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零九章
    各式各样的鱼类令上官玄逸大开眼界。

    海里的鱼群会围着两人转圈,两人在水中可以与鲨鱼和平共舞,他们还可以看到海中鱼类争抢食物的情景。

    “这是鲨鱼,会吃人,若是我们在外面的海底遇上了,便得赶紧逃命了。大海是很神秘和危险的,海底里有许多鱼类都是带有攻击性的,而且它们善于隐藏自己。”晓儿能感觉到鱼的善意,所以她一点也不怕。

    男人天生喜欢刺激和冒险,这片海底对上官玄逸来说除了美丽,缺少了一点刺激,听了晓儿的话,如果说他对外面的海底世界一点也不向往那是假的。

    “这让我忍不住想去外面的海底世界看看。”上官玄逸忍不住道。

    晓儿其实也想,她不仅想潜水,还想冲浪,还想划雪,还想挑战其它极限运动,现在她可是有轻功和空间的人,这简直就是保命神器,不多挑战一下,她感觉对不起上天对自己的厚爱:“我们去看看加工坊能不能加工出潜水用品。”

    他们这次出来可是补度蜜月的,既然是度蜜月,当然得好好玩,并且玩自己所喜欢的。

    晓儿这样一想,两人便来到了加工坊了,晓儿试了一下,只是这功能还没有开启。

    晓儿耸了耸肩:“没有办法了。真可惜,外面的海底世界,说不定有无数宝藏。”

    “宝藏?”

    “你想想啊!现在的航海技术这么落后,也不知道有多少货船载着一船黄金,一不小心被风浪拍翻,然后整艘船和一箱箱的黄金石沉大海!若是我们能到海底捞几船黄金啊,珠宝啊!那这辈子不就什么都不用干也有饭吃了吗?”

    上官玄逸:“……”

    这就是宝藏?这世上能有几艘船会整艘船都放黄金,还要都沉入海底让她可以去捞便宜的?船上放的多数是货物。

    “你现在也可以什么都不用干的,放心,我不会饿着你的!不仅有饭吃,山珍海味任你吃也没问题。”上官玄逸捏了捏晓儿的小鼻。

    “那怎么能一样,你的不就是我的吗?再说,海底那些黄金放在那里也是放在那里,你不觉得就这样石沉大海太可惜了吗?”晓儿拉下了上官玄逸的手,再捏,她的鼻就不漂亮了。

    “是挺可惜的,只是,你有办法拿到吗?茫茫大海,你知道片海域有沉船吗?”

    晓儿听了这话有点泄气:“不知道!”

    “别想了,反正我们也不缺银子用。”上官玄逸只是想到海底探险一下,至于晓儿说的宝藏,却没多大的感想。

    晓儿想起白天和天白还有黄金巨蟒了,它们带着小白也不知去哪里浪了!

    若是白天在,她带着它周游世界,想要什么宝物是寻不到的!

    不过这样不劳而获的东西,向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得之我幸,得不到也没什么,反正她们两夫妻所拥有的财富,什么也不干,吃用一辈子也花不完。

    晓儿享受赚银子的乐趣,同时她也希望能用自己的知识,让这里的百姓生活得更好,成亲时,百姓们的添妆,真的深深感动她了。

    ……

    第二天,姜玉恒一早便出发到衙门辞职,辞职后,他便直接在镇上出发了。

    姜玉恒昨晚回到更夫家便解释清楚他已经恢复记忆,需要回家了,但因为家中出了点事,暂时不能接他过去,让他留在花田村等自己一年,一年后,他来接他到自己身边养老,并且留下了一百二十两银子给他。

    那一百两还是上官玄逸给他的,上官玄逸一共给了他五百两以备不时之需。这些年当捕快,他赚来的银子,给干爹盖了新的房子(就是现住的那间),然后每个月都会给一大半工钱给更夫做生活费,自己留下一小部分,所以只存下了二十两银子。

    这也是姜玉恒为什么会选择先报仇再成亲的原因之一,一个全身上下只剩下二十两的人,他拿什么去娶公主?

    更夫知道姜玉恒恢复记忆后很高兴,只是他不要他的银子,这十年能多一个儿子孝顺他,他已经很知足了!

    姜玉恒说什么也留下了,他担心他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没银子用时又会去打更。

    就算万一他回不来了,这一百两,足够他度过下半生了。

    第二天一早,更夫天未亮便起床给姜玉恒烙了几张饼子,用油纸包好:“大力,带在路上吃,别饿着了。”

    这是他能为这个干儿子唯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姜玉阳接了过来,放在包袱里,然后他跪在更夫面前,叩了三个响头:“爹,好好保重,我到时候会将你接到我身边养老的!”

    更夫点了点头:“好,你放心吧!我会好好保重的。”

    告别了更夫,姜玉恒便往镇上赶去。

    今天是小镇的集日,正好有牛车去镇上,只是姜玉恒走路比牛车快,所以他从不坐牛车的。

    村长家有马车,但村长不是每个小集都会赶的,刚好村长的女儿今天吵着要去赶集,村长只好赶着马车带着妻儿去了。

    路上,正好看见正往镇上走的姜玉恒,村长便邀他上马车,马车里还有村长的儿子,和两个同村的妇人和姑娘。

    姜玉恒正好赶时间,也没有拒绝。

    “梁大哥,坐我这吧!”村长的女儿看见姜玉恒上来,忙和自己的大哥换了一个位置。

    马车上只剩下一个位置了,马车都停了,总不能现在说不坐。

    姜玉恒硬着头皮坐了上去。

    “梁大哥,你是要出远门吗?”村长女儿春玉看见他背着包袱忍不住问道。

    “是啊。”姜玉恒回道。

    “大力这是去哪里?”村长夫人担心女儿太热情,会被人看轻了便问道。

    自己女儿的心思,做娘的当然知道,这些年冷眼看着,这大力人长得俊,又是个捕头,最重要是勤快又孝顺,除了年纪大了一点,她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打更的年纪也大了,以后等打更的没了,她的女儿连公婆也不用侍候,两夫妻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那得多美满。