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零七章
    姜玉恒告辞后,晓儿便又跑去教马氏制作玫瑰花茶了。

    不仅仅是玫瑰花茶,还有玫瑰精油!

    上官玄逸拿回蒸馏工具后,她便要教会马氏如何提炼玫瑰精油了。

    玫瑰精油被称为“精油之后”,但是两千斤的玫瑰花才能提炼出大约一斤的玫瑰精油,十斤的玫瑰花花瓣才能出一滴玫瑰精油,所以玫瑰精油可以说是全世界最贵的精油,比黄金还贵。

    但是贵也是有价值的,玫瑰精油对女性很有益处:它能淡化斑点,美白肌肤,改善皮肤干燥,恢复皮肤弹性,不仅能美容养颜,还能调养身体,对女性内分泌失调,痛经,更年期不适等都有疗效,还能滋养子宫,是最适合女性保健的精油。

    玫瑰花摘下来二十四小时内是提炼精油最佳的时间,晓儿在冯老板那里买回来的玫瑰花已经过了最佳的提炼时间了,所以她是拿来给马氏练手的。

    晓儿是开美容院的,这玫瑰精油是一定要用到的,她在空间里早有提炼,现在是时候将它过明路,拿出来卖了!

    玫瑰精油的提炼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只要用鲜玫瑰花加清水,利用水蒸气蒸馏的原理蒸馏出浮白色的油水混合物,第二步再往这油水混合物中加人氯化钠(盐)进行油水分离,然后用分液漏斗将精油和水分开,再将玫瑰精油进行进一步的去水提纯处理便能得出纯净的玫瑰精油。

    提炼出纯正玫瑰精油,在这落后的古代,难的是准备好所有的材料和设备还有温度的把握。

    幸好晓儿空间加工坊不缺材料,而在现实生活也不是找不到这些材料,现在只等上官玄逸将东西带回来,便开始教马氏提炼。

    玫瑰精油晓儿的定价是一两黄金半两精油,马氏听了后,觉得这简直是疯了!这么贵谁买!

    后来她开始提炼精油,五千斤玫瑰花被她用完,也没提炼出多少(当然那也是因为玫瑰花已经不够新鲜),马氏觉得二两黄金一两精油也是便宜了!这他娘的忙碌一年半载下来也没几滴精油,这油能不金贵吗!她要是将这些时间去掘金矿,能掘出多少金啊!

    自从提炼精油开始,马氏便开始了她忙成狗一样的人生了。若是让她来定价,她一定要一两黄金一滴精油!

    当然这是后话。

    ……

    离开了小宅子,姜玉恒等在小镇的城门外,他在等上官玄逸回来。

    他想要回帝都,无论是为了已经死去的父亲和弟弟,还是为了五公主,他都必须要尽快回帝都。

    上官玄逸是踏着晚霞回来的,他见姜玉恒等在城门外,便知道他在等自己了。

    两人一起回到了小宅子,在书房说了很久的事。

    姜玉恒表达了自己想尽快回帝都的欲望,但他也知道现在他不再是镇国公世子了,回去后谁认他,说不定还没进城门便被人打死了!

    姜伟强就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的尸首一直没找到,或许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派人在城门处守着,也不奇怪。

    姜玉恒当初掉下山崖的确是掉在水中,然后直接被喘急的水流冲走的,后来大概是被水冲到了岸上,然后被进山捡柴的更夫偶然遇见救了。

    只能说他命不该绝!

    上官玄逸自然是支持姜玉恒尽快回帝都的,但是上官玄逸试了一下姜玉恒的身手后,却改变主意了,武功太差了,回去找死吗?

    十年时间,现在的镇国公府里里外外早就是姜伟强的人了。

    而且现在姜伟强是镇国公,姜维恩是世子,皇上亲封的!

    姜玉恒拿不出证据,证明十年前他爹和他弟的死是姜伟强做的,这镇国公的位置便不可能还给他!

    毕竟这不是儿戏,说还便能还的。

    两人商量了一下,明面上讨回公道是不可能的,姜玉恒也担心老国公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次子杀长子一家,孙子又回头报复次子,不会是一个老人愿意看见的,所以姜玉恒选择暗杀,他在这世上所剩的亲人已经不多了。

    姜伟强为了个人私欲,居然置国家的利益和士兵们的安危于不顾,设局杀死自己的亲哥亲侄,这样的人死有余辜,就是皇上也不全姑息,不过前提是得讲证据,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片面之词。

    但十年了,西月国都亡国了,该死的人都死了,想找证据无疑大海捞针。

    上官玄逸和姜玉恒自小一起长大,自然是相信他的,也愿意帮他。

    仇,姜玉恒要自己报,那他便只能将武功练起来,然后找机会暗杀了。

    在时间长河上,每个人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

    姜玉恒十年失忆的日子,便是停滞不前,不进则退的日子!虽然他每天早上都会打一套拳锻炼身体,但他的武功早已不如十年前了,而姜伟强和姜维恩却是不断在进步,势力在不断状大。

    姜玉恒现在想杀他们,这是不可能的。

    上官玄逸决定安排姜玉恒进了自己的亲卫队,那里的苦练虽然不及暗卫的艰难困苦,但训练也是很强的。

    于是姜玉恒便以梁大力的名字成了瑞王府的一名亲卫。

    上官玄逸给了他一块令牌,让赵勇明天带他去报到。

    上官玄逸的亲卫训练营并不是在帝都的,而是在一个地势险要的地方,除了他的亲卫和他自己知道,没有其他人知道。

    两人商量了许多事情,直到月上半空,姜玉恒才告辞离开。

    上官玄逸回到房间,晓儿正在研究今天烘干玫瑰花的几组比较成功数据。

    用柴量,火候,时间,一斤鲜花能得出多少干花等等数据这些她都做好登记,计算出一个平均值。

    以后便按照这一平均值去做,大体便不会出什么差错了。

    上官玄逸弯下腰直接从后面抱住了晓儿,将头枕在她的香肩上:“忙完了吗?累不累?”

    “忙完了,不累。”晓儿的精力比较好,就算是站在烘了一天的花茶,她也不觉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