    “曾经沧海难为水。”

    “那位镇国公世子当真如此好?”晓儿听了这话忍不住有点好奇了。

    “少年英雄,风华绝代,可惜天妒英才。”上官玄逸低叹了一句。

    “可惜了。”晓儿学着上官玄逸的语气低叹了一句:“我们离开帝都的时候带上皇姐吧!天崖何处无芳草,让她四处走走说不定便能找到属于她那棵草了。”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好,不过她应该不会去。”

    “我去和她说说。”晓儿说完便拐去公主的院落了,上官玄逸想了想没有跟过去,只在御花园等她。

    晓儿找到五公主时,五公主手中正拿着一条缨络,不知在想什么。

    那缨络一看就知道是旧物,上面的颜色已经发白了。

    “五公主。”晓儿开口道。

    五公主迅速将那缨络塞进怀里:“六皇嫂。”

    “我和玄逸即将要去封地了,我们是准备一路游山玩水,玩过去的,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我不去了。”最近她总是做梦梦到姜大哥回来了,她感觉他要回来了,她必须留在帝都城等他。

    “或者你可以顺便去姜公子出事的地方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他呢。”五公主既然觉得姜育恒没有死,晓儿便只能用这法子哄她了。

    五公主听了这话心中一动,只是她想到那个梦,她还是摇了摇头:“不用了,若是他回来了,我不在帝都,我们不就又要迟点再相见。”

    晓儿:“……”

    “六皇嫂,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的。”态度坚决。

    好吧!晓儿泄气地离开了。

    离开皇宫,晓儿便回娘家了。

    晓儿没有将皇上有意招景睿为五公主的驸马的事说给娘家的人知道。

    她只是提醒了一下刘氏,景睿已经考中状元了,他的亲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刘氏也想早点娶个儿媳妇回来,但景睿说朝廷会给他安排职务,任职文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下来,上任后,他又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本职工作,亲期不能定得太早,总不能一任职便请长假。

    刘氏觉得有道理便挑了几个来年的日子,一家人商议了一下,定下了一个秋收后的日子,便去信给朱家,询问朱家的意见了。

    升平县朱家,一家人知道景灏成了状元后,都高兴不已,朱颜也是满心喜悦,朱夫人高兴完后却担心升平侯府会不会诲婚了。

    “颜儿,景睿成了状元。你说升平侯府会不会退亲?”

    朱颜正在看帐本,听了这话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娘亲多虑了,侯府本就已经足够富贵了,沈公子将来是世子,他高中状元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以前没有嫌弃我们家和我定亲,现在也不会轻易退亲的。”

    朱夫人听了这话略微放心:“要不我们去信问问什么时候成亲?现在你爹的身体好了,你大哥也中了进士,家里的事不用你担心了。”

    朱颜听了这话皱眉:“娘亲,日子都是男方选的,你不用心急,当时便说好了等沈公子考完春闱后成亲的,想来帝都应该会有信过来的。”

    人无信而不立,朱颜相信沈景睿不是那样的人,沈家也不是那样的家庭。

    果然过了两天,朱夫人便收到了升平侯府的来信了,她看了信中的内容高兴不已:“升平侯府说将你和沈公子成亲的日子定在明年秋收过后,你觉得如何?”

    明年秋收后,这样的话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朱颜觉得刚好:“这个时间好。”

    朱夫人听了这话便道:“那你快点写信回了他们,我们也该准备嫁妆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