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零三章
    晓儿见姜玉恒一脸便秘的表情,便道:“上官大哥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吗?要不你说说姜公子送过什么定情信物给五公主吧!”

    姜玉恒赶紧点了点头,别再说其它了,他真的一点也不想记起,还是说点他和五公主的事吧!

    上官玄逸看了一眼晓儿,无奈道:“他是送给五皇姐,又不是送给我,我怎么知道?我只记得他的糗事!他在南书房读书,因为每次都是他没有完成太傅的作业,文章也背不下来,所以他每天都要被太傅打上一顿手板。”姜玉恒背兵书,看阵法,倒是看一眼便能记住了,不过上官玄逸没有说出来,他自己也能一眼便记住,所以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的。

    两人:“……”

    姜玉恒担心上官玄逸再说下去,他这辈子都不想恢复记忆了。

    开什么玩笑,这种糗事当然是烂在肚子里的!没看见瑞王妃已经开始笑话自己了吗!

    姜玉恒决定不给上官玄逸再说下去的机会,这刺激太大了!既然已经记起了一个片段,他相信他很快便能记起所有的事情的,他不需要瑞王来帮自己恢复记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记忆!他才不要记起!

    姜玉恒站了起来,拱手行礼:“瑞王,瑞王妃,我还有公务在身,在下先行告退了!”

    “也行,恢复记忆这种事急不来,我们还需要在这里待上一阵子,我让上官大哥多想想你以前的事,说给你听,让你尽快恢复记忆。”

    姜玉恒听了这话不敢答应,他行完礼后便赶紧走了。

    “上官大哥,你将人吓跑了!”晓儿看着落荒而逃的姜玉恒道。

    上官玄逸无奈:“是你让我说的。”

    晓儿无辜:“可是我没有让你说这种糗事啊!这样丢脸的事,谁愿意记起啊!都恨不得全忘了才好!”

    人家是好不容易才忘了,他却硬要人记起,太不厚道了。

    “我记忆中就只有这些事,我有什么办法!谁让他从小到大就没干过一件正常的事!”

    “姜公子可真是个人才,对了他还有什么不正常的事?”

    上官玄逸摇了摇头:“不说了,走吧!”

    晓儿也没有非要听不可:“好,对了,我们要不要现在便写信回去告诉五公主这事?”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的手往外走:“前镇国公的死可能没有那么简单,这事还是等玉恒恢复记忆后再说吧!”

    “也对。”五公主等了这么多年,突然知道姜玉恒没死,估计她会不顾一切后果,直接飞奔过来了。

    如果镇国公父子三人遇难不是意外,不是简单的战死沙场,是被人害的,五公主的反应很容易便打草惊蛇了。

    晓儿觉得,现在的镇国公和世子的嫌疑很大,因为姜玉恒三父子都死了,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而且大家一起上的战场,为什么他们两父子能平安无事回来,得到了全部的功劳,而姜玉恒三父子却是死的死,失踪的失踪?

    当时的情况究竟如何需要姜玉恒恢复记忆了才知道。

    在他恢复记忆前,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了。

    十年时间,就算是一个新成立的国家,只要那皇帝不是蠢的,也能够站稳脚跟了,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国公府?现在的镇国公府早就已经改朝换代,物是人非了。

    姜玉恒一点记忆都没有便回去,简直是找死。

    ……

    姜玉恒离开茶馆后,便四处去巡查了。

    他想着上官玄逸说起的事,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抢劫啊!抢劫啊……”这时街上一个妇人,一边追着一个男人跑,一边大喊。

    姜玉恒回过神来,迅速追了过去。

    姜玉恒本来就是少年将军,有武功在身,生得一副狭义心肠,即便失忆了,他的骨子里的狭义精神还是在的,再说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但是武功成了他的本能,他帮官差抓过一次杀人犯,衙门的捕头见他身手极好,正好当时招捕快,便找他当捕快了。

    当捕快后,他抓的小偷和犯人更多,衙门里的捕快就数他武功最高的。

    所以这个小贼,一下子便被姜玉恒追上了。

    姜玉恒将他逼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那个小偷眼看没有路了,他倒有几分本事,迅速爬上墙,跳进了一房人家的院子里。

    “想跑?”姜玉恒露出了一个冷笑,身体轻轻一跃便跳上了墙,然后往下跳,只是他双脚刚着地,脑海便出现了一个画面。

    那是一条很繁荣的大街上,有一个小偷偷了一个妇人的钱袋,他看见后二话不说便追了上去了,那个小偷有点小武功,情急之下他也是翻了墙,躲进了一户宅子里,他翻墙进去后,正好看见一间屋子的门关上,他便直接一脚将门踹开了:“我看你还往哪里逃!”

    “啊!”

    “啊!”屋子里传来两道尖叫声。

    丫鬟提着的半桶水倒在地上!

    “非礼啊!非礼啊!”沐桶里的妇人不停地用他泼水。

    “抱歉,我什么也没看见,我是来抓小偷的!”他赶紧转过身,捂着眼。

    这时听到呼叫声的一个男人捧着一盆狗血跑了过来,直接泼在他身上。

    然后又将整个木盆向他砸过去。

    “你个臭小子,毛都没长齐便敢偷看我的女人洗澡,我不阄了你,我便不姓王。”

    “大叔,误会了!我是来抓小偷的!”他伸出手挡开了砸过来的盆,然后迅速翻墙跑了。

    墙外,三位皇子,还有狄绍维,赵佑赫他们看见他哈哈大笑。

    姜玉恒甩了甩头,站了起来,这就是瑞王说的被人泼了一身狗血的事?

    对了,那个贼!姜玉恒回过神来,却发现早已经没有贼人的身影了。

    那一身狗血的记忆太吓人了,他可不想再被人泼一身狗血,迅速翻过墙回到胡同里。

    这时,街上的妇人追了过来了,她见只有姜玉恒一个人在,便道:“我的东西呢?追回来了吗?”

    “抱歉,那贼人跑了!”面对妇人的质问,姜玉恒脸红地道。

    若不是他刚才恢复了一段记忆,他一定会捉到那个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