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零二章
    “我皇姐等了你十年了,至今不愿嫁。”上官玄逸想了想便道。

    晓儿泄气,会不会说话的!这是姜玉恒失忆以后的事了,应该说点他和五公主相处的点滴啊!

    “上官大哥,或者你说姜公子和五公主第一次见脸的情境。”

    “玉恒自小便和我们在一起在南书房读书,和皇姐算是青梅竹马,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南书房吧!”上官玄逸对此真没有印象,他压根就没有多留意他们两人好不好!那时他自己又是学武,又是读书,很忙的。

    晓儿:“……”

    好吧!她放弃了!五公主啊!五公主,你为什么不在这里!你应该跟着我们来香镇的,那样的话,你现在就能看见你心心念念的人了,而且能说点事刺激刺激某个失忆人事啊!晓儿心里想。

    想从上官玄逸口出五公主和姜玉恒的事,想来是不可能的了,算了,人的大脑太复杂了,想记起以前的事,一时半刻是不可能的,晓儿拿出了一粒药丸递给他:“这药丸对疗旧伤有奇效,你试试看能不能治好你的脑伤,让你尽快恢复记忆。”

    将姜玉恒脑袋的瘀血去掉,记忆应该便会恢复得快点吧!

    姜玉恒看着晓儿手中的药丸,一时没有动作。

    可以相信他们的话吗?毕竟自己什么都不记得,而他们的话也只是片面之词。

    可是直觉告诉他,他们是可以相信的,再说现在他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让人有利可图?

    如果他们是自己的敌人,暗中将自己解决掉便行了,没必要和自己多说一句废话。

    想到这里他便伸出手接过药丸,顺势放进口中吞下了。

    还算干脆利落,晓儿心想,只是药丸可以疗伤,能不能让人恢复记忆,她真的不知道,毕竟就算是到了二十一世纪,她死的时候,人类对于失忆,也是没有研究出药物来治疗了,只能靠刺激。

    晓儿又忍不住眼都不眨地看着姜玉恒,她想知道无忧树叶的疗伤效果到底能不能让复杂的大脑恢复记忆。

    上官玄逸发现晓儿又瞪着姜玉恒看,他的脸黑了,他用力地:“咳咳!”

    晓儿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某个小气鬼:“我只是想看看药效如何,毕竟是第一次让失忆的人吃,总得看看有没有效果的。”

    姜玉恒:“……”

    第一次让人吃?这两人看着挺靠谱的啊!但此刻他怎么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吐出来?!

    姜玉恒在扣喉与不扣喉之间犹豫的时候,他觉得他整个人都有点轻松了,特别是他的头部,感觉轻了不少,自从醒过来后,他每天都觉得头沉沉的,时不时还会头痛,但现在他感觉从来没有过的舒服,通体舒畅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吧!

    “感觉如何?”一刻钟过后'晓儿忍不住问道。

    “整个人都轻松了,特别是头部。”

    “那便对了,你应该是脑袋瘀血未清,那现在有没有想起什么?”晓儿满脸期待。

    姜玉恒想起怀中的玉佩便问:“请问瑞王妃,五公主的名讳是不是有个嫣字?”

    晓儿听了这话眼睛一亮:“没错,是有个嫣字,你记起来了?”

    姜玉恒摇了摇头,他将他从不离身的玉佩拿了出来:“这是一直带在我身上的玉佩,上面有个嫣字。”

    上官玄逸拿起玉佩看了一眼:“这是皇姐的玉佩,我们几兄弟姐妹出生时,父皇都赐了一块刻有我们的名字的玉佩,我记得这玉佩是皇姐在你出征时送给你的,让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上官玄逸总算说上了一件有点回忆色彩的事出来了,虽然潦潦几句。

    而姜玉恒这时的脑海里也出现了一个少女的身影:“姜大哥,这玉佩是父皇找云法大师开过光的,能保人平安,这玉佩送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他接过了玉佩,然后偷偷握了一下女子的小手:“好,乖乖等我回来,回来我们便成亲。”

    少女红着脸,低下了头,小声道:“好,我等你。”

    然后他走到士兵长长的队伍前面,翻身上马,然后回过头对少女,挥挥手,便策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记忆片断到此为止。

    “五公主。”姜玉恒忍不住脱口而出。

    “记起什么了吗?”晓儿紧张地问道。

    “记起五公主送我玉佩时的情景了。她还没有成亲吗?”姜玉恒心中很痛,单是这么一个画面便让他的心很痛很痛。

    “没有,五公主死活不愿意成亲,她说她相信你没死,她等你回去。我们都不相信了,皇上皇后太后为此都急得不行,但又奈何不了她!”

    姜玉恒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心口,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会如此痛,明明他才只记起一个画面而已,但那个少女,让他很心痛,他让她等自己,她答应了,堂堂一个公主,等了自己十年!甚至还打算一直等下去,这是何等的深情!

    他何德何能能得到这么一份深情,简直令他觉得无地自容!

    晓儿见他终于能想起点什么,便摇了摇上官玄逸的手臂:“上官大哥,有效了,你快多说点姜公子的事给他听,刺激刺激他,让他尽快恢复记忆啊!”

    “容我想想。”上官玄逸快被晓儿摇晕了,又不是自己的事,他哪里能记得那么清楚。

    “你曾经和二皇兄打赌输了,然后趁太傅睡着了剪了他的胡须,被老公国剥了裤子,当着我们的面打了一顿屁股。你有印象吗?”

    晓儿:“……”

    姜玉恒嘴角抽动了一下,摇了摇头,画面这么美好,他还是一辈子也不要想起来比较好!

    这都没印象?他最有印象是这一幕了,上官玄逸又想了想:

    “你曾经为了追一个毛贼,闯进了一间屋子,正好看见一个妇人在泡澡,那妇人的相公刚好杀完狗,听见妇人的尖叫声,捧着一盆子狗血,泼了你一身!”

    姜玉恒:“……”

    能说一点美好的回忆吗?这种事情,谁愿意去回忆啊!

    “噗!”晓儿终于忍不住笑了。

    不过,相公你这样揭人的短真的好吗?

    “还有吗?”晓儿笑完兴致勃勃地问道。

    姜玉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