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四文一斤?不是砍价,居然是提价,冯老板做生意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他觉得他是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给砸中了!他赶紧点头道:“好,好!我现在有一万斤鲜花。够不够?不够的过两三天还有一批新花下来,少说也是有一万斤。”

    “有多少要多少。”晓儿点点头。

    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到嘴的肥肉飞了,杜老板怎么甘心,他回过头了气愤地瞪着晓儿:“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抢别人的生意?冯老板,我们还没谈好价呢,你怎么转头便将花卖给别人了!”

    晓儿耸耸肩:“你不是要走了吗?而且还说要找第二家,你们的合作也到此结束!你不买难道还不许我买啊!”

    冯老板早就不满他了,但他还是和气道:“杜老板,你出的价格太低,我真的会血本无归,实在是卖不出去,抱歉了!”

    “老板,这是货款和订金,咱们立个字据吧!还有我想去看看你的花田,然后再决定以后的合作方案。!”晓儿将十两金子放在柜面上。

    “好,好……”冯老板看着那金光闪闪的金子,觉得他是遇上贵人了!

    以前和杜老板合作,哪次他会一次付清货款的?更不要说交定金了!他不将货款拖欠到下一次来收花再付,他便阿弥陀佛了!。

    “不行,凡事都讲究先来后到,冯老板,你明明和我说好了三文半一斤卖给我的,怎么能反悔!就按你原来说的三文半,三文半一斤我收了!这是货款!先交这么多,剩下的我下次来收货时再付。”杜老板跑了回来也拿出两锭十两的银子放在柜台上面。

    冯老板看着杜老板第一次如此爽快的交出货款,赶紧将二十两收起来,上一次的货款,他正好差自己二十两:“杜老板,刚才我们可没淡好,再说你也走出了我的铺子,现在这一批鲜花我卖给这位少夫人了,正好你上次还欠我二十两货款,现在咱们两清了。”

    冯老板说完这话便拿出了一张欠条,递给杜老板。

    货没买到,反而赔进去二十两,杜老板气得肺都歪了!

    不行,他的银子是这样好拿的吗?他一把夺过欠条,然后用力撕成了碎片,走出大门外,将纸碎扔出铺子外,这时一阵风吹过,那些纸碎便吹出去很远了。

    上官玄逸和晓儿看着那些随风飞起来的纸碎,同时眯了眯眼。

    听说夫妻当久了,便会有一种夫妻相,不是说两人的外貌长得有多相似,而是举手投足间给人的感觉很相似,那是因为彼此对彼此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晓儿和上官玄逸虽然成亲还没满一年,但这恋爱谈得可是够久了,简直可以说是马拉松式的爱情长跑!有夫妻相也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均猜到了杜老板的打算。

    果然,杜老板满身上下都充满了无赖地开口道:“冯老板,既然你拿了我的银子,那便交货吧!”

    “杜老板,那二十两是你上年欠我的货款!咱们是两清了!现在这一批鲜花不能卖给你,下次有鲜花我再卖给你吧!”不过是绝对不会再让他拖欠货款了,必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什么时候欠你货款了?证据呢?你别含血喷人!还有你拿了我的订金,却不给我货,信不信的我去官府那里告你?”无赖的表情越无赖了。

    “刚才欠条我已经给你了!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你欠我多少货款的,你怎么能不认帐!”冯老板看着他这个样子,差点没气晕。

    “欠条,我没有看见啊!在哪里?”

    “你!”冯老板快被他气得心脏病发了!

    “我不管,二十两银子你已经收下了!现在便给我发货!我那银子可是有南宫国的印章的,你无从扺赖!”敢将花卖给别人,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杜老板眼里闪过一抹狠劲。

    现在他二十两,便将去年的货款还了,而且还得了一万斤鲜花,简直值了!

    这简直是强买强卖!晓儿漂亮的嘴唇往上一勾:“那银子真的有南宫国的印章吗?我还没见过南宫国的银子长成什么样子的,可以给我看看吗?”

    本来还以为走了好运的,没想到被人反咬一口,现在等于是将花白送出去了!冯老板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将两锭银子拿了出来。

    杜老板:看吧!看吧!哼!我看中的生意,谁能从我手中抢走!不按我的规矩来,我便来阴的!

    晓儿将两铲银子拿了起来,只见两锭银子的底部的确刻有一个标志。

    “这就是你们南宫国的印章?挺漂亮的。”晓儿将两锭银子底部露了出来,看着杜老板问道。

    “正是!”杜老板看着那印章得意洋洋地道。

    晓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两手的大拇指各自在银子的底部轻轻一抹,银子底部的印章便不见了,变得光滑无痕。

    晓儿笑容满面的将两锭无任何标识的银子在杜老板面前晃了晃,然后才将银子还给冯老板并道:“冯老板,你根本就没收过什么南宫国的银子,赶紧打包,将我的货给我吧!”

    冯老板傻眼:这样轻轻一抹就将银子上的刻痕给抹掉了?这是在抹银子上的水迹吗?今天这柳暗花明又一村弄的他强壮的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杜老板将眼睛瞪得牛一样大!眼睛里满满是愤怒,他伸出一只手指着晓儿:“你,你简直欺人太甚,厚颜无耻!”

    “我只是学你啊!原来你也觉得自己欺人太甚,厚颜无耻!”晓儿将他刚才的无赖样学了十成。

    上官玄逸危险的眯了眯眼,然后一扇柄便敲了下去,杜老板立马便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滚!”上官玄逸看着他的眼神如冰刀,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杜老板被上官玄逸的眼神吓出一身冷汗,他看了冯老板一样,放下狠话:“你等着,我杜某人的银子不是那样好拿的!”

    “随时欢迎找上门,我们闵泽国的生意好做,但闵泽国的人却不是好欺负的!你若是敢找上门,我便能上你竖着来,横着走!”狠话,谁不会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