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冯老板因为收到了货款,便将花农的银子也付了。

    得了银子的花农非常激动,定要邀请晓儿和上官玄逸到家里吃饭。

    在花农的盛情邀请下,晓儿和上官玄逸来到了村长家吃饭,好几个妇人都提着鸡,鸡蛋,鸭子,腊肉等东西过来了。

    晓儿知道村子里的人一年到头,也只有在一些传统的节日才舍得杀鸡宰鸭来吃的。

    现在毫不犹豫的就拿出来给自己吃,她挺感动的。

    晓儿不好意思干坐着等吃,再说屋子里全是男人,只有她一个是女的,于是她对上官玄逸说:“我去帮忙做饭。”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晓儿走了出去,院子里有妇人在杀鸡,有人在杀鱼,有人在宰鸭,这简直就像在办喜宴一样。

    “婶子,我来帮忙吧!”晓儿挽起袖子,准备帮忙切土豆。

    那位妇人见她一身衣服的料子,是她们见都没见过的名贵,细皮嫩肉的小手,哪里像做过这种活计的人,万一土豆没切成,将她的手指切掉了怎么办,村长夫人赶紧阻止:“少夫人,你别动手,我们来便行。”

    “对啊,少夫人,刀很锋利的,万一切伤到手怎么办。”旁边的人也劝道。

    晓儿轻松躲开了村长夫人伸过来抢刀的手:“没事,这事我经常做不用担心。”

    晓儿的话在场几个妇人没有一个相信的,那嫩滑的小手,就不像是干过活的。

    只是晓儿下刀后,她们都傻眼:刀起刀落间,她们什么也没看清,只看见一些影子,然后一只土豆便变成一堆土豆丝了,而且那土豆丝又细又均匀。

    村里的妇人还没回过神来,晓儿便将盆子里七八只土豆都切成丝了。

    这下她们相信晓儿经常做饭了,不是经常做,那刀工如何练出来的?她们就没有这份本事了!

    最后,晓儿用她的厨艺折服了村里的几名妇人。

    这做出来的菜的味道,简直是让人连汁也不放过。

    人长得漂亮,声音也甜,贵气逼人却又平易近人,厨艺还这么好,村里的妇人对晓儿都喜欢得不行。

    要是自己家的闺女也是这样便好了!

    然后她们又想到人家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可是会种花,会种田,会做饭,懂得比她们这些土里刨食的人还要多,而自己的女儿长得没人家漂亮,皮肤没人家白,没人家细嫩,还要干活没人家利索!以后怎样嫁得出去?

    她们产生深深的危机意识,决定以后都要多让自己的的女儿干活了!

    ……

    晓儿的厨艺,令男人们纷纷赞扬上官玄逸娶了一个好媳妇。

    上官玄逸话虽然不多,但嘴角却一直是上扬的,显然心情很好。

    吃过饭后,晓儿和上官玄逸便四处走走了。

    他们是要找一个地方做花茶作坊。

    反正田牛马氏留守在这个镇子是为了收集消息,晓儿便决定顺便让他们管理作坊,这样更加方便他们收集消息。

    地很快便找到了,是花田村的一块宅基地,离花田不远,离村子有点远,这样的地方做作坊正好。

    因为晒干玫瑰花需要的场地很大,晓儿有点嫌这块地皮不够大,只有三亩多的样子,她想要将边上那座年久失俢的宅子和它附带的院子都买了,那样作坊便有差不多五亩地的样子,勉强是够了。

    晓儿向村长打探了一下那座荒废的宅子究竟是谁的,并且说明了自己的用意。

    村长知道晓儿打算在花田村建花茶作坊,高兴得不行:“那宅子是梁大山家的,我带你去找他!这里离村子远,他们已经没有在这里住很久了,里面的屋也塌了,反正荒着也是荒着,他们一定会卖的。”

    “有劳村长了!”两人跟在村长身后又一次往村子里走去。

    村长带着他们来到了村尾一户人家门外,使劲地拍着门:“大山,大山!快开门!”

    别看村长年纪大,这中气倒是十足的。

    只是里面没有人应。

    “大山!大山!……”依然没人应答。

    可是门是里面栓着的,说明屋子里有人。

    “打更的!打更的!快开门!”叫名字不应,村长火了,便叫他的花名了。

    “来啦!”这时屋子里隐约传来一声应答声。

    晓儿听了他的称呼便问道:“村长,那房子的主人是一个更夫吗?我们这个时候来会不会妨碍他睡觉啊?”

    “是更夫,所以我们都叫他打更的,只是现在他干不动了,由他的干儿子去做了。不怕,这个点大力已经起床了,他应该是去打水了。”

    晓儿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来,做更夫的夜晚要打更,只能白天睡觉,她不想做出如此失礼的事,妨碍了一个更夫睡觉,毕意别人晚上可是还要工作的。

    “打更的,打更的。”

    “来啦!村长,你催魂呢!”梁大山拖着一条行动不便的腿,走了出来。

    “谁让你喊了半天也不应呢!”

    “这不是因为你一开始叫我大山,我都忘了我叫大山了!我不知道你在叫我!”

    村长听了这话差点没气死,叫他名字反倒是自己错了!本想在贵人面前给他留点体面,他错了!

    “你啊!你啊!真是老糊涂了,自己名字都忘了!”

    更夫不好意思地笑了,请了几人进屋。

    他想给几人泡茶,只是他腿脚不便,村长和晓儿都阻止了,村长进入正题:“打更的,这是上官公子,这是他的夫人,他们准备在村头建一个作坊,村里那块宅基地不够大,想买你家那个破院子,你说说多少银子?”

    “那个房子已经破得不能住人了,就按宅基地卖好了,那里有前后院加起来有一亩半地,一共六两银子如何?”更夫没想到有人会买他那个破屋,毕竟那里离村子远,地势有点偏僻,没什么人烟。

    但是能卖出去,家里便能多点银子,更夫也是开心的。

    六两银子,打更的没有多要,村长听了便放心了。

    晓儿拿出了六两银子:“老伯,这是六两银子,若是你想卖的话,麻烦你拿出地契,我们好让村长帮我过户。”

    “好,好,我这就去拿!”更夫的接过银子,又拖着受伤的腿去找地契了。

    这时门外又传来了一个声音:“爹,是谁来咱家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个声音,身体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